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366章醒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366章醒了

    张辉没时间搭理杨锦。

    这只是第一步。

    先保住华春雪的小命,接下来再进行第二步。

    救人。

    张辉把被子盖在华春雪身上,然后在把华春雪的身子翻转过来,脑袋搁在自己胳膊上。

    刚进门的时候,张辉就注意到华春雪气若游丝,奄奄一息。其实身体并无大碍,也没受到什么大的损伤,可她人却是不省人事。

    吃饭的时候,苏瑾说过,医生诊断华春雪脑部神经衰弱,无法苏醒。

    众所周知,脑子里边的东西最为复杂。

    尤其是神经,稍微有点毛病,就会变得很棘手。

    张辉没有诊断过,所以不敢确诊华春雪到底什么毛病,不过有一点张辉可以断定,那就是华春雪的脑子里边,有古怪。

    死气很重。

    一进门张辉就感觉到了。

    刚刚把脉的时候,华春雪身体内部的状况,张辉已是了如指掌。

    华春雪的病,就在她后脑勺部位。

    张辉伸手在华春雪后脑勺上摸了一下,果不其然,在她后脑勺下边有一个凸起的点。

    “就是这里了。”

    要不是提前知道华春雪身体状况,张辉也不会注意到这个点,它就像是一个不起眼的青春痘。

    谁会在意一颗青春痘。

    “双儿,你过来。”

    张辉让莫双儿面对着华春雪坐下来,抓着她的肩膀,把华春雪固定住,让她保持坐姿,盘腿坐在床上。

    然后,张辉来到华春雪的背后,盘腿坐下。

    接下来,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张辉一只手放在华春雪头顶,正当杨锦他们好奇,不知道张辉要干嘛的时候。突然间,张辉掌心一翻,一颗掌心雷突兀乍现。

    紫色的电弧,噼里啪啦跳动着,瑰丽的色彩,充斥着众人的瞳孔之间。

    张辉第一步先是探测,找到那东西的根源所在,然后再用掌心雷帮着华春雪“杀虫”。

    没错,就是杀虫。

    只不过手段稍微的,有那么一点点“夸张”。

    杨锦惊得一身冷汗,脸色蜡白,浑浊的双眼中充斥着对未知事物的惊恐和好知。

    要不是房间里面还有其他人在,怕是这老头早跑了。

    即便是这样,杨锦仍吓得小腿肚子直哆嗦,手脚都不利索了。

    “闻所未闻。”

    “闻所未闻呐!”

    难怪张辉要把他们轰出去,这番手段,实在惊世骇俗。

    乡下人比较迷信,也是因为省钱,平常小病小痛一般不会上医院,实在不行了,可能会找一些神汉神婆或者小门诊土方子一类。到最后,着实是活不下去了,折腾的半死不活,这才想起医院来了。

    所以,从医的这些年中,杨锦听说过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治病手法。在玄之又玄,神乎其神的传言都有。什么化骨水,香灰去癌,把毒蛇缠在身上,可以拔除牛皮癣,大师的醍醐灌顶,开智……等等等等。

    有一些听说是治好了,不过更多的比较惨,害死的人也不在少数。

    反正不管传的有多玄乎,杨锦是不信的,付之一笑,当个笑话听听罢了。

    直到今天,眼前的这一幕,真真切切,彻彻底底的颠覆了杨锦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三观尽毁。

    只有神明,才有如此玄妙的手段。

    此时此刻,杨锦瞅着张辉的眼神,已然充斥着敬畏和恐惧,放佛面前的少年,是从天而降的,一个鲜活的神明。

    就差没跪下顶礼膜拜了。

    苏永康也是震惊万分。

    刚刚莫双儿说他是麟南辉爷,诛杀王墉周正,然后呢?

