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1170章 法不容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海芯上报的科研经费账目上,前后有三十多位研究生、本科生参与或协助过项目研究,都算了人头费用。但事实上这些学生都没拿到钱,或只拿到很少的补贴。

    这些问题在王国真看来都好解释。

    说到底就是劳动报酬嘛,当时参与技术攻关的科研人员,除了王国真之外都是从高校、研究所抽调来的,事业单位薪酬低微,投入研究后又不可能接私活,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作为课题组组长,想方设法为他们谋些福利也在情理之中,更况从日后收益来看,国家所赚得利润不知道是科研经费的多少万倍!

    查到最后结论是虽然情有可缘,但王国真身为国家干部客观上涉嫌侵吞国有资产、职务侵占、挪用科研经费等行为,由润泽市检察院予以批捕!

    消息一出学术界大哗!

    润泽大学27名教授、2万多学生联名为王国真求情;中科院、工程院11名院士联名向有关部门上书陈情;科技界近百名专家、学者四处奔走呼吁挽救国家脊梁!

    王国真本人也在狱中一再写信要求尽快开庭,他想当庭自我辩护,把事实昭告于国人。

    可不知为何法院迟迟不开庭,期间律师和家属多次申请取保候审也被驳回,案子僵在这里两年多。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润泽大学财经学院教授们的精心规划下,海芯公司股权设置最大限度保护了法人代表利益,即便两年多时间里两家参股的校办企业被不知名海外企业以复杂的资本运作被控制,却未能实际掌控海芯公司,其实际持有人依然是王国真的儿子王庆。

    在王庆的管理下,海芯公司照常运转并继续从事芯片研发工作。

    听到这里,方晟说:“这桩案子明显有海外势力插手,意在打击民族工业和科技自主研发,法院为何不开庭?找中院的常院长了解一下!”

    易容方略一犹豫,道:“明天我跑一趟吧,还是私下打听比较好,这份血书毕竟只是王国真爱人的一面之辞,内幕可能更复杂。”

    “怕什么?现在就把他叫来!”方晟手一挥道。

    考虑到已过了下班时间,易容方把约谈时间放到晚上七点整,结果六点五十分常院长就惶惶不安来到办公室。

    作为中院负责人,常院长最怕市领导约见谈话,通常意味着从市级层面干预办案!

    理由太多了,每条听起来都很有道理,可关键问题是:到底人治大于法治,还是法治大于人治?

    还好,自打方晟担任诗委书计以来类似干预几乎绝迹,因为他的理念就是司法独立!

    陵河小区事件法院方面也参加了方晟主持的座谈会,但此后就没接到有关判决的指示,可见真的只是了解情况,压根没有质疑或要求法院改判的意思。

    那么今晚诗委书计单独召见到底为了何事?

    常院长怀疑与神砜产品致使人命引发的骚乱有关,可回顾今年以来所有案子,没有一桩与保健品纠纷有关。

    正在心神不定,方晟吃完晚饭后到医院看望了郑南通等人后回来,进门就说:

    “老常啊,说说看王国真的案子怎么回事?”

    常院长一听便放下心来,怔忡良久道:“实在是左右为难啊,方书计,拖而不办实际上……实际上是上面的意思……”

    他没说“上面”到底是申委领导,还是申高院甚至最高法。

    方晟自然也没问。

    不需要自己知道的,最好半个字都别打听,官至正厅最致命的就是好奇心。

    “左右为难到底难在哪里,左边是什么,右边是什么?”方晟半开玩笑半当真地问。

    常院长认真地说:“一方面检察院起诉书里列举的罪名都属实,的确存在贪污、挪用科研经费,侵占侵吞国有资产,行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等罪行;另一方面呢这些问题在学术界普遍存在,有的是无奈之举,有的必须屈服于现实,因此有领导说叫做‘于法不容,于情可悯’。”

    “这八个字很中肯。”

    “案子怎么判决,在学术界、高校圈具有风向标般的意义,一大堆专家学者、教授讲师、高级知识分子都在盯着。判得太严等于断绝产学研的途径,打消自主研发的积极性,不利于国内科研力量的培养和锻炼;判得太松是对法律的亵渎,明明有法不依嘛!今后贪污挪用经费、侵占国有资产的现象会更严重,客观上纵容犯罪,庇护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所以案子开庭审理多次延期,中院确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但事实上王国真已被关了两年多。”

    常院长解释道:“这是关押候审的需要,也未尝不是变相保护。检察院正式批捕后,有关方面对他家做了彻底搜查,赃款赃物没发现多少,窃听器、针孔摄像机倒有一大堆,可见他和他整个家庭都处于24小时监听状态,想取他的性命真是易如反掌。”

    方晟微微颌首:“这也是近年来润泽境内国外情报人员活动频繁的原因吧?”

