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1445章 巨剑门周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1445章 巨剑门周生

    “跳梁小丑。”

    “凭你也想重振驭兽门?笑话。”

    项刚心中冷笑连连。

    且不知,王老几这是在请君入瓮呢!

    难得张辉带着驭兽门宗主令回来了,不请他到驭兽门,再给跑了怎么办?

    再说了,外面那么危险,全天下的人都盯着他手里的紫霄剑,盯着他的宗主令。

    谁知道这小子什么时候就给人弄死了。

    所以呀!王老几一招请君入瓮,把张辉及驭兽门的这些个余孽豢养起来,关在驭兽门笼子里,到时候还不是想杀就杀。

    这一手玩的多漂亮,还落了个好名声,又和道君愈发亲近。

    把山门还给他们?

    怎么可能。

    逍遥宗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都住出感情来了。

    放弃这么好的宝地不要,放着大别墅不住,去住满是爬虫和老鼠的柴房?

    脑子抽了也不能干这么蠢的事啊!

    “就这样的傻子也配当宗主?”

    “驭兽门真是越来越不行了。”

    “好好的在外面苟活不行吗?非得滚回来送死。”项刚心下冷笑,眼神冰冷的盯着张辉的背影,在他眼里,张辉,田汉已经是个死人。

    “可惜了。“之后项刚目光落在田晴身上,看着女孩儿曼妙的身子,项刚心中一片火热,心道:“白白死了多可惜,不如临死之前再让老夫好好享受一番,也可让你死得舒服一些。嗯!就这么决定了,到时候跟宗主知会一声。”

    逍遥宗,自然要逍遥无极限了。

    “巨剑门?”田汉微微皱眉,问那个来通报的弟子,狐疑道:“你确定是巨剑门人?”

    巨剑门田汉再熟悉不过了,巨剑门的宗主周生,以前那就是田汉的跟屁虫似的,成天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那是想尽一切办法讨好他,巴结他。

    挺懂事的一个人,想田汉所想,极尽所能的为他们驭兽门办事,博得驭兽门的喜欢。

    知道张辉初来乍到,第一次到圣地,对圣地诸多的实力完全不了解,田汉在一旁解释道:“宗主,这个巨剑门原是个不入流的小宗门,连三流都算不上,在圣地举步维艰,生存艰难。”

    “他们的宗主叫周生,一个一转地仙,善于揣摩人心,溜须拍马。当初在我们驭兽门麾下做事,帮着我们看守一片山林,每年我们给与一定的资源和庇护,如此他们巨剑门才在圣地生存下来,并且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势力逐渐壮大,跻身为三流宗门。”

    顿了顿,田汉拧着眉头说道:“说起来,我驭兽门于他们有恩,着实想不通,巨剑门怎么会来找我们麻烦?”

    “去看看就知道了。”张辉脑子里面蹦出一句话,‘大恩如大仇’。

    临走前,张辉回头瞟了项刚一眼,唇瓣上扬,露出一抹阳光烂漫的笑容。

    “哈哈哈!这傻子,死到临头都不知道,居然还冲着我笑,真是愚昧之极啊!”项刚也咧嘴冲着张辉善意的笑了笑。

    ……

    驭兽门,门口。

    巨剑门宗主周生领着巨剑门数百个弟子,拎着长刀,棍棒,在山门前叫嚣。

    “姓田的给我滚出来,还钱,今天要不把账结了,非砸了你们驭兽门不可。”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若拿不出钱,把你们驭兽门宗门抵给我们也行,正好我们巨剑门差个山门。”

    “哈哈,说得好。你们这些个魔族余孽,还愣着干嘛,快去把你们那个什么疯王疯狗的宗主叫出来,再不给个说法,我等可要冲进去了。”

    一个个气焰嚣张,拎着手里的长刀指着驻守山门的驭兽门门徒鼻尖叫嚣道。

    周生让人拿来一张椅子,往门口一坐,有人泡茶。

    周生端过茶杯,老神在在的自饮起来。

    张辉,田汉他们一行人来到门口时,喧嚣的人群立即安静下来。

    “哟喂,这不是老田呢嘛!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宗主,人来了。”