    其实在这样的一个场合,苏永康并不待见张辉。

    说难听点,你实力再强又怎样?管我屁事儿。

    一个商人,无论是做事还是与人交往,所有的一切,都是从利益的角度出发。

    普通人要认识一个新的朋友,首先好奇的是对方是男是女。女的漂不漂亮,男的横不横,好不好说话,性格怎样,是否能够玩到一块去。

    苏永康首先要知道的是对方的身份,从他的身上,自己能够获取到怎样的一个利益。然后,再权衡跟对方交好,大概需要耗费多少资金,划不划算的问题。

    尤其现在,苏永康最关心的是华春雪的身体,公司都很少去,哪管张辉是谁。

    苏永康瞪大双眼,电弧将他的瞳孔,映射成紫色,瞅着怪不渗人。

    “有救了,这会儿春雪肯定有救了。”跟杨锦不同,深陷绝望的苏永康,对张辉没有丝毫的惧意,有的是激动和兴奋,以及满满的期许。

    想不到自己女儿,竟然认识这么一个奇人。

    这真是太好了。

    “这是前辈的成名技,掌心雷。”莫双儿和安沁已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张辉施展掌心雷,可每一次看到这奇异的画面,两人仍是震撼万分。“也不知道修炼到何等的境界,才能像前辈这样,拥有近乎神明般的能量。”

    莫双儿曾听人说起过漠北狂尊,说是漠北狂尊,极尽全力劈下一刀的话,不但要山崩地裂,还会造成一片火海。

    听说漠北的刀,是背在背上,放在刀鞘中。

    刀鞘很普通,朴实无华。

    可刀一出鞘,立即火光盈天。

    张辉的掌心雷,没有火光盈天那么夸张,却也是神乎其神,超乎常人。

    “噼里啪啦!”

    电弧跳跃着,在张辉的掌控之下,强大的足以毁灭整个病房的掌心雷,被张辉一点一点送进华春雪的天灵盖。

    这需要极大的掌控力,稍有不慎,华春雪的脑袋恐怕会炸了。

    雷霆闪电,不但霸道暴烈,更兼浩然正气。

    华春雪脑子里边暮气沉沉的死气,一触碰雷电,立即烟消云散。

    杨锦糊涂不解,不知道张辉在做什么。

    看得出他在救人,可用雷霆闪电救人,还是头一回。

    而且还是往脑袋里边按。

    但凡稍微出点事故,华春雪的脑袋怕是保不住。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张辉脸都白了。

    对精神的消耗太大了,索性用不着多久时间,天雷便是将华春雪脑中的毒虫杀死。

    随后,张辉收了工,额头已是冷汗淋漓。

    当张辉把华春雪放平在床上的时候,可以清晰的听到,华春雪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紧绷的眉头终于松懈下来,眉宇间,有着一抹难以言语的舒畅。

    张辉也吐出一口气,缓了缓,指着杨锦招呼着。“那谁,你去拿一把剪子过来。”

    “啊?”

    “好好好!”

    杨锦连连点头,比小学生还要听话,颠颠的怕门外去了。喊来高助理,让他立马去手术室拿一把剪子过来。

    片刻后,剪子送过来了。

    张辉操刀,捧起华春雪的脖子,以华春雪后脑勺的那个点为中心,将周围的头发全部剪干净。

    然后,让杨锦帮忙,拿剃刀把那一片的头发剃干净。

    这样一来,华春雪后脑勺上的那个黑色的小包,立马显现出来。

    “这个是什么东西?”杨锦很好奇,起初都没注意到。

    华春雪有着一头浓密的黑发,后来,出事儿了躺了这么久,长时间的没有摄取到营养,头发才渐渐变得枯黄。

    张辉是怎么找到这个小黑点的?

    杨锦疑惑不解。

    还有,这个小黑点,有什么独特之处吗?

    看着就跟一个痣差不多,稍微的隆了那么点,又有点像青春痘一类的,毫不起眼。

    杨锦心中满是疑惑。

    华春雪身体状况,他是研究的最为透彻。

    身体很健康,没什么大的毛病。

    华春雪每年都会做一次全身检查,要有毛病的话,也早检测出来了。

    直到前两年,突然间,神经衰弱。

    杨锦也找不到源头,一直以为,华春雪可能是太过操劳,成天忙着工作,到处飞来飞去的,没好好休息过。导致脑供血不足,神经渐次衰弱,最终导致现在的这个状态。

    “难不成,问题的根源就在这个小黑点吗?”

