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586章 老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586章 老彭

    万豪酒店,厨房部。

    传菜员扯着嗓子大喊:“宫保鸡丁一份,五味汤一份,火爆腰花,十五斤大的锦绣龙虾一只,蒜蓉蒸鲍鱼……”

    随着传菜员报单,厨房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开始运作起来。

    “小刘,你负责火爆腰花和宫保鸡丁,那谁,蒜蓉蒸鲍鱼,五味汤你来做。”言毕,蔡文静拍了拍手,喊道:“厨房即是战场,都给老娘打起精神来,不想死的很惨,就给我动起来。”

    说着,蔡文静俯下身,从池子里面抓起一条近一米长的锦绣龙虾,朝着张辉抛了过来。“小张,接住了。”

    “锦绣龙虾归你了,老师傅,帮把手。”蔡文静吩咐道。

    “嗳!好叻!”老师傅应了一声。

    老师傅就是蔡文静招来的大厨,大家都叫他老彭,挺和蔼的一个人。“小张,我来给你打下手,其他的看你自己。”

    “哦。”张辉跟老彭学了有一段时间。基本上做出来的菜色应该说挺美味的,做菜这东西,其实谁都会那么一手。

    大概七八岁的时候,张辉就已经开始学着下厨了。

    十多年前机械化还没有普及,那会儿东襄县一辆收割机都没有,一到农忙的时候,张有天和陈小林就起早摸黑的干。

    早上5点钟就要开始起床,一直忙到晚上,一两点左右才躺下。割稻子,收稻子,晒稻子……最少都要花一个多月,这还是在天气好的情况下。如果碰到天气不好,阴雨天什么的,不但人要累个半死,很多稻子只能烂在田里面。

    这边田里的稻子还没收完,那边地里的花生又熟了。

    花生一熟悉必须尽快收,不然花生根部烂掉的话,花生就拔不出来了。到时候就要用弯刀从泥土里面把花生挖出来,不但超级麻烦,而且时间消耗数十倍,总不能不收吧!

    反正,一放暑假的话,从放假那天起到新学期开学,城里的小孩儿上几十天课了,张辉可能还在地里帮着父母干点活。

    农村都这样。

    所以农忙的时候,张有田和陈小女根本没空做饭,一般都是张辉做饭,小慧打下手,帮忙洗菜洗碗。

    兄妹两人吃完之后,再用篮子拎着饭菜送到田埂地头。

    那会儿做饭主要是为了填饱肚子,谈不上美味不美味。

    别说人老彭确实专业的就是不一样,教学水准绝对比那些专家叫兽强出百倍。

    张辉跟他学了十几天,他做饭的水准,蹭蹭蹭的往上涨,水平的暴增自己都能感觉得到。

    张辉悟性高,十几天的全神贯注,以他现在的水准,完全不比那些大饭店的主厨差。尤其是家常菜,张辉更加拿手,说实话,做出来的那味儿,连张辉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会是他亲手做的。

    “青葱,去味补身,香山人不好吃辣,再放点老姜,这样味道就更棒了。”

    “海鲜要是放辣椒的话,就会影响海鲜原本的鲜味,放老姜最适合不过。”

    张辉清蒸龙虾的时候,老彭便在旁边谆谆不倦的教导着。“你知道美食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

    “色香味?”

    “不对。”

    不待张辉回答,老彭似在自言自语,道:“真正的美食家,色香味俱全,那是最基本的,想要做出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最重要的是刺激食客的感官。”

    “光看到食物的色彩,闻着那味,就叫人肚子饿的不行,直吞口水。”

    “说到底就一个字——饿!”

    “你得让他饿。”

    “咱说难听点,一个人要是肚子饿到极致,哪怕摆在面前的是一盘屎,他也会狼吞虎咽,一点不剩的全给你吃下去。”

    “这就是食物的最高境界。”

    老彭这个人,专业没的说,在国内绝对是一顶一的棒。可就是太迂腐了,脾气犟,得罪不少人,所以混到今天,只能在这么一家星级酒店当个厨师。

    听说年轻的时候,老彭参过军,伙夫。

    他能在食材有限的情况下,用时下年轻人闻所未闻的树根树皮,皮带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搭配一块,制作成一大锅香气喷喷的美食,让人胃口大开,食指大动。

    解放后,老彭留在部队食堂,给一帮老首长做饭。

    后来有一次,一个年轻有为的军官,在用餐期间没吃干净,浪费不少粮食,被老彭指着鼻子一顿臭骂。反正当时那孙子被骂的很难堪,下不来台,没多久,老彭就被单位抛弃了。

    正好赶上改革开放,于是乎老彭下海了,搁家门口搭了个棚子,腾出三两间房,作为革命根据地,开了个小餐馆。

    以老彭的手艺,馆子想不火都难,偏偏这老头脾气暴躁的很难。人花钱上他家下馆子吃饭,稍微浪费点粮食,那可不得了了,甭管谁,老彭一准把人骂的狗血淋头,据说差点跟人动刀子了。

