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556章 扎心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556章 扎心了

    入魔。

    这门武技特邪门,用不着刻意的去修炼,但绝非一般武者可以驾驭的了。

    自碎心脏,重组肉心。

    张辉一直很好奇,看过一眼,脑子里面一直挥之不去。但要不是硬把自己逼上绝境,张辉也不会去尝试自残。

    自残可能还不足以来形容入魔这门武技,弄不好容易丢了性命。

    燕长空雄浑的掌力已经印了下来,而张辉却是岿然不动,随后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之下,张辉突然猛地一掌印在自己胸口位置。

    “他在干嘛?”

    人群突然一下‘长高’了不少,纷纷抻着脖子,踮着脚尖朝着张辉这边看过来。

    连鳌尘也糊涂了。

    张辉的一举一动,都牵动所有人的目光,可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让人匪夷所思。

    “嗤!”

    向成俊眼神阴鸷,冷笑道:“我看他是在自掘坟墓。”

    “死吧!”

    “去死吧!”

    如果有可能的话,向成俊恨不得亲手杀了张辉,只有这样才能泄他心头之恨。

    打一开始,向成俊来鹏城参加小堂会就是奔着圣山留名,八米之上来的。

    向成俊一门心思想要在八米之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好叫天下人震惊,让天下的武者都知道他沧州向成俊。

    结果却被张辉占尽风头,举世震惊,他向成俊就因为跟张辉坐在一块参悟石碑,挡住了其他武者的视线,被人破口大骂,成为世人笑柄。

    这落差特么太大,向成俊接受不了,心头怨念深重。

    身后一有人窃窃私语的话,向成俊就觉得别人是在耻笑他。其实,他根本用不着想太多,在张辉的光耀之下,谁会去在意一只毫不起眼的萤火虫?

    众人眼里,向成俊压根就不存在,是他太把自己当回事罢了。

    ……

    燕长空也迟疑了片刻,然而,马上他就反应过来,一掌印在张辉心口。

    张辉似乎浑然没有察觉到危险临近,他闭上眼,不动如山。

    “死!”燕长空眸中掠过一抹厉色,不管张辉准备玩什么妖蛾子,先杀了他再说。

    此子,绝不能留。

    燕长空的手掌印在了张辉胸口。

    “咚!”

    放佛晨钟暮鼓。

    张辉如铜浇的金躯龟裂斑斑,像生了锈的铜铁,身上裂开一道道的血缝。猩红的液体沁了出来,触目惊心。

    张辉身体像一条死去的虾,弓作一团,被燕长空一掌拍飞,宛如离膛的炮弹,一道血箭洒满湖面。

    “哗!”

    一道水花冲天而起,张辉沉入湖底。

    时间放佛在这一刻凝滞,鳌尘以,清风队以及唐成恩他们也停下手里的动作。

    一双双眼,凝望着张辉落水的地方。

    “死了吗?”

    “死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大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水面渐次平静下来。而张辉,再没动静,想来,应该是死了。

    燕长空暗暗舒了一口气,就怕张辉是有大气运加身的武者,要那样的话,张辉肯定死不了,他要死不了,那华东燕家可就完了。

    历史上不乏一些人,看似很平凡,人生中也有很多次的溃败,甚至一败再败,但却因为有大气运加身,再加上韧性十足,无论他人生中曾经失败过多少次,但只要一直坚持不懈,最终都达成自己的目标。

    诸如刘邦,刘备,太祖……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大气运这种东西,玄乎其玄,很难揣测。

    不管怎么说,死了就好。

    唐成恩脸上紧绷的皱纹,立即放松下来,浮现出一抹菊花般灿烂阳光的笑容。

    邵安逸的死,让他很是担忧,万一燕长空不敌,自己该怎么办?

    “去。”

    这边,唐成化笑容满面,朝着唐成恩喊道:“快去把咱唐家的东西取回来。”

    唐成恩点了点头,看着鳌尘说道:“事已至此,咱们没必要再斗下去了吧!”

    张辉都死了,人走茶凉,鳌尘没必要为了一个死人,在这样一个紧要关头,犯不着跟他们江南唐家死磕。

    黑榜可是在一边盯着呢!

    也是吃定这一点,所以唐成恩才敢在这天道好圆放肆。

    “哎!”

    鳌尘神色颓然,扼腕长叹,整个人就像是被抽离了精气神,一下苍老了十岁,再无斗志。

    漠家军未来百年,就这么断送了。

    惜哉!痛哉!

    “哈哈哈!”

