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1024章 苏瑾的消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1024章 苏瑾的消息

    “张,张镇天你,你别乱来啊!我没拿你的丹,长生丹已经交给了柳鬃棠。”

    大概有五十来个修道者闯入阵法当中,争抢长生丹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七八个。

    这会儿剩下四十几个人,一看张辉冲着他们走来,一个个全吓尿了。

    雁南肆亦是脸色惨白,没想到这一步踏出,长生丹没抢到,把自个儿小命搭进来了。

    别人不信张辉连斩两个合体大后期的修道者,雁南肆能不相信吗?死的那几口子可都是他家里的人。

    这孙子特么忒狠了,古虚派的柳鬃棠说砍就砍了,完全不拖泥带水。

    他们又算个屁啊!

    咬了咬牙,雁南肆似乎发了狠,厉声喝道:“跟他废什么话,咱们一块上,不过化神中期而已,不信咱们联手杀不了他。”

    “好,咱们一块联手,杀了他长生丹就是我们的了。”在长生丹的诱惑之下,那些人撕下面具,丑陋的嘴脸暴露无疑。

    “杀了他。”

    大概有近一半人抽出兵器扑向张辉,剩下一半人则杵在原地,眸中闪烁着寒芒,在一旁观望形势。

    真要张辉不敌,这些人就会像一群饥饿的鬣狗般,迅速扑上来将张辉撕成碎片。

    而最开始的怂恿者,雁南肆却是悄然退去。

    他要开溜了。

    其他人可能还怀疑张辉的实力,雁南肆是一点疑虑都不敢有,家中多少人死张辉手里,为了对付他,连他们雁家仅有的两个“地仙”都搬到昆天域来了。

    就凭这些个小鱼小虾也妄想杀了张辉劫走长生丹?

    痴人做梦!

    雁南肆倒是好算计,只可惜他这一步踏入阵法当中,想退出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周围的修道者近在咫尺,雁南肆连他们脸上的绒毛都看的真切,前边就是门槛,一步跨出便可逃出小院,继而天高任鸟飞,先回雁家公馆再说。

    “出来了。”

    “呼呼!”

    雁南肆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回肚子里,暗暗舒了一口气,有种死里逃生的悸动。

    雁南肆没有停留片刻,挤开人群后,以生平最快的速度绕着周围的建筑群,朝着雁家公馆所在的方向掠去。

    在这个过程当中,雁南肆扭头瞄了一眼,张辉已经大开杀戒,一把剑如死神手里的镰刀,剑影绰绰,无情的收割着性命。

    三十多个修道者,一眨眼功夫倒下一大半,一个个躺在地上,四肢剧烈抽搐着,片刻之后便没了动静,彻底变成了一摊死肉。

    剩下那些修道者吓破了胆,纷纷四散逃窜,再也没有勇气面对张辉。

    差距太大了,连一战之力都没有。

    狼奔豕突。

    “等等,那个人他……”雁南肆眉头拧成一团,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刚刚奋力搏杀张辉的一个人,这会儿正竭尽全力的狂奔,逃窜。

