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528章 粉身碎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528章 粉身碎骨

    “自扇两耳光,然后滚到你面前?即使我交出刀,完了还得看你脸色,看你心情,我才有活命的可能?”

    “哈哈!”

    张辉大笑不止,放佛听到世间最有趣的笑话。只是少年的眼神,却如刀锋一般,折射出冰冷寒芒。

    “农民就不该有尊严和勇气是吗?”

    “你燕子飞瞧不起我张辉,且不知,你在我眼中,就如同我脚底下的蝼蚁,我杀你,一脚足矣!”

    张辉眼下有两件事需要完成,一个是找到鳌尘留给他的东西,另外一个就是制作巨龙傀儡。

    三爪金龙的尸骨还保存在储物戒指当中,后来,张辉又断断续续搜集了不少材料,一直没有着手炼制。是因为不知道该做什么好,怕做出来的东西,不伦不类,难尽其善,糟践了天材地宝。

    于是就一直拖着没做,直到赤血偃月刀真龙之灵的出现,张辉顿时脑子里边有了东西。

    这个时候,张辉本不想浪费时间跟燕子飞曹雄他们争斗,架不住人家一心求死。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成全他。

    “想要我的刀,且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张辉取出赤血偃月刀,双手执刀,脚趾在地上一拨,凌风微步悄然施展开,少年身形飘逸,步伐变化莫测,不知道他下一秒钟会出现在那个地方。

    燕子飞坐不住了,眼珠子暴跳。

    他自诩自己身法天下第一,可张辉的身法却更加高深,犹如风中飘絮,随风飘荡,你永远不知道它下一秒会落在哪个方位。

    “果然,能杀的了邵吟风的人,岂会简单?”燕子飞紧张起来,双眼半眯着,死死盯着张辉一举一动,浑身三百多块肌肉,紧绷着,如蓄势待发的猛兽,随时做好给予张辉致命的一击。

    “小子,不必故弄玄虚了,你的身法再强,也逃不过我的眼睛。”

    “乖乖跪下来求死,燕某人可以许你一个痛快,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张辉居然敢主动攻击他,这让燕子飞很不爽。

    “什么东西。”

    “哼!”

    燕子飞不动如山,眼睛渐渐眯了起来,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营造出一种错觉,似乎张辉一刀便可宰了他。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轻视。

    张辉不是想杀他,老子闭上眼,有种你过来试试。

    我特么站着不动,你都弄不死我。

    可惜,下一秒钟,燕子飞就不这么想了。

    张辉动了,一刀剁了过来。

    燕子飞眼神猛地凸了出来,充斥着惊骇和惊恐。

    “滚开!”

    张辉的速度快到极致,快到难以想象,犹如浮光掠影一般,燕子飞根本就捕捉不到少年的踪迹。

    心头,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猛地爆发出来,死亡的气息在心头弥漫。

    燕子飞感觉到不妙,顾不上找寻张辉的身影,本能的一个前滚翻,企图避开张辉刀锋。

    “吼!”

    一声龙吟。

    一头几近实质性的三尺真龙猛地扑向燕子飞,后者立即暴退,堪堪避开杀招。

    “呼呼!”

    一丈开外,燕子飞深吸了一口气,暗道好险。

    张辉的这一刀,实在可怕,难怪邵吟风一刀被杀。

    “这小子,不能留他,否则,终有一天,他会危险到我的地位。”燕子飞动了杀心,狭长的双眼闪烁着阵阵寒芒。

    这一刻,燕子飞宣判了张辉的罪行——死罪,立即执行。

    “张辉,你应该觉得荣幸,今天,你会见识到我华东燕家真正的可怕之处。”华东燕家与江南唐家齐名,同为华夏十大古武世家之一。

    江南唐家立家之本有三宝,华东燕家要是没点手段实力,岂能与江南唐家齐名。

    华东燕家,身为传承数千年的古老武者家族,燕子飞腰间别着一个储物行囊。

    很多古武世家都有。

    类似于锦囊的那种,虽然现代人腰间盼着一个素色的行囊看着挺别扭,但用来装东西挺方便的。

    当然,比起张辉的储物戒指,无论是外观还是空间,都要差不少。

    储物行囊中,有燕子飞准备的大杀器。

    对付一般人,燕子飞根本用不着动用那个东西,但是张辉,让他心生不妙。

    因此,燕子飞不敢大意,他下意识伸手掏了掏,想要从储物行囊中取出大杀器,给予张辉致命的一击。

    可他掏了好一回儿,都没能拿出东西来。

    “嗯?”

    “怎么回事?”

    燕子飞皱着眉头,心生疑惑。

    扭头一看,顿时,燕子飞鼓起的太阳穴狠狠暴跳了一下,浑身不住的颤栗,如中风了一般,心神俱颤。

    他右手胳膊,没了。

    燕子飞眉宇间充斥着惊骇,难以置信,放佛眼中所看到的一切,都不真实。

    “怎么可能?”

