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739章 来自四爷的安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曾经,两个苏家在京中分庭抗礼,各占半壁。

    如今。另外一个苏家是渐渐地隐退,日子过得惬意悠闲。

    而这个苏家。孜孜不倦地想要挽回当初的鼎盛,却没有几个可用之人。只懂得走旁门外道,确实是一时富贵,殊不知。福兮祸所依。没有根基的高楼,如何经得起飓风吹袭?

    宇文皓心底的悲痛与无奈,悄无声息。

    苏家到底是他的母族啊。

    而更可悲的是,母妃为他们奔波了大半辈子,如今她方出事。便人人都只知道自保。谁都不曾为她进过一言。

    母妃,你临死之前。都看清楚了吗?

    宇文皓瞪大眼睛,一直到天亮都没能合眼。

    一大早,在元卿凌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起身穿衣出门去了。

    他一出去,元卿凌马上就睁开了眼睛。

    论演技。她其实也不差。他没有合眼,她一整晚装得沉睡。也陪着他到天亮。

    如此这般。闭门谢客了三天,楚王府终于是大开府门,因为公主的婚事在即,就算再不开心,也得要办正经事了。

    宫里头也来了人,说是请太子妃入宫陪伴一下公主,自打初七那天晚上之后,公主就一直落泪伤心,至今已经形销骨立了。

    贤妃获罪,对宇文龄的打击是很大的。

    她十六年的象牙塔忽然崩塌,就算她之前觉得皇宫是个樊笼,急于逃离,但那只是对自由的向往,并非是厌烦亲情。

    贤妃在她人生的十六年里头,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她的打击不仅仅是丧母,还是因为贤妃获罪之前,曾伤害了她,大概,她做梦都不曾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见过了母妃最狠毒冷漠的一面。

    甚至到最后,贤妃留给她的依旧是这一面的印象,而没有多一句的叮咛关爱。

    元卿凌要入宫的时候,冷四爷给她拿了一个风铃,说是让她转送给公主的。

    这风铃做得十分别致,薄铜制造,外头鎏金,每一个铜管底下都吊着一条红色流苏,元卿凌举在手中,风一吹,风铃便叮当作响,因是铜制的,因而声音并不算悦耳动人,但是却有沉沉的回响。

    那底下的红色流苏,也随着风吹而摇曳,十分好看。

    “您做的?”元卿凌问道,她觉得这个风铃,未必能安慰到公主,这都是小孩子喜欢的玩意。

    “你告诉公主,是一位得道高僧做的,风铃的铜管里头,都刻着经文,只要把风铃挂在窗边,风一吹,风铃一响,就仿佛有人在为亡人念经,而逝去的魂魄,就会依附在风铃里头聆听福音,魂魄得以安宁。”

    元卿凌诧异,“那岂不是告诉公主,贤妃的魂魄会依附在风铃里头?”

    冷四爷侧头,“是这么个意思嘛?”

    “就是这个意思,”元卿凌仔细看了看铜管里头,果然见里头刻着一些经文,字迹很小,但是笔画清晰,也不知道是怎么刻上去的,因为铜管只有尾指大,里头竟都刻满了,“是哪位得道高僧做的?竟如此细致,咦?刻的是心经吗?这里是刻错字了吗?观自在菩萨,不是观自在罗刹,我的天啊,这位得道高僧是谁啊?”

    “错了?”冷四爷讶异地凑过来看了看,果然是看到观自在罗刹,他有些尴尬,“这个,不拘泥于形式,意思到了就行。”

    “这位高僧不会是您吧?”元卿凌问道。

    冷四爷寒着脸,“丢你人了吗?”

    说完,背着手走了。

    元卿凌哭笑不得,这件“赝品”送不送?

    不过,四爷很少会花些心思讨好人,看得出他是疼惜宇文龄的,既然是一份心意,那就姑且带到。

    她带着阿四和蛮儿去,还带上了点心们。

    元卿凌入宫,自然得去拜见她和皇太后。

    皇太后精神不好,病恹恹的干脆不起来,元卿凌带点心们进宫,就是为了安慰她。

    所以,这边拜见过,点心们就爬上了床去黏着皇太祖母。

    太后见了这三颗眼珠子,脸上的愁容才算消除,应了嬷嬷的话起来陪孩子们说话玩耍。

    皇贵妃如今住在凤起宫,宇文龄也跟着住在这里,出嫁也得从这里出嫁。

    皇贵妃一跃从德妃晋升,后宫哗然不说,多是跟红顶白的人,因此这两天门庭热络,后妃们纷纷送礼过来祝贺。

    贵妃很窝囊,分明是德妃之上,如今被德妃压了一头,只随便叫人送了一对手镯过来,她倒是不好过来拜见的,丢不下这面子。

    但最憋屈的要数褚后了,她自己受惊一番,白担风险最后成全了皇贵妃,而且,听得说内府张公公被带去问话了,她估摸应该是贤妃死前招了张公公出来。

    所以,这两天她的心情就仿佛是在走钢线,一点儿的风吹草动,都让她心跳加速,手心冒汗。

    元卿凌来求见,她也托病不出,元卿凌于是便去了凤起宫。

    皇贵妃见她来,拉着她的手担忧地道:“你快去看看吧,都哭了几天了,再这么哭下去,眼睛还能要吗?”

    元卿凌安抚道:“好,母妃别担心,我去看看就是。”

    “好,本宫叫人给你们送点吃的,你看着能哄的话,就哄她吃点儿。”皇贵妃忙回头就吩咐人去张罗。

    元卿凌带着阿四和蛮儿去了公主的寝殿。

    大半天的,大门关闭,宫人都被打发到殿门外站着,见元卿凌来了,才忙打开门让她进去。

    蛮儿留在外头,元卿凌和阿四两人进了殿中,便见宇文龄抱着被子坐在床上,一张脸都哭肿了,头发凌乱,哪里有半点待嫁新娘的喜悦。

    见到元卿凌来,她嘴巴一扁,又哭了起来,“五嫂!”

    元卿凌快步过去,坐在床边抱着她,“好了,不哭了。”

    宇文龄已经哭不出眼泪来,只是一味地放声哭着,极为撕心裂肺。

    元卿凌禁不住也落泪,宇文龄虽然要出嫁了,可她才十六岁,不过是个高一女生啊。

    而且,一边是母丧,大痛的事情,一边是结婚,人生大喜事,这两件事发生的日子如此相近,对她来说实在残酷。

    安抚了好一会儿,都没能安抚过来,元卿凌便拿出四爷的风铃,道:“这风铃是四爷请得道高僧做的,里头刻满了经文,高僧说,只要挂起风铃,风吹响了它,便仿佛由天地一起念经,那么逝去的魂魄就会闻声而来,依附在风铃里头,聆听佛音,母妃的魂魄也得以陪伴在你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