    头上烂疮的那个叫余仇,巨剑门的外事总管,大乘初期境界。

    三角眼,塌鼻梁,八字胡。

    在遍地都是俊男美女的大世界,长的这么磕碜的也是少有了。

    余仇不认得张辉,认识田汉。

    当初驭兽门尚在时,作为巨剑门总管的余仇经常和田汉接触,每次田汉去巨剑门,周生,余仇他们会举宗门上下所有的高手列队欢迎。

    “二十年不见,田老前辈沧桑了不少啊!”张辉,田汉他们来了,周生完全没有要起身的意思,仍旧半躺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用鼻孔审视着田汉和张辉。

    虽然不认识张辉,不过看田汉他们这一群人簇拥着这么一个年轻人,错不了,准是他了。

    这是要搁以前,驭兽门宗主亲临,别说扫榻相迎,起码要离开宗门百里之外就开始迎接。说难听点,周生还不够资格亲面驭兽门的宗主,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但是现在,张辉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而周生却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自始至终,他都没正眼看张辉,自顾自的泡茶,斟茶,倒茶。

    “你便是巨剑门宗主周生吧?”张辉说道。

    周生似乎浑然没听见,忙着用茶水洗茶杯。

    田汉不乐意了,便是问笑天也没他这么傲慢啊!

    脸色一沉,怒斥道:“周生,你什么意思?”说话时,田汉左右瞄了一眼,好几百个巨剑门的弟子,人手一把重剑抗在肩膀上,那架势,分明是来兴师问罪来了。

    田汉最不爽的是他们的眼神,满是戏谑和促狭之色,不怀好意的盯着张辉他们。

    想想以前周生他们的态度,再看看现在这幅嘴脸,田汉心中作呕。

    后悔莫及啊!

    当初自己怎么会看重他呢?

    白眼狼。

    “呵呵!”周生哂然一笑,没有理睬田汉,斜视张辉,质问道:“你就是疯,疯狗?哦不对,疯王张镇天?”

    “驭兽门的新任宗主,是你吧?”

    “我叫周生,巨剑门的宗主,此行目的只有一个,这二十年的账,你驭兽门该跟我们结算一下吧?”周生义正言辞道。

    “什么账?”

    “我驭兽门什么时候差你们钱了?”田汉气愤道。

    田汉还真想了一下,这个周生办事不错,所以驭兽门对他们也多有照料,从来没有出现过拖欠的事,每个月准时巨剑门就会派人到驭兽门来结算。

    “我没说以前,我指的是你们离开之后,那一片林子我们巨剑门还替你们看着呢!这些年可没少出力,前几天还死了好几个弟兄呢!”周生一副痛心疾首的作态。

    妖兽是要吃肉的。

    驭兽门在巨剑门山门的附近,圈了一个林子,在里面豢养了一大批的肉畜,让巨剑门帮忙照看。

    隔三差五的,驭兽门会有专人去那片林子捕捉肉畜,送到驭兽门的兽园投喂妖兽。

    周生的意思是,驭兽门被灭宗之后,他们还在照看着那片林子,二十年了,现在张辉,田汉他们回来了,这笔钱总该结账了吧!

    你看他们多忠心,驭兽门都灭宗了,全宗十几万人死绝了,他们周生还没有放弃他们,还在帮他们驭兽门照看着那片林子,二十年如一日。

    事实上,这二十年巨剑门扩张,早就把那片林子开发,作为自己的山门圈地了。

    田汉气的直吹胡子瞪眼,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无耻之尤!”感觉跟吞了一只苍蝇般恶心。

    “呵呵!”周生咧嘴一笑,歪着头蔑视着田汉说道:“田老哥,你要这么说话的话,那就伤感情了。”

    “你知道这些年,你们驭兽门完蛋之后,我们巨剑门帮你们照看那片林子有多不容易嘛!也就是冲着你田老哥的面子,我周生始终不离不弃,相信你们一定会回来。”

    “没想到老天开眼啊!你们驭兽门还真的回来了,既如此,那这笔二十年的账,应该结算了一下吧!”

