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76章一支红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76章一支红酒

    十分钟后,张辉跟周彤彤进了包厢。

    “我次奥!你特么居然还有胆过来。”张辉刚跨进包厢,杨大为就按捺不住了,一个箭步冲上来,顺手拎了一瓶00年的罗曼尼康帝红酒,一瓶也就九万八,跳起脚照着张辉脑瓜子砸了下来。

    这要是给张辉开瓢的节奏。

    “杨大为你疯了。”周彤彤吓坏了,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张辉顿了顿,随手抓过杨大为手里的红酒,顺势一脚踹杨大为小腹。

    四十二码的大脚板,一脚把杨大为送回沙发。

    “兄弟,谢谢啊!”张辉扬了扬手中红酒,脸上笑容弥漫。

    “太热情了!整的我都挺不好意思。”

    张辉摇了摇头,旁若无人般进了包厢,一屁股坐在吴梦薇旁边。完事儿瞅着手里的罗曼尼康帝,疑惑不解。“这是红酒吗?”

    说实话,张辉还从来没喝过红酒,在村里红白喜事的时候,倒是经常喝啤酒白酒。

    “呵呵!乡巴佬。”

    吴梦薇脸上写满鄙夷,起身挪了个位置,跟张辉这样的人坐在一块,会让她觉的很不自在,跌份儿。“00年的罗曼尼康帝,没听说过吧土包子,九万八一支。像你这样的农村人,连自来水都喝不起,还想喝红酒,切。”

    话说的好听,纵是陈曦也不见得喝过几回,主要今天是周彤彤的生日,想整的浪漫些,花了不少钱。

    一般陈曦的日常开销,一个月也就十万八万的,毕竟他只是人家的儿子,又不是他爹陈华顺。

    “九万八?”

    “可以啊!谢谢哈!整的这么热情,哥们儿笑纳了。”红酒名字太长,太拗口,张辉没记住,就记住了个价格,九万八。居然人家这么热情送到他手里,要不尝两口是吧!也太不礼貌了。

    张辉找了个开啤酒瓶的开瓶器,捣鼓半天也没能打开瓶盖,闹了个大笑话,实在是没喝过红酒,怎么开瓶盖都不知道。“这玩意儿怎么弄的这么紧?”

    “噗!”

    吴梦薇不禁莞尔,脸上的轻视更浓。

    连开瓶盖怎么开都不知道,还学人家喝红酒。

    杨大为滚到沙发上后,又抄起个烟灰缸,准备照着张辉丢过去的,这会儿看着他出洋相,倒也不着急。

    陈曦盯着张辉的眼神充斥着戏谑,放佛张辉是一个跳梁小丑在卖弄,表演。

    还以为周彤彤找了个什么样的男人,居然敢跟他陈曦抢女人,没曾想,居然是个山炮。

    就张辉这傻了吧唧的样子,根本没资格做他陈曦的对手。

    本来陈曦挺恼火,看到张辉后,他这怒火渐渐的平息不少。“彤彤,这就是你的男朋友?就算你接受我,也没必要这样糟践自己吧!”

    看张辉这着装打扮,刚从工地下来的吧!

    周彤彤就算眼光再差,也不可能找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不是一个圈子的人,怎么可能认识。

    陈曦也不生气了,倒觉得这画面颇具喜感。“彤彤,你花多少钱雇的?让他走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就算故意气自己,起码找个像样点的吧!

    找的这是个什么玩意儿,连红酒瓶盖怎么开都不知道,出门是忘带脑子吗?

    周彤彤捂着额头,没脸见人了。

    正想着要不要帮张辉解除这尴尬的局面,张辉也是急眼了,捣拭半天弄不开,干脆两指一并,反手如刀般削了过去。

    “叮!”

    一声脆响。

    整个红酒瓶连着木塞子一块被削飞了出去,平口整齐的不像话,就好像用机器切割的一样,一点玻璃屑都没有。

    “呀!”

    周彤彤掩着小嘴惊呼。

    那可是罗曼尼康帝,酒瓶子厚重坚固,用锤子砸都得使点力。张辉两根手指就把酒瓶子削没了,况且那缺口还如此的平整,除非用机器切割,否则绝对做不到这般。

    锤子纵然能够敲碎酒瓶,但缺口肯定是碎的稀巴烂,玻璃渣一地,还容易掉酒里边。

    吴梦薇他们也傻眼了,眼珠子掉了一地。

    “他是怎么做到的?”

    陈曦震惊过后,眼中尽是不屑。

    开个红酒瓶又怎样?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像张辉这样社会最底层的渣渣,陈曦一句话,分分钟叫他做不了人。

    陈曦不是武者,不知道平整的缺口意味着什么。

    若是封一寒老爷子在这儿的话,定会大跌眼镜。

    “真不知道那些设计红酒的人怎么想的,非得弄的这么严实,还不让人喝了是吧!”

