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38章屋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38章屋龙

    周坤把中年人拉到张辉跟前说道:“小辉,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可是咱东襄县首富张大海同志。”

    旁边的那娘们儿是张大海的媳妇,跟着的俩小屁孩是张大海的一双儿女。

    张大海是靠着卖火柴和果冻起家的,后来也做过一段时间房地产,周坤就是他带起来的,现在主营高速路开发建设,个人资产达到好几十个亿。

    “你好!我叫张大海,弓长张,咱俩是本家。”

    张大海大步上前,双手握着张辉的手,脸上堆满笑容,态度略显谦卑。

    张大海的媳妇站在旁边,也是笑容满面的冲着张辉示好,两手拎着一大堆的礼包,多半是高档营养品和酒水香烟一类。两只手都拎不过来,车后备箱堆的满满的全是高档货,陈群跟东哥搬了好一会儿才搬空。

    搁桌子上,堆的跟一座小山包似的。

    初次见面,张大海十分客气,完全不像是村民所想象中的土豪一样。在他们的印象中,街上那些土豪哪一个不是大金链子小金表一天三顿小烧烤。

    裤子永远没兜,走道手里必须握着一水果机。

    哪有像张大海这么礼貌的,不过,人家百多万的豪车在那摆着呢!你不相信都不行。

    “你好!我叫张辉,你跟坤哥一样叫我小辉就好。”张大海的名字倒是没白瞎,体型长得跟大海一样,广袤辽阔,无边无际,下巴上那两圈肉都抵得上半个游泳圈。

    张辉瞟了张大海一眼,随后便将目光定格在他身后的女孩儿身上。

    这女孩儿大概十三四岁,脸蛋随她母亲,锥子脸,巴掌大,像个小精灵一样,可爱轻灵。但是她的头发却是呈现出一种了无生气的枯黄色,好似一簇枯草一样,没有生机。

    小女孩儿是张大海的大女儿,叫张莹莹,她的眼睛特别大,感觉就跟动画片里面的人物一样,十分好看。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原本漂亮的眼睛,瞳仁发黄,就跟得了肝病的人一样,皮肤也一样,干燥,失去原有的光泽。

    引起张辉注意的,是张莹莹的脖子上竟是盘着一条细长的小蛇,三角头,吐着猩红的信子,一副攻击的姿态。注意到张辉盯着它看后,那条小蛇竟是一溜烟钻进张莹莹领口去了,转眼便没了踪迹。

    张辉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眼神盯着张莹莹身子上下打量着,愣是没能找到那条小蛇的去处,似乎它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张莹莹靠近后,张辉明显察觉到周围的空气骤然降低不少,联想到刚刚所看到的画面,突然,张辉神色大骇,竟是不由自主的退开一步。

    “那不是一条蛇。”

    应该说,那不是一条真实存在的蛇。

    张辉懵了,脸色稍显得苍白,乃至于夏茧来了,他都没有注意到。

    张大海注意到张辉的异样,心头涌起无穷尽的希望,既欣喜若狂又担心不已。

    周坤狂喜。“兄弟,看出什么来了吗?”

    “先进屋再说吧!”张辉脸色有些凝重。

    金篆玉函记载的玄学方术玄妙深奥,光怪陆离,很多东西张辉是不太相信的,然而现在,那条小蛇的出现彻底颠覆张辉的认知。或许,并不是那些方术太过离奇,而是自己还没接触到那个层面。

    张辉一行人进了屋,留下外面一帮村民陷入无比的震撼当中,久久没有言语。

    县委书记,东襄县首富……这样的大人物,竟是亲自到张家山找张辉,而且还带了那么多礼物。

    “不得了,有田家的孩子要飞黄腾达了。”

    “啧啧啧!活了大半辈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官呢!别说,周书记真是个好官啊!一点架子都没有,平易近人,很亲和。咱们东襄县能发展的这么快,周书记功不可没。”

    “看那车子,真霸气,跟头野兽一样。听说要一百四五十万呐!你们说他找张辉该不是来谈生意的吧?Word天!东襄县首富竟然亲自跑到乡下来找张辉合作。”

    ……

    进了屋,不等落座,周坤便迫不及待问道:“兄弟,我这侄女的病,能治不?”

