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163章跪成一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163章跪成一排

    别说,陈曦唱的还真不赖,八年抗战辛酸泪,一曲道尽衷肠苦。

    反正马毕是感动了,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革命先烈太不容易啦!”

    不是。

    您这是抽风啊?还是神经病犯了?

    不带这么吓唬人的。

    马毕手脚已经不利索了,有打摆子的前奏,抖的厉害。

    陈曦这个青团的社长,首富陈华顺的独子,是马毕唯一的依仗。刚陈曦一声断喝,还整的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弄死张辉的架势。

    马毕寻思干脆就由他来代劳吧!一来可以当着全班人的面,出尽风头,另外,也能够借此机会讨好陈曦这个新拜的老大。

    可没曾想,他这数还没数完呢!陈曦噗通一声跪下了。

    那一刹,马毕顿觉得自己心脏不好了,咚咚跳得厉害。连陈曦这样的人都跪在张辉脚下,他这算什么?跳梁小丑的滑稽表演吗?

    “什么情况这是?”

    骆智他们瞪大双眼,懵圈了已经。

    高一二班的学生更是大跌眼镜,下巴咔嚓掉了一地。

    一双双眼,凝聚在张辉身上,突然间,他们发现张辉变得如此陌生,放佛从来不认识一样。

    他们不认识陈曦,但是他们知道青团,知道青团的势力有多强横,知道青团在东襄县各大院校的影响力有多可怕。只要是在东襄县范围的各大高校,只要是青团的人,他们大抵可以在学校横着走,连老师都畏惧他们三分。

    可现在,张辉没有言语,也没干嘛,陈曦就跪下了,态度虔诚的像个佛教徒,脑袋磕在地上,脑门子都磕红了。

    凄怆的腔调,将国歌包含的情怀演绎的淋漓尽致。

    张辉感动了。“起来吧!”

    陈曦没动手打陈群,张辉也懒得找他麻烦。

    一个快死的人,犯不着。

    陈曦印堂发黑,颚骨深陷,显然是撞了邪,要不了几天就该埋了。

    “谢谢辉爷!”陈曦暗暗捏了一把汗。

    索性张辉没有跟他计较,不然陈曦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原以为张辉一个小农民,不敢把他怎么地,可谁曾想,张辉竟然在封一寒的宴会上,一巴掌把左山给拍死了。

    诚然,陈曦是东襄县首富陈华顺的儿子,是天潢贵胄,身份尊贵。可跟左山比起来,高下立判。

    张辉连左山都敢杀,还是在封一寒的宴会上,在那样一个场合,当着左建业的面,一巴掌拍死了左山,陈曦又算个什么东西?

    陈曦吓尿了,连忙跪谢。

    这样一来,马毕就尴尬了。

    马毕一条腿架在桌子上,似乎还在等着张辉钻他的胯。

    随着张辉目光落在马毕身上,在场的众人也一并看了过来。

    一双双眼,目光灼灼,犹如一根根的钢针,扎的马毕脸颊发烫,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

    “我……”

    马毕喉结蠕动着,吞了吞口水,嘴唇微微张开,眼神怔怔瞅着张辉,表情十分精彩。

    已然是懵圈了。

    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啊!

    张辉嘴角挂着一抹玩味儿,眼神透着轻蔑,冷笑道:“你不是想让我钻你的胯吗?就差一个数了,你倒是数啊!”

    “辉辉辉爷我……”马毕结结巴巴,舌头都打结了。

    怎么整?

    完全没个主意啊!

    到底什么情况?

    不是,陈曦这是要闹哪样?

    他现在快吓尿了都。

    “不要这样玩我好不好?”

    马毕现在哪儿还敢让张辉钻他的胯,要是能做到的话,他现在就钻自己的胯了。

    当张辉的眼神落在骆智身上时,后者直接就瘫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唰的一下苍白如纸,那表情就跟死了爹一样。“辉爷,我我我……”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长长城。”骆智爬起来,学陈曦,跪在地上唱起了国歌,眼眶噙满泪花。

    骆智这一跪,其他几个人也都纷纷跪了下来,汇成一排,场面蔚为壮观。

    “啧啧啧!张辉真霸气!”

