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1440章 下一个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1440章 下一个谁

    头颅堆成的尸山倾覆,万千头颅坍缩下来,张辉顿时毛骨悚然,恐惧将他包围,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张辉也会恐惧,虽然无畏生死,但置身于这样一个环境当中,哪怕再坚韧的人也会止不住的战栗。

    抗击打能力再强,针尖刺痛骨头你也扛不住,何况张辉这是直击灵魂。

    张辉曾经也尝试过用神魂攻击过别人,然而和帝尊比,他还是个孩子,完全不是一个层面。

    知道是假的,可太真实了。

    每一张面孔都让人汗毛直立。

    正当张辉手脚冰冷,不知所措时,耳边忽然响起吃货霸绝天地的怒吼之声。

    张辉身体猛的一震,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星辰之力喷薄而出,在周身形成一圈乳色光晕,护体真元。

    然后取出破天锤,抡起臂膀砸了出去,铁链子扑棱棱的响,破空阵阵,一锤子砸出去,那些个脑袋瞬间爆开血雾。

    生生砸出一道口子,然后从口子突了出去。

    天开云散,天空湛蓝,血色不再。

    “呼呼!”

    张辉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鼻翼间满是浓郁的血腥味,他走了两步,然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师父,”长孙映秋赶紧跑过来抱着张辉臂膀,俊俏的面孔既充斥着震撼,又很是担忧。

    那可是地尊啊!

    正儿八经的尊者,整个大世界亿万修道者中,寥寥无几的那几个站在云端的家伙。

    连她爷爷长孙无也要仰望的存在,张辉竟……杀了他。

    太,太难以置信了。

    到现在长孙映秋还有点懵逼,哪怕是亲眼所见,心中仍旧充满怀疑。

    这,这是真的吗?

    还是自己看错了,那人不是地尊,是其他人。

    最多也就一转地仙,二转地仙这样,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尊者。

    怎么可能?

    自家师尊才什么境界?

    太不可思议了!

    长孙映秋很不想相信,然而地尊所爆发出来的,恐怖的力量,却真真切切的,映入她脑子里面。

    确认是地尊无疑。

    除了地尊,还能有谁。

    在抱着张辉胳膊时,长孙映秋盯着张辉的眼神,就像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太陌生了。

    若非亲眼所见,只是道听途说,谁能相信?

    哪怕他是自家的师父。

    “没事,”张辉顾不上喘息,推开长孙映秋,环顾四周,满脸戒备道:“地尊呢?”

    差距太大了,张辉第一次布置那么超巨大的一个阵法,到底能不能阵杀地尊,说实话,张辉心中一点把握都没有。

    “死,死了。”

    “吃货把他吞了。”长孙映秋说道。

    很难相信,如此激烈的 旷世对决就发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她是唯一的观众。

    “呼呼呼!”

    张辉长吐出一口气,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完全放松下来,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回肚子里。

    顿觉浑身乏力,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

    胸腹起伏间,这才觉得自己真活过来了。

    连张辉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阵杀了地尊。

    最近一段时间,张辉所学太多太杂。

    阵法和口技一样,同样需要花很多时间在上面,哪怕张辉阵法造诣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层次,可那些材料需要精心打磨,纯手工制作。

    譬如说铜人,主杀。

    如果有足够多的时间,以张辉的能力完全可以打磨出一些坚不可摧,且迅猛敏锐,攻击性极强的铜人。

    这会儿他手里的都是次品。

    到底还是差距太大了,不过好歹是弄死了。

    “扶我起来,”张辉脸色苍白,神色有些恍惚,四肢乏力。

    一个人心累都觉得浑身没劲,就想慵懒的躺着不动,做什么都没心情。

    张辉神魂受创,身体虚弱的很。

    张辉抓了一把玄阴丹扔进嘴里,吧唧吧唧嚼碎了,强忍着刺鼻的恶臭味,一口吞了进去。

    玄阴丹有滋补神魂的奇效。

    也就是因为当初吃了多,张辉的神魂才能承受住地尊的璀璨,足够夯实。换做一般人,这会儿早崩溃了,就算不死,也会变成智障。

    “东西呢?”

    “吐出来。”

    吃货‘呕’的吐出地尊的遗物,三四枚高品阶的储物戒指。

    吃货都习惯了,绝不敢贪墨了张辉的东西,否则这家伙会很不客气的虐待他。

    拿到地尊的遗物,扫了一眼,张辉顿时喜上眉梢,老狗东西不少,作孽一辈子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稍微缓了一口气,完事儿张辉安抚了下长孙映秋,让她继续呆在浑天星里面炼丹。

    这家伙俨然成了个甩手掌柜,除了一些高品阶的丹药,长孙映秋还不会炼,其他的那些低阶的丹药,张辉现在不碰了,全让长孙映秋没日没夜的炼。

    雇佣这么个妹纸炼丹,一毛钱不花,完事儿人家还对他感恩戴德……

    然后张辉离开浑天星核,再次回到圣地。

    这边,一眨眼功夫过去大半个时辰了,田汉坐不住了,向道君说道:“前辈,我,我想过去看看情况。”