    严格的说,张大海算是周坤的贵人,要没有张大海,就算有周安支持,周坤也没可能顺风顺水的爬到今天这个高度。

    因此,当张辉起死回生把周安从死门关拽回来的时候,周安就想到了张大海。

    为了给女儿治病,张大海最近一直在国外求医,国内但凡知名的医院,张大海已经走遍了,国外也去过不少医院。一边边的检查,一次次的失望,眼看着女儿一天天消瘦,张大海几乎已经绝望。

    接到周坤电话的时候,张大海一开始并没想回国,他花了好大功夫才预约到一个国际顶尖的名医。虽然明知道希望渺茫,但张大海绝不会放弃他的女儿。

    即便周坤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说服他,张大海也没有动摇。

    他女儿的这个怪病,连世界上最顶尖的医生都束手无策,周坤找的乡下的赤脚医生有用?

    张大海知道周坤是出于好心,心里面觉得周坤可能是遇到骗子了。

    直到周坤把十味强身散寄给了张大海,在服用十味强身散后,张大海顿时万分震惊,没有片刻的犹豫,甚至于连内裤都忘了穿了,直接打电话安排专机,带着全家老少第一时间回到国内。

    “这不是病,是……”

    接下来的话,连张辉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那是一条蛇灵。

    金篆玉函中有过记载,所以张辉可以断定,缠着张莹莹的并非是什么怪病,而是一条蛇灵。

    “不是病?那,那是什么?”

    “嗯?”

    张辉沉吟片刻,却不知该怎么开口,就算说了,张大海也未必会信。

    想了想,张辉抬眼盯着张莹莹询问道:“她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是去年的十月份。”张大辉记得特别清楚。

    事情得从四年前说起,四年前张大海在沿海地区投资了一个楼盘,算是一线海景房吧!楼盘建成以后,张大海给自己留了一栋别墅,作为度假用。

    去年十月,国庆节,闲来无事,张大海令领着一家人住进那栋别墅度假。

    别墅里边有室内游泳池,健身房,台球室等娱乐项目。上午他们就在别墅休息,下午在海里游泳,在沙滩上吃烧烤,晒太阳,享受轻柔的海风和日光浴,晚上搞家庭小party,享受惬意的人生。

    而就在第二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张莹莹突然拿着一把扫帚冲了出来,神色慌张,把家里的器具全部砸的稀巴烂。

    当张大海抢下他手里的扫帚后,张莹莹立马蜷缩在桌子底下的角落里,身子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嘴里不断的呢喃着,说有蛇。

    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张莹莹的皮肤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她惊恐的眼神,放佛真的看到有蛇朝着她爬行过来。

    之后张莹莹就一直这样,白天还好,安安静静的也不说话,到了晚上就开始闹腾。

    一年多的时间,自打张莹莹患上这种怪病以后,他们全家人都没再睡过一个好觉。

    “等下!”

    不等张大海把话说完,张辉询问道:“在那栋别墅里边,你们有没有打死过一条蛇?”

    张大海神色大骇。“你,你怎么知道?”

    这是张大海第二次听人提起那条蛇。

    去年国庆,张大海带着一家人刚住进别墅,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就看到餐厅的桌子上盼着一条蛇,把他们一家人吓的够呛。可能是因为很久没住人,所以家里才有蛇闯进来的吧!

    张大海随后打电话找来社区保安,让人把那条蛇给打死了丢进垃圾桶。

    正是因为打死那条蛇后,张莹莹才变得古怪,张大海自然将张莹莹的情况跟那条蛇联系一块。

    而且现在的这个社会,越是有钱的人越迷信,比如说美利坚,比如说沿海地区,越发达的地区越有信仰。

    事情发生以后,张大海通过自己的关系网,找了一个港台大师帮张莹莹看了下。那个大师说的话,跟张辉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蛇已经打死了,大师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是让张大海回去烧一炷香,放个鞭炮。

    听到这,张辉完全可以断定张莹莹是被蛇灵缠身了。

    民间有一种说法,说是每个人的家里都有一条蛇,也叫屋龙。屋龙一般在房屋底下,通常是无毒的,很少能看见。而一旦屋龙出现,也就意味着家运衰退,如果屋龙离开的话,意味着房子有倒塌的危险。

    张大海居然把屋龙给打死了……

    张辉陷入沉默,气氛一度变得压抑。

    张大海嘴唇噏动着,几度想说话,却又有所顾忌,许是怕惹张辉不高兴,或者说担心张辉也没有好的办法,那张大海真的要绝望了。

    最后还是周安忍不住问了一句。“莹莹的状况是因为那条蛇?”

    简直匪夷所思。

    如果说是被蛇咬了,出现不好的状况还能理解,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