    “这孙子,也有今天。”向成俊高兴的直手舞足蹈,恨不得在这岸边放一盘炮好好庆祝一番。“死的好!就算他今天不死,早晚我沧州向成俊也会亲手宰了他。”

    向成俊话音刚落,曹雄目光渐冷,替张辉打抱不平:“就凭你?废物一个。再特么舌噪,老子现在就杀了你。”

    向成俊立即缄默不言,天河屠夫可是那么好惹的,惹毛了他,这杂碎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人能屠戮天河庄家满门,就敢灭他沧州向家满门。

    在不为人知的湖水下面,张辉身体蜷缩一团,血液不断流失,但却没有流散,如羊水一般将张辉笼罩其中。

    如果把眼前的一幕缩小一百倍的话,就会发现,张辉好像腹中的婴儿,脸色十分的平静,安详。

    张辉并没有死,相反,他的心跳如胎心动,跳动的频率十分惊人。

    “噗通噗通!”

    如果仔细听,并且计算下来的话,就会发现张辉一分钟的心跳次数,达到了惊人的九百下。

    这几乎不可能。

    常人的心跳差不多一分钟六十次到一百次,胎儿的心率较快,也就一百一到一百六这样。

    而张辉心跳的频率,几乎为常人的十倍。

    简直匪夷所思。

    燕长空的那一掌,没有拍死张辉,但却将少年胸口挂着的那块‘琴瑟相合’价值好几百万的极品翡翠击碎。

    这块翡翠是当初张大海送给张辉的,是张大海以前买的一对情侣翡翠——琴瑟相合,笙箫永伴。

    张大海一块,周艳一块。

    那会儿张莹莹被屋龙缠身一年,张大海领着她到处求医问药,最后找到张辉门上。

    然后张辉逼出屋龙,再以屋龙为灵,印入‘笙箫永伴’那块翡翠。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同样,翡翠不在价高,有屋龙这种灵物,方可称之为护身符。

    担心女儿再一次受到伤害,周艳想都没想,就把翡翠挂在了张莹莹脖子上,让她佩戴。

    张大海,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要撮合张辉,或者说,为了感激张辉的救命之恩,把自己的那块‘琴瑟相合’送给了张辉。后来,张发根家屎蛋有个河童,张辉给弄进玉坠护身。

    戴了半年多,今天,碎了。

    一个帝王绿,一个紫罗兰。

    冥冥之中,就在张辉遇难,琴瑟相合翡翠碎裂的那一刹,远在千里之外的张莹莹,立即感觉到了。

    东襄县,某网咖。

    张莹莹也没好好上学,拉着几个小伙伴在网吧玩穿越火线。

    “哒哒哒!”

    冒蓝火的加藤林,喷出绚烂的火焰。

    僵尸要扑上来了,小丫头片子紧张的小手全是汗。“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丧良心的,都去死吧!哒哒哒!”

    正玩的不亦乐乎,突然,张莹莹推开键盘鼠标猛地站起身来,小脸苍白。

    不知道怎么,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放佛最珍爱最宝贝的东西,真在离她而去,渐行渐远。

    “莹莹,莹莹你怎么了?”小伙伴发现张莹莹的状况,推了推她肩膀,却见张莹莹眼角滑落两行清泪,凄凄惨惨戚戚,我见犹怜。

    “呜呜呜!”

    “青姐,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张莹莹神色慌乱,六神无主,整个人记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丫头,你怎么了?你别这样,你吓到青姐了。”那个叫青姐的人拥着张莹莹说道。

    “出事了,哥哥出事了。”张莹莹手里握着那块‘笙箫永伴’帝王绿翡翠。虽然毫无根据,可是张莹莹十分断定,肯定是张辉出事儿了。

    “不行,我要去找哥哥,哥哥……呜呜呜!莹莹该怎么办?”出了网吧门,张莹莹蒙了,她连张辉在哪儿都不知道,只知道张辉已经出门有一段时间了,一直没在家。

    “傻丫头,是你太想他了。越是假装不在意,其实,你心里比谁都在乎他。哎!真傻,你才十三岁耶!要不要用情这么深。”青姐嗔怪道。

    “莹莹不小了,放在过去,这个年纪早就结婚生孩子了。还有哇!再过一个多月,人家就过生日了,那个时候我就十四岁了。”

    “啊啊啊!好烦啦!”

    “辉哥,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儿啊!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回来,莹莹以后再也不会生你的气了。莹莹真的好想好想嫁给哥哥,给哥哥生一堆的猴子。”

    张莹莹双手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一脸憧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