    田晴:“爷爷我跟你一块去。”

    “不行,你留在这里。”田汉厉声道。

    太危险了,那可是地尊,万一张辉不敌的话,田汉准备拿命去博,哪怕为张辉争取一丁点逃命的时间,也值得了。

    当然不能带上田晴。

    道君稍微琢磨了会儿,最终无奈点头。

    他一个人没办法分身乏术,倒是想自己过去瞅一眼,又担心田汉他们这些驭兽门的门徒遭到迫害。

    就像当初他离开圣地之后,问笑天他们搞死何其正一样。

    道君一点头,田汉便立即纵身扑向阵法,临走前深深的凝视了田晴一眼,心中满是眷恋。

    这一去,恐怕是没命了。

    和其他人一样,田汉也认为张辉绝对没可能肛的过地尊,差距太大了,哪怕知道张辉是一个容易缔造奇迹的人,还是不抱有任何希望。

    问笑天他们,或许误以为张辉背后站着姜黎,昔年驭兽门十个神武尊者之首。

    田汉却是深知,根本就没有姜黎。

    他曾经也尝试过寻找姜黎,找了那么多年也没能寻得蛛丝马迹,或许姜黎早就死了,亦或者他已经踏破虚空去了仙界。

    姜黎是驭兽门修为最高的人,二十年前便是七转地仙,极有可能炼化仙位,去了更高位面。

    张辉身后连个鬼影都没有。

    至于北冥玄尊,张辉没说,田汉自然也不会去过问,反正他们在一块的时候,没有看到北冥玄尊。

    也就是说,张辉身边根本就没有人。

    他孑然一人,拿什么和地尊斗?

    太鲁莽了!

    留下来多好,有道君在一旁照看着,也不至于丢了性命啊!

    哪怕受点伤,坏了身子,田汉也承受不起。

    刚站到阵法上面,扔出几十块方晶石准备传送,去舍命相救。

    就在这个时候,问笑天派去盯着地尊牌位的人,去而复还。

    “不好了,盟主,地尊,地尊他,他死了,牌位毁了。”问笑天的狗杂惊慌失措道。

    “什么?”

    “什么?”

    “什么?”

    唰的一下,问笑天,于双海,于承器,封贤全部投眼看了过来。

    一脸吃惊。

    众人面面相觑,嘴皮子无不翕动着,喃喃自语道:“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尤其于双海,于承器两人,不日前他们刚和张辉交过手,张辉甚至不敢和他们对峙,硬刚,怎么就宰了地尊?

    万分之一的可能都没有。

    于是乎他们怀疑张辉背后有人。

    然后就有人说到了姜黎,接着众口铄金,几乎所有人都断定必是姜黎杀了地尊,也只有姜黎有这个能耐。

    其次,张辉今天敢于明目张胆的要回山门,身后必然是有姜黎为他撑腰。

    一个仅次于道君的绝顶高手。

    “呃!”

    田汉愣住了,满脸错愕。

    地尊死了?

    该不会是问笑天他们的阴谋吧?

    怎么可能呢?

    地尊那样的高手,一人足以灭掉他们整个驭兽门的余孽了。

    地尊的实力,可以说田汉再清楚不过。

    共天盟的刑堂罗刹便掌握在地尊手里,他是 刑堂罗刹的头,这二十年专门负责处理他们驭兽门的事情。

    二十年的逃亡,田汉他们从一开始好几万人,到今天就剩下这几百号人。

    绝大多数人都是死在地尊手里,尤其那些巅峰层次的高手,全部是他杀的。

    仅有一部分人跑了。

    张辉怎么杀的了地尊?

    十个,一百个,一千个……不,一万个张辉也干不过地尊啊!

    就像地尊说的那样,再过三百年,兴许张辉能杀的了他。

    田汉干张着嘴,呆愣在原地,脑袋都懵圈了。

    特别想问问笑天一句,“地尊真的死了?”

    当然,这话也只能在脑子里面想一下。

    道君也是一双眼瞪的跟牛眼睛似的,滴溜溜的眼珠子左右扫了一圈。

    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和田汉一眼,他第一反应就是,会不会有阴谋?

    张镇天固然不错,渡劫初期便可酣战于双海,于承器他们,哪怕没正面抗,起码活下来了,还杀了于家七八个地仙,而且连于双海,于承器都遭受重创。

    但那是地尊,一百个于双海,加一百个于承器也不够地尊杀几下。

    人家嘴皮动几下,于双海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嗡——”

    传送阵忽然亮起一道强光,张辉魁梧健硕的身形,再一次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

    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目光却如箭簇般锐利,一一的扫过在场众人。

    “下一个是谁呢?”张辉狞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