    倘若要不是见识到张辉神奇的手段,恐怕这会儿杨锦又得在耻笑张辉,然而现在,那怕张辉做出再出格的行为,杨锦也会觉得理所应当。

    不是张辉的治疗手段怪异,是自己层面还不够。

    “镊子给我下。”张辉说道。

    张辉仔细清理小黑点周围的东西,神情颇为专注,一边说道:“医院的检查不会错的,她的身体状况确实是因为神经衰弱造成的。”

    医院有那么多高科技产品,什么B,胃镜那些,基本上人的身体里边有什么东西,都可以拍的到。

    但是,不清晰。

    比如说肺癌,胃癌,肠癌。

    主要还是通过医生的眼睛去观察,注意身体里边有黑影的地方,以此来判断是不是癌症。

    而有的东西,哪怕是拍片也检测不出来。

    张辉用镊子捏住那个黑色点,一点一点的拔了出来。

    众人惊骇的发觉,那个看似毫不起眼的小黑,被张辉拉出来近十多厘米,而且,好像里边还有。

    第一感觉是恶心,紧跟着就是震恐。

    “这个叫白须。”张辉说道。

    金篆玉函中有过记载。

    张辉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

    一种比较罕见的蛊虫。

    “类似于水蛭。”

    “白须的幼虫只有头发丝大小,你看。”张辉将整个白须拔出来,放进铁盒当中。整个白须将近有二十多厘米的长度,身体细长,跟头发丝一样大小,身体颜色呈半透明。

    整个看起来有点像海里的水幕,黑色点呈冠状,下边的十几根的根须,十分吓人,恶心。

    “它会吸附在人的脑袋上,一点一点的成长,深入。然后长出无数的须,粘附在人的神经上边,吸食人的元气。”

    所以才造成华春雪神经衰弱。

    “白须?”

    杨锦复述了一边,这东西光听着就瘆的慌,最可怕的是它的身体太小了,而且颜色通透,哪怕是拍片也拍不出来。

    难怪杨锦说一直找不到原因,误以为是华春雪没有保持良好的休息,导致神经衰弱。

    “太可怕了!”

    莫双儿她们都不敢看。

    拔除白须后,张辉再次把华春雪平放在床上。

    基本上已经没大碍了。

    只不过这么长时间,华春雪的身体已经将近枯竭,所以这个时候,华春雪还处于昏迷的一个状态。

    张辉取出益寿丹,三根手指一捏,将益寿丹捏成齑粉,放在水杯里边,用调羹稀释,调匀。

    然后给华春雪服下。

    药效需要点时间才能发挥作用,大概一分钟左右。

    到这个时候,基本上张辉完成了他的治疗,脸色稍显得疲惫。

    “苏先生。”

    “有一件事儿,我得跟你说下。”张辉酝酿片刻,眼神掠过苏瑾。

    “您说。”苏永康的态度,无比的谦卑。

    “还是那句话,白须是一种十分罕见的蛊虫,知道蛊虫什么意思吗?就是人为培养出来的,专门用来害人,一般常见于泰邦,咱们华夏是没有的。”张辉的话已经说的很明显。

    华春雪现在的这个样子,并非是因为感染,不慎沾上了这种奇怪的虫子,而是有人故意陷害她,把虫子种在她身上。

    “我再给你一个提示,这个人,你肯定认识,而且很熟悉,他应该还抱有其他的某种目的。”张辉的语气十分断定,虽然不知道是谁,那个人既然有手段找人下白须冲,肯定有能力杀华春雪。

    有动机,有预谋,有能力,却不杀,而是采取这种方式,一点点蚕食华春雪。

    显然,幕后黑手还有着其他的目的。

    留华春雪一条命,就是为了便于他完成自己的目的。

    至于他是什么目的,那个人又是谁。

    张辉不得而知,也没兴趣去关注那些。

    张辉付出几颗丹药,又不惜耗费庞大的真元,帮华春雪治疗。其实就跟医生看病救人一样,拿了苏瑾的庚金,所以救治华春雪就成了张辉份内的事儿,至于其他,那就跟他没关系了。

    “所以,最好别把华春雪身体好转的消息泄露出去。”顿了顿,张辉瞥苏瑾一眼,说道:“还有你的家人,也都注点意吧!”

    对方既然那么丧心病狂的采取这种手段陷害华春雪,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肯定还会再伤害他身边的人。

    “嗯!”

    就在这个时候,张辉身后,瘫痪了两年时间的苏氏集团负责人,华春雪嘤咛了一声,悠悠的睁开双眼。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这是在哪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