    “我堂堂华东燕子飞,华夏第一人……不可能,这绝不可能。”燕子飞几近崩溃,难以接受这个事实,直到胳膊传来一阵阵刺痛,燕子飞的脸上终于有了一抹绝望。

    一个踉跄,差点站不住,神色黯然。

    从张辉暴起,挥出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斩断燕子飞的胳膊,紧跟着,两人分开。

    一幕幕,全部呈现在曹雄眼中。

    燕子飞,华夏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也只是比邵吟风稍微强上一些。

    同样一刀。

    邵吟风死了,燕子飞倒是活下来了,只是,胳膊没跟上。

    曹雄震惊万分,一双虎目之中充斥着无以伦比的恐惧,小腿肚子直哆嗦,抖的快抽筋了。

    这会儿,曹雄再看向张辉,看向面前的少年时,只觉得自己好像跟一头猛兽困在同一个笼子里面。

    生与死,就看那猛兽肚子饿不饿了。

    连燕子飞,在张辉手底下都没能撑过一刀,他曹雄算个屁。

    意识到这一点后,曹雄差点没哭出来。

    想到之前,自己跟张辉说的那番话,曹雄这会儿就恨不得两个大嘴巴子把自己抽死。

    ‘猪油懵了心,居然还想夺刀。’

    ‘尼玛,你特么怎么不去死?’

    甭说抢张辉的赤血偃月刀,这会儿张辉就是把刀丢他脚下,曹雄发誓,他连看都不会去看一眼。

    曹雄想溜了。

    门口就在他旁边,关键腿脚不利索,双腿发软,已经无法支配。

    这个时候,就见张辉奔着燕子飞走来。

    单手提溜着赤血偃月刀,那刀,并没有沾上血迹,可那三尺血龙却散发出刺眼的血色光芒,让人不敢正视。

    “华东燕家?”

    “很牛掰吗?”

    “你刚不是说我应该觉得荣幸吗?我张辉就在这里等你,拜托你让我荣幸一回。”

    “嗯?”

    燕子飞放佛没有听见,他眼神灰白,失去了色彩。

    他的世界已经崩塌。

    手断了,即使活着,也是个废人。

    堂堂华夏第一人,高高在上,犹如天上的神明,众生都要在他脚下颤抖。

    突然间,张辉把他拽下神坛,陡然变成一个断臂的废人。

    燕子飞接受不了现实。

    张辉见他半天没动静,一下失去了耐心。“我原以为地榜第一很厉害,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燕子飞,你让我很失望,所以,你还是去死吧!没意思。”言毕,张辉再一次挥刀砍了下来。

    当死亡莅临时,燕子飞终于反应过来,眼中恢复一丝清明,脸色惊骇,立即一个闪烁,跳出战圈。

    “嘶!”

    燕子飞还没反应过来,曹雄便已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珠子差点没爆炸了。

    跳出战圈以后,过了那么一小会儿,燕子飞突然觉得左臂传来一阵凉爽。

    回头一看,燕子飞的脸色再度惊变。

    左手……也没了。

    张辉虎目之中闪烁着一抹嗜血之色,隐约有入魔的迹象。“燕子飞,我听说你挺喜欢飞的是吧?来,哥们儿让你飞上一小会儿。”

    如果说燕子飞是一只鸟,那么他现在也是一只被折断翅膀的鸟。

    这个时候,张辉收起赤血偃月刀,赤手空拳奔着燕子飞走来。

    燕子飞害怕了。

    第一次,打生下来到今天,燕子飞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情绪。

    麟南辉爷。

    直到现在,燕子飞终于知道麟南辉爷这四个字的份量,是多么令人吃惊。

    “辉爷,暂息雷霆之怒!”燕子飞不是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枪林弹雨中穿梭的战士,他没有战士们的信仰,更没有那种不惧生死的雄心。

    说白了,燕子飞不过就是比较厉害一点的二世祖。

    仅此而已。

    杀别人,他很有快感,可当死亡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燕子飞才知道害怕,知道恐惧,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死亡,面对张辉。

    “怎么?我废你两条胳膊,你不服?”张辉停下脚步。

    “服,我服了。”燕子飞的声音带着哭腔,即使心中暗藏滔天杀意,燕子飞也不敢说个不字。

    张辉居高临下,蔑视着脚下如蝼蚁般跪在地上的燕子飞。

    堂堂华夏第一人,就这操行。

    张辉冷笑一声。“我让你飞一会儿,你不乐意?”

    “我……”燕子飞嘴唇噏动着,就差没哭出来,眼眶泪珠儿直打转。

    都这逼样了,张辉还要让他表演轻功吗?

    他燕子飞堂堂华夏第一人,苦学轻功二十年,是用来给人表演的吗?

    即便一万个不情愿,面对着荒古巨兽般的张辉,燕子飞哪儿敢拒绝。“我我我……我愿意!”

    “既然愿意,那你就去死吧!”

    求饶,也照杀。

    言毕,张辉一拳砸燕子飞面门上,就听见咔嚓一声脆响,燕子飞的鼻梁骨,面骨全碎了。

    鼻血四溢。

    燕子飞浑身猛地一震,站不住脚了,踉踉跄跄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张辉走上前,俯下身,如铁钳般的大手锁住燕子飞的脚踝。

    不等燕子飞反应过来,只觉得脚踝传来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下一秒钟,在曹雄惊恐至极的眼神之中,张辉猛地发力,将燕子飞朝着旁边落地窗抛了出去。

    “嗖!”

    燕子飞就跟一窜天猴似的,拖着长长的焰尾,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扶摇直上九万里。

    张辉何等的巨力,燕子飞那小身板,直接被他抛上天。

    燕子飞虽说轻功了得,可那是轻功,不是飞。

    何况他就算是真的鸟人,被折断了双翅,又怎能飞得起来。

    曹雄脑子里边蹦出四个字的成语——粉身碎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