    可怕的是那人一直在原地绕圈,始终没能走出那一丈方圆。

    “怎么回事?”雁南肆想不通,也没时间思考,他扭过头来撒腿狂奔,不敢跳入长空怕引起张辉的注意,只能借助一些低矮的房舍,尽快拉开距离。

    雁南肆浑然不知,自己现在和其他的那些修道者一样,都是在原地转圈。

    这就是阵法的玄妙之处,真亦假来假亦真。

    所为当局者迷,雁南肆他们置身于阵法当中,根本不清楚自己现在的遭遇。而在阵法之外,小院子外面的那些修道者,如窦薨震他们却是看的真切。

    好几千人,一个个瞠目结舌,表情极度夸张,分明写着震撼两字。

    起初不知道雁南肆他们为何会在原地转圈,定睛一看,方才注意到在雁南肆他们的脚下有一大片的建筑群,微型的建筑群,房舍不足三寸,活灵活现,俨然就是昆天域的大街小巷。

    阵法通天,但并非无中生有,必须借助一些载体方才能使的阵法起到神鬼莫测的玄奥力量。

    在阵法之外,窦薨震他们眼里,那一大片的建筑群,俨然就是昆天域大街小巷的模型。

    而在雁南肆他们眼中,那些微型模型是真实存在的高达建筑。

    不仅如此,在那些建筑群当中,还蛰伏着不少身着灰色衣服的逆天强者,也不知是何门何派。

    当雁南肆他们途径某一个地方的时候,比如一个茶馆,一间客栈时,蛰伏在其中的灰衣人立即蹿了出来,也不言语,上前就一顿猛砍。

    张辉不是大世界的人,初来乍到,头一回来到昆天域,哪有什么外援。那些灰衣人无非就是他用某种材料制成的人偶,通过阵法赋予了简短的生命,让他们有了一战之力。

    砍死几个人后,张辉又回到丹炉旁边,十分洒脱的席地而坐,手里抱着柳鬃棠的储物戒指,看看有什么收获。

    柳鬃棠夺去的九颗长生丹自然也回到了张辉手里,别说这小子不愧为古虚派的外事总管,储物戒指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大堆,方晶石更是多不胜数,起码不下于千万。

    “土豪啊!”张辉喜上眉梢,一旁的申屠策和南宫仙儿却是暗暗替他捏了一把汗。

    “小主人你不该……”南宫仙儿一脸纠结,柳鬃棠人都凉透了,这会儿说什么都没用了。

    南宫仙儿有心帮忙,却无能为力,她连自己的命运都左右不了,拿什么去帮张辉?

    半响,申屠策故作轻松道:“没事,一个外事总管而已,杀了也就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申屠策认识一些古虚派的高层,和宗主也有过数面之缘,到时候帮着说两句话,凭张辉炼丹大神的身份,古虚派肯定不能为难他。

    主要张辉这边工作不好搞,这小子太特么的粗暴了,跟疯狗似的,惹急眼了谁都敢咬。

    “仙儿,这个给你,就当提前祝你新婚大喜了。”张辉递给南宫仙儿一个精美的匣子,匣子里面装着的就是刚刚出炉,还热乎着的长生丹。

    一丹十甲子。

    这样弥足珍贵的至宝,搁拍卖会上,起码能卖出个几个亿的天价。对任何一个人,长生丹都是无价之宝,尤其那些命不长的地仙,堵截,大乘期的强者而言,更弥足珍贵。

    便是倾其所有,他们也会极尽所能,哪怕与全世界为敌,争个头破血流,也要抢到长生丹。

    所以张辉都不敢给南宫仙儿太多,一颗足以聊表心意,多了反而容易害了她。

    之后,张辉又拿出一颗长生丹扔给了申屠策,“接着,这你应得的。”

    困在阵法当中的那几十个修道者一个个倒下,短短几十秒钟,就只剩下那么几个人。

    一个小小的院子,张辉耗费数天时间布置了几十个阵法,各种幻阵,迷阵,杀阵合而为一。

    他这阵法是用来对付雁家高手的,比如说那两个地仙级别的大妖怪,不求斩他们,起码可以困住他们一段时间。

    可以说,张辉布置的这些阵法,几乎将他生平所学全部运用到了。

    便是大乘期的盖世强者困在这阵法当中都难逃一死,何况这几个不起眼的东西。

    雁南肆快撑不住了,浑身伤痕累累,皮开肉绽。

    周围十几个灰衣人,且远处隐约有更多的脚步声传来。

    雁南肆一脸绝望,瞳仁丧失色彩,“撑不下去了,啊啊啊啊啊!滚开!”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雁南肆终于不行了,扯着嗓子大喊:“张镇天,张镇天你特么给我滚出来,你不可以杀我,我知道苏瑾在哪儿。”

    到这个时候,雁南肆也意识到不对劲,整个大街小巷一个鬼影都没有,有的只是那些“行尸走肉”般的灰衣人。

    雁南肆猜测肯定是张辉搞的鬼,故此大喊,希望张辉能及时罢手。

    张辉身体猛地一颤,苏瑾两个字犹如一道炸雷般在耳边炸开。

    “你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