    开了个馆子没弄到钱,反倒好几次进了派出所。

    干脆也就没干了。

    几经辗转,老彭到沿海地区一工厂干大厨,只管做饭卖饭,收盘子洗碗什么的不归他看,反正眼不见为净。

    直到前些时间,蔡文静找到他,告诉老彭发现了一根不错的苗子,邀请他出山,特地来教张辉厨艺。

    老彭这才来到万豪酒店。

    说实话,起初老彭不太愿意来的,现在的小年轻有几个靠谱的?关键是蔡文静这丫头务实,讨人喜欢,看在她的面子上,老彭这才答应过来,不然就是蔡文静她父亲出马,老彭都不稀的搭理他。

    一个在过去那样的一个年代,敢当着一帮大领导的面,把一首长骂的狗血喷头的人,他才不管你丫是谁。

    兴许有些人会说,你丫一厨子你拽个几把,你有什么可骄傲的。

    厨子,的确没什么可骄傲的,但是老彭,可以说他是厨师界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人。

    任何一个行业,只要站在巅峰,便足以自傲。

    最起码张辉对老彭十分敬重。

    “鸡精不宜多放,盐巴少许即可,嗯!就是这样。”老彭说道。

    看着张辉忙碌的身影,老彭很是欣慰,心道:“文静那娃娃说的没错,这小子简直就是天生的厨师胚子!”

    当然,最让老彭欢喜的是张辉的暴脾气,简直跟自己如出一辙,脾气又臭又犟,一旦认准的事儿,谁劝也不好使。

    老彭觉乎着吧!男人就该这样。

    执着。

    一个执着的人,才能够坚持,世间万事,只要肯坚持没有达不成的事儿。

    只不过,下一秒钟张辉的一个动作彻底让老头脸色僵固住。“你放的这啥玩意儿?饭菜是拿来给人吃的,不是泔水,你放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做饭做的好坏没关系,做的不好咱可以慢慢学,你丫要是做人有问题的话,立即给老子滚蛋。”老彭绷着脸,那口吻就跟教训自家孙子似的。

    要管做其他年轻人,脾气冲的,估计当场就跟老头翻脸了。要说脾气,张辉也好不到哪儿去,偏偏他就能受的了老彭的训斥,非但不怒,反倒嘴角扬起一抹喜色。

    张辉知道老彭是诚心为自己好,他性子烈,跟一匹野马似的,喜欢直来直往,这一辈子吃亏就吃亏在这点上。

    但往往,这一点也很容易让人欣赏。

    张辉嘴巴刚张开,还没来得及解释,老头噼里啪啦一顿臭骂:“你在搞什么你告诉我,你在毁了你自己你知道不?”

    “”头一天上课之前,老子就跟你说了明白的,甭管做什么行业,首先咱得把人做正了,要正大。”

    现在社会上一些奸商,为了牟取暴利,不惜在食物里面添加罂粟壳。这样一来,食物会变得醇香诱人,吃过之后便会流连忘返,下次还会惦着来,不怕没回头客。

    “这样的人,做不长久,终有天不到丢了生意,搞不好连自己的人生都要搭进去。”

    “听老头子一句劝,把这虾给老子倒了。咱们干厨师这一行,马虎不得,一定要行的端,坐的正,否则就是害人害己。”

    张辉不厌其烦,摆了摆手,说道:“死老东西,你先让我说两句成不?我要是真奔着钱来的,我学个屁的厨师,现在干点啥不必干厨师挣钱。”

    张辉都没说他兜里揣着十几个亿呢!

    他现在一天啥也不干,杨珊珊一天都能帮他盈利千八百万。这不,昨天养猪场还打了三千多万到张辉卡里,说是一期猪卖出去的红利,村里人挨家挨户都分到不少钱。

    “你可以问问静姐,我压根就没想干厨师,就是来切切菜的,是静姐一再劝说,完了我想吧!干就干呗!”

    “我张辉脾气就是这样,要么不在,既然绝对做这一行,那么咱们就争取做到最好。”

    “要干就干出个名堂来。”

    说话的功夫,张辉从储物戒指里面掏出一颗益寿丹,递给了老彭,也就是老彭,寻常人,哪怕那些个武者花个千八百万的跟张辉求都求不到。

    毕竟益寿丹可不比其他丹药,其中一味主要·长青水,十分罕见,张辉也就是在禁地中弄到一点。

    那东西用一点少一点,到现在长青水已经被张辉用光了,兜里益寿丹也剩下不多。

    总共应该不到一万颗益寿丹了。

    “你闻闻,怎样?是不是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麝香?告诉你,这可是宝贝,知道这什么东西吗?益寿丹,吃一颗平添九年寿命。”张辉抬起头颅,很骄傲,跟老彭面前有点小得瑟。

    心道,你丫能耐,哥们儿也不是吃素的。

    你干厨师干出造诣,哥们儿炼丹,那也是一把好手。

    张辉就想让老彭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能耐,这东西非但不害人,还是传说中的神丹妙药。“谁要吃了我张辉做的饭菜,那是他家祖坟爆炸,十世修来的福分。”

    “嗤!”

    老彭嗤之以鼻,紧皱的眉头倒是渐次舒展开。“你这小子,炒菜炒的一般般,嘴巴倒是挺利索。这玩意儿不就是一粒糖果嘛!还益寿丹,一颗丹平添九年寿元,你丫的以为我老糊涂了不成?”

    话落,老彭捏着张辉给他的益寿丹送进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