    “你放心,只要拿到钱,那片林子,我巨剑门还帮你们照看的好好地。”周生拍着胸脯说道。

    驭兽门灭宗二十年,好不容易回到圣地重新夺回山门,作为曾经受过驭兽门恩惠的周生,非但没有说拎着花篮来恭喜一下,头一天就来恶心人。

    确实够恶心的。

    唐唐一宗之主,简直就是个无赖。

    敲诈勒索到张辉头上来了。

    “哦!差你多少钱啊?”张辉抬了抬眼皮,目光落在街道对面,大商盟店铺里面的一个老家伙身上。

    “也不多,三个亿。”周生漫天要价。

    “三个亿啊!啧!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张辉显得很为难,说道:“你也知道,我们驭兽门重建,各方各面都需要大笔的资金。要不这样,既然你周生和巨剑门的弟子像狗一般忠臣,不如就再替我们照看个三五十年后,到时候我一并把这笔账给你结算了如何?”

    这话听着就很刺耳了。

    周生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沉声道:“疯狗宗主,你我都是宗主,手底下养着这么一大帮兄弟,谁都不容易,这点你应该理解。很抱歉,今天我必须拿到这笔钱,否则……”

    田汉怒不可遏:“你给我放尊重点。”

    驭兽门倾覆之后,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踩着他们头上拉屎。

    张辉摆了摆手,阻止田汉,接着问道:“否则如何?”

    周生鼻子发出一声耻笑,“贵宗财大气粗,何苦刁难我们这些个小宗小派。”顿了顿,周生话锋一转,声音冰冷了一些,阴恻恻的说道:“若今天拿不到钱,为了门下的这些弟子,我周生也只能……砸了你们驭兽门。”

    周生带的人不多,就五六百人,然而这五六百人个个都是门中的翘楚,平均境界在渡劫期上下,更有五六个一转地仙坐镇。

    最重要的是共天盟的人在背后撑腰,所以周生胜券在握,今天他吃定驭兽门了。

    要么老老实实的破财消灾,要么就把他们的山门砸他个稀巴烂。

    往年驭兽门的确很照顾他们巨剑门,可别忘了,那是他周生觍着脸求来的机遇,田汉他们驭兽门的弟子,一个个妄自尊大,高高在上,浑然没把他们巨剑门放在眼里。

    他周生好歹是一宗之主,为了跪舔驭兽门,平日里见到驭兽门最普通的弟子都得低三下四。

    周生当然不爽了,心里憋着一口恶气许久,那天驭兽门被人灭宗时,且不知周生有多痛快,畅饮三天,大呼天道报应不爽。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天轮到他们巨剑门作威作福了,周生岂能错过这大好机会。

    “大家都是聪明人,别尽做些蠢事,不然我周生一声厉啸,门下二十万弟子冲杀过来,你驭兽门未必承受的了。”

    周生抬头看着驭兽门三个大字,冷蔑道:“你要知道,驭兽门已今非昔比,别把自己看的太重,免得惹怒了我周生,我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周生话落,一旁的余仇举起重剑,剑锋直指张辉鼻尖,气焰极度嚣张,“还钱,不然老子将你全宗上下剁碎了喂狗。”

    围观的人很多,不久前问笑天,于双海他们前脚才刚离开,这还不到一个时辰呢!居然又有人上门闹事来了。

    “驭兽门想重振辉煌,谈何容易?”

    “还辉煌,呵!就靠那几百个半死不活的余孽?想什么呢!不出三天,这些人会全部死绝。”

    “几百人也叫宗门?你在逗我呢?”

    余仇作为一个不入流的小宗门外事总管,在圣地这样的地方,几乎从来没有人会去关注过他。

    今天是第一回,他成了人群的焦点。

    人不装逼,枉活一世啊!

    于是乎,余仇嗓门比周生还大,搞得好像张辉杀了他父母一样,冲着张辉一顿咆哮。

    “要么还钱,要么死。”

    周生一声怒吼,接着那五六百个巨剑门的弟子,纷纷举起手中剑,指着张辉田汉他们齐声大喊道:“还钱。”

    “还钱。”

    “要么还钱,要么死!”

    “跟他们废什么话,动手吧宗主,我看那钱咱们也不要了,干脆直接杀进去,占了他们的山门。砸了这驭兽门的招牌,挂上咱们巨剑门正好合适。”

    张辉一秒认怂,“别别别,我又没说不给,真是的,激动啥呢!”