    “什么张辉,人现在是辉爷。”

    高一二班的学生,纷纷凝望着张辉,眼中满是疑惑,畏惧以及敬仰。

    短短一个月,张辉竟是成了连陈曦这样的人都得膜拜的辉爷。

    舒燕眼睛亮了。

    人还是那个人,皮肤也还是黑了吧唧的,可现在的张辉,身上却是迸发出一股令人迷恋的味道,让人痴醉。

    “你看马毕那孙子,哈哈哈!笑死我了,还想让辉爷钻他的胯,现在傻逼了吧!”

    “马毕是个什么玩意儿,也就能在咱们班上耍横,出了校门他就是一坨屎。”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马毕要惨了,张辉那么好惹吗?呵呵!那次在学校,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当着校长的面,张辉都敢揍他,更别说现在。”

    “说的没错,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张辉肯定不是池中物,就冲他那份魄力,我们学校有几个人比的上他。”

    “马毕那个没长眼的傻叉,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勇气,不知道辉爷多大能量?人家开个店,连咱们县县委副书记都来了,还有佘曼萱那样的大牌明星呢!”

    “切!你是昨天没到乡下去,昨天张辉家新房子进酒,你知道谁来了吗?封一寒,就是开国少将,咱们麟川的骄傲,连他都来了。”

    众人议论纷纷,一副跟张辉与有荣焉的做派,搞得自己跟张辉关系有多亲密一样。

    夏茧神色愕然,转过头看着少年棱角分明的轮廓,呆了。

    “辉爷。”

    这两个字到底有多霸气?

    仅仅两个字,陈曦就直接跪下了。

    “小群,他们怎么打你的,你打还来吧!”

    张辉说道:“他们打你一拳,你就打他十拳,你要是不好意思动手,我可以帮你。”

    “还,还是我来吧!”陈群人敦厚老实,心地善良,从来没跟人红过脸。

    他站在骆智跟前,还真下不了手。

    除非是别人打他,陈群被迫无奈之下,才会还手。你说骆智跪在地上,眼巴巴瞅着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陈群实在有点下不了手。

    看看人家这小眼神,多可怜呐!

    犹豫再三,陈曦扬起手,照着骆智的脸颊抽了下来。

    “啪!”

    动作很轻。

    张辉咂了咂嘴,明显不太满意。“小群,能不能别这么温柔?他又不是媛媛。”

    对付骆智和马毕这一类人,就得往死里揍,越是让着他,他越容易蹬鼻子上脸。

    张辉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他奉承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须得十倍奉还。

    陈群无奈,低头俯视着跪在他跟前的骆智,旋即,扬起手咬着牙,狠狠一巴掌抽了下来。

    “啪!”

    声音贼拉响亮。

    骆智疼的直呲牙,鼻血嚯的一下飚了出来,臃肿的大饼脸突兀乍现五道鲜明的手指印记。

    骆智眼泪哗的一下滚了出来,那模样,像极了受尽委屈的小媳妇。

    “对不住了。”话落,陈群一脚把骆智踹趴下,骑在他身上一顿拳打脚踢。

    没办法,张辉在一边看着呢!自己动手还好一些,能拿捏得住分寸,要是让张辉动手的话,骆智不定被打成什么样。

    骆智他们几个人有陈群教育,马毕这么狂,张辉当然要亲自好好教育他一番。

    “毕哥。”

    哎哟!

    这一声毕哥叫的,马毕心都颤了下。“辉,辉爷,您千万别这么叫。”

    马毕低眉弓腰,脸上挤出一副比哭还难堪的笑容。

    “咱们这账你打算怎么了啊?”

    马毕这种人,天生揍性,一天不揍他就蹬鼻子上脸。你要隔三差五的揍他一顿,可乖了。

    马毕咚的一下也跪在地上,哭丧着脸。“我,我也唱国歌?”

    “起,起来。”马毕刚张嘴,包厢门打开,又进来一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