    “润泽这边有多家科研机构,从事高科产业研发的企业也很多,向来就是欧美情报人员关注的重点,”常院长谨慎地说,“王国真被捕后,他儿子王庆先后遭遇两次车祸,事后查证都有人为因素;他妻子在单位食堂吃饭被下过毒,幸亏她嗅觉特别灵敏,发现味道不对就喂给流浪猫,两只猫吃了没多久当场身亡。”

    “真厉害啊……”

    方晟嗟叹着陷入沉思,良久道,“可王国真的确是难得的科技人才啊,他对国家安全的贡献、对芯片技术的巨大促进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几年来国内节申下来的上千亿能多做多少事啊,多造几艘军舰也够了对不对?他这种人就是国宝,应该合理合法成为亿万富豪,而不是一边研究出价值连城的成果,一边拿着菲薄的工资,不得已只能用见不得光的手段捞点外块——科学家也要生存,也要买房子,也要为子女考虑对不对?”

    常院长认同他的说法,道:“法院就为难在这里,我们明白学术界、高校圈集体为他喊冤的潜台词,就是抨击当前对科学家极度不尊重不公平的科研体制,嘴上高喊科技兴邦,实质跟农民工一样都是廉价劳动力!然而从法律角度讲,王国真至少是被抓住了把柄,还有举报信里所说潜规则女学生等情况也得到证实……”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圣人?”提到生活作风问题方晟有点不自在,虽然常院长根本没有指着和尚骂秃驴的意思,“那么案子总不能无休止拖下去吧,你说的‘上面’到底什么想法?”

    常院长苦笑道:“上面也有不同意见,所以折腾来折腾去没法统一;从中院内心来讲也希望尽快结案,搁这么长时间社会舆论、方方面面的压力不说,也影响申院对我们的考评……”

    “关在哪儿?在本市?”方晟突然问。

    “就在本地……”

    “带我去看望他!”

    常院长呆住了,隔了好一会儿说:“方方方书计,王国真目前还是犯罪嫌疑人,您,您是诗委书计,前去探望非常不妥当!”

    方晟凝视着对方,声音低沉地说:“你说得对,我就是以诗委书计身份去探望,这一点你可以向你说的‘上面’汇报!”

    常院长恍然大悟。

    原来方晟以这种方式隐晦地向“上面”表达不满情绪,暗示如果不尽快结案,润泽诗委有可能要出手干预,而干预的结果——

    就是今晚方晟去探望的态度!

    一行人驱车来到监狱,出乎意料的是,王国真正在给两名高中生补习物理,他教得专心,两名学生也听得认真,以至于方晟等人在教室门口站了两分钟都无人觉察。

    见新任诗委书计前来看望,外表沉静沧桑的王国真微微有些激动,紧紧握手之后摘下眼镜擦了擦眼睛,说感谢方书计的关心支持,虽然身陷囹圄,我对国家、对社会、对自己都没有失望,我每天积极锻炼,坚持洗冷水澡,努力学习新知识以跟上时代的节拍!但我最大的悲哀就是,当欧美同行在芯片领域快速发展时,我呆在狱里浪费大好时光,想到这里真是心如刀绞!

    抽不抽烟?方晟问。

    王国真微一迟疑点点头,方晟使个眼色,易容方拿了条烟给他,又体贴地为他点上一根烟。

    王国真接过去一口气抽了三分之一,看来真的很久没抽过烟了。

    方晟说多年前我差点被双规,那等待结果的日子里——心情与你等待判决一样,那段时间脑子里不再考虑工作,而是一片空白。但事后回想起来,那段特殊经历给我的收获就是,完整地思考人生、剖析自己,并能在今后的日子自我勉励,再差能差到哪儿去?不就那样吗,对不对?

    对,方书计说得……也对。王国真又深吸一口烟,眉毛稍微舒展。

    方晟又说要保持好的心态,往积极的方面努力,国家不会忘记你,润泽诗委市正辅也不会忘记你,要配合司法调查,配合监狱管理,案情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诗委书计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够可以了,再向前迈一寸就是干预司法。王国真连连点头,忍不住擦拭眼角泪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