    “周宗主,你倒是说句话,约束下你手底下的这些弟子啊!有话咱们好好说。”

    “就是,三个亿太多了啊!简直是抽我们的筋啊!要不咱们打个商量,先支付你们一个亿怎样?”张辉委曲求全。

    周生:“你觉得我的这些弟子,他们能答应吗?”

    “给不给一句话,哪儿来的那么多屁话?”

    “就是,直接杀进去吧!跟他费什么话。”

    “宗主,叫人吧!几百个余孽凭什么占这么好的风水宝地?也该挪挪腚了。”

    看着张辉那怂样,周生笑的更得意。

    这两天老听人说起疯王张震天,说这小子狗胆包天连问笑天都没放在眼里,杀了问笑天的一双儿女,然后又在侠隐岛和于家十几个地仙干起来了。

    一个渡劫初期的小辈,激斗于双海,于承器两个三转地仙,还杀了于家一小半一转地仙……

    现在这人,出门都不带脑子吗?

    这话也能信。

    哪家的小辈,渡劫初期能杀的了地仙?

    周生在圣地苟活了这么些年,从来没听说过这么离奇的事情,就是那个妖孽也没这么变态。

    以讹传讹罢了。

    五洲大比在即,四面八方来那么些人,成天在酒馆闲着没事干,净散播一些无稽之谈。

    到底不过就是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酒桌上,牛逼不吹的大一点,没人愿意和你说话。

    什么疯王张镇天……

    呵呵!

    狗屁不是。

    就这小子也配称王?

    那他周生都可以称尊了。

    别说,余仇他们一提议周生还真有些心动。

    要不,杀进去?

    比起三个亿的方晶石,驭兽门山门才是大头。

    怕就怕自己好不容易夺下山门,到时候却为别人做了嫁衣。

    谁不知驭兽门山门有一个浑然天成的道阵。

    这么好的一个风水宝地,周生守不住,张辉更守不住,也只有四梁八大家有资格占据这么好的地方。

    算了,还是要钱吧!免得节外生枝。

    周生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这会儿他一口吞不下驭兽门。

    没事,将来会有机会的。

    三个亿的方晶石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拿到这笔钱,再得寸进尺,管他要点利益。

    就这怂包废物,他敢拒绝吗?

    果不其然,张辉怯弱道:“那,好吧!既是我驭兽门欠你们的,理应还钱。”

    “哎!”张辉叹息一声,很无奈的转身走进山门,“周宗主请随我来。”

    “算你小子识相!”周生在张辉肩头重重的拍了拍,然后大手一挥,招呼他手底下的那些弟子,呼喝道:“走,进去拿钱。”

    “喔喔喔!”

    “拿钱咯!”

    “卧槽,这驭兽门山门之中的元气就是不同啊!仅是吸了一口气,便觉得修为精进了不少。那个疯狗,要不你还是把山门卖给我们算了,就三个亿,如何?你们这几百条阿猫阿狗,岂不是糟践了这么好的地方。”

    田汉他们不知道张辉葫芦里卖的是个什么药,在一旁跟着没言语,只是听到巨剑门这帮杂碎言语间羞辱张辉,驭兽门的门徒不爽啊!

    张辉这个带着传奇色彩的小年轻,早就让驭兽门的门徒为之折服,深深的敬佩,敬仰,岂容巨剑门这些个杂碎羞辱。

    张辉不发怒,他们也不好动手,只能在一旁瞪着双眼,怒视着巨剑门的弟子。

    心中好不憋屈。

    曾几何时驭兽门何等的风光?

    而今,连一群不入流的垃圾都敢踩在他们头上拉屎。

    “你瞪谁呢?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珠子给你挖出来。”余仇冲着一个驭兽门门徒厉声怒吼道。

    还有一帮巨剑门的弟子,大概七八个人跟苍蝇似的,簇拥着田晴,眼神之中满是猥亵。

    “小娘子长得这么漂亮,不如来我们巨剑门啊!”

    “就是,来我们巨剑门,哥几个天天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哈哈哈!”

    张辉把他们带到兽园,项刚再次迎了上来。

    “挖了这么大个坑,不埋人可惜了。”张辉嘟囔了一句,继而停下脚步,笑嘻嘻的望着周生,余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