    张辉自顾的给自己拿了个被子,然后斟上一杯,小饮了一口。完事儿摇了摇头,一脸嫌弃。“这什么玩意儿,还没三毛钱的汽水好喝,居然卖九万八,word天!偏偏还有你们这帮蠢货真舍得花冤枉钱。”

    张辉说的可是大实话,现在汽水涨价了,三毛钱一瓶,味道还没以前一毛钱一瓶的汽水赞。

    实在想不明白,这样的一瓶酒,味道也不咋地,怎么能卖出九万八的天价。

    但是不管怎么说,居然买都买了,咱不能浪费了,浪费东西是很可耻的。

    张辉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骂着陈曦他们脑残,一边大口大口把红酒往嘴里灌。

    那肆无忌惮的姿态,实在让人恼火。

    喝着小酒的时候,张辉终于抬眼打量着陈曦,表情淡然。“你就是那个谁,那个卖锅碗瓢盆的儿子?”

    大世界电器超市连锁店,张辉也去过,不就是卖锅碗瓢盆的嘛!

    张辉漫不经心说道:“听说你老缠着我女朋友是吧?咱能不能要点脸?人家不喜欢你,你一天舔着脸跟着屁股后面有意思?”

    “什么?”

    东襄县首富陈华顺,在张辉嘴里居然成了个卖锅碗瓢盆的。

    太特么气人了。

    陈曦强按捺住心头怒火,深怕自己忍不住,回头当着周彤彤的面,把张辉弄死了,以后再想勾搭周彤彤可没那么容易了。上次的事件,到现在,周彤彤还耿耿于怀呢!

    “乡下人,你能不能滚出去?我没邀请你吧?”陈曦肝都在发颤,且不管张辉说的那些话有多气人,像罗曼尼康帝这样的酒水,他兜里的钱也就够买这一瓶,本想着一会儿跟周彤彤分享的,喝喝交杯酒的。

    尼玛!

    他还没动呢!那一瓶红酒大半落入张辉肚子了。

    陈曦心疼的要死,要不是当着周彤彤的面,想着保持点绅士风度的话,早弄死张辉了。

    “老大,跟他废什么话,弄死他得了。”杨大为站起身,手里抓着烟灰缸,怒气冲冲,就等陈曦一句话。

    屋子里还有其他几个年轻人,手里都抓着家伙,颇有一番鬣狗群的架势,一个个呲牙咧嘴,放佛下一秒钟就会扑向张辉,掏肛。

    张辉太狂了,周彤彤担心事态会发展到超出她的掌控,陈曦虽然还保持着淡定,可是他眼中浮现的杀机,深深的让周彤彤担忧。当时陈曦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那个学习委员,第二天,那个成绩斐然的学习委员就变成脑瘫了。

    想到这,周彤彤顺着陈曦的话,借机拉着张辉胳膊说道:“居然这里不欢迎我们,那我们还是走吧!”

    “彤彤,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陈曦摆出一副很受伤的姿态,眼巴巴瞅着周彤彤央求道:“你不要这样子好不好?我精心策划了好几天,你连蛋糕都不吃就要走了吗?”

    陈曦虽是央求周彤彤,可是他话语中的威胁十分明显。

    倘若周彤彤现在不甩他脸,跟他撕破脸皮的话,那么陈曦也不再有顾忌了。

    陈曦不会拿周彤彤怎样,但是很抱歉,张辉死定了。

    周彤彤犹豫不决,事情到这个地步,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彤彤快急死了,担心张辉因为自己受到迫害,偏偏张辉浑然不觉,跟个大傻子似的,拽着周彤彤胳膊,把她拉回到沙发上,挨着他坐下。

    完了还嗔了周彤彤一眼,责怪道:“你这孩子,太不懂事了,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咱们姑且赏他个脸行不行?吃完蛋糕再走吧!”

    “一瓶酒都要九万八,不知道那个蛋糕得多少钱。”

    “噗!”

    陈曦差点没吐血。

    他堂堂东襄县首富的儿子,居然要一个乡巴佬赏脸?

    “很好!”

    既然这个傻了吧唧的乡巴佬不知死活,那就慢慢玩呗!

    陈曦狞笑着在周彤彤旁边坐下,他的眼神不再去关注张辉,在他心里,陈曦已经给张辉宣判了死刑。

    一个待死之人,没必要浪费时间在他身上。

    “太窝囊了。”

    居然被一个农村人骑到他们头上来。

    杨大为鼻孔在冒烟,手臂隐隐颤抖,几度想上前跟张辉玩命。

    陈曦冷眼呵道:“干嘛呢?不知道这是黄金条的地盘是吧!敢在这儿闹事,都不想活了?”

    听到黄金条这三个字,杨大为他们幡然醒悟,立马跟幼稚园小朋友一样,乖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