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秋后算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眼见穆铮赖着不走,青晏的脑袋就开始大了,心说这人脸也忒大!前一秒还在怪罪自己,下一秒就想睡了自己?只是什么见鬼的操作!

    其实青晏想错了,这还真是常规操作来着。燕王爷自觉错怪了人,那为表歉意和恩宠,自然要留下来过夜了,历代皇帝对付后宫的不二法宝就是赏赐加临幸。穆铮作为皇家子嗣,从小耳濡目染,自然驾轻就熟,姜氏和温氏也颇吃这一套,如今便照搬照抄到越青晏身上,还自我感觉挺良好的,哪里猜得到越青晏心里正在疯狂吐槽他。其实也不怪青晏不熟悉这套路,前世穆铮就没怎么给过她好脸。都是她上杆子讨好穆铮,哪里轮得到穆铮对她表达歉意,阴差阳错间,燕王爷在青晏心里又多了个脸大的标签。她这边烦得不行,正在脑海里盘算再找什么借口撵人,结果,却是钰儿大发神威,挡在她面前。冷鼻子冷眼睛的轰人:"王爷请回吧!"

    穆铮皱了皱眉,他还没发话,旁边小安子察言观色忙过来拉扯丫鬟:"哎呦,钰儿姑娘。你搁着捣什么乱……"一边低声劝道:"你糊涂啦,王爷要宠幸王妃,这多好的事啊,怎么还往外推呢!"

    哪知丫鬟一点也不领情,挣开小安子,板着脸道:"我家小姐今天心情不好,侍不了寝,请王爷回去吧!"青晏都震惊了,这还是那个有机会要上,没机会也要创造机会上,总是不遗余力撮合自己和穆铮的钰儿么?这是怎么了,突然转性了?而另一边,男人黑着脸,喝道:"滚开,这没你说话的份!"

    "奴婢偏要说!"钰儿倔强的瞪着眼:"您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男人额上登时爆出青筋,周身戾气弥漫,青晏看见了连忙把丫鬟护着怀里,生怕穆铮暴怒之下撕了丫鬟,心里更加诧异,怎么这丫头搞得跟穆铮好大仇怨一般?而钰儿明明吓得身上发抖。却还是坚持直视穆铮,毫不退缩。

    丫鬟眼里的悲愤和失望,与之前她在家法凳上哭着为越青晏辩解时,一般无二,仿佛在控诉他……如此不信任自己的妻子,错怪她,误会她,怀疑她。却连道歉都做不到,就妄图息事宁人轻轻揭过,算什么男人!那眼神太直率,让燕王爷一瞬间竟有些心虚,随即又觉得恼怒尴尬,只得冷哼一声摔袖走了。

    那背影却更像是落荒而逃。青晏对丫鬟的神勇大加赞叹,而丫鬟却憋着嘴,眼泪打转:"奴婢就是看不得小姐委屈!王爷怎么能这样!"

    把青晏搞得莫名其妙,穆铮哪样了?她并不知道丫鬟是介意穆铮对她的怀疑,总之经此一役,燕王爷在丫鬟心中的好感度,骤降到冰点,导致好长一段时间,丫鬟都看他不顺眼,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每每把燕王爷气得暴跳如雷。让小安子感慨有其主必有其仆,当然这都是后话。

    穆铮一走,姜氏自然也准备开溜,结果还没到门口。就让青晏给摁住了。

    "姜侍妾且留步,咱们还有几句话没说完呢。"青晏一手看似随意的搭在姜氏肩膀上,把姜氏吓得一个哆嗦,她知道自己得罪了越青晏。如今还有什么话好说,肯定是秋后算账啊,连忙张口向穆铮呼救:"王爷……"

    岂知穆铮心里正窝着火呢,若非姜氏他怎会如此失态,竟然被区区一个奴才质问,以至于落荒而逃!简直丢脸到家了!于是对姜氏的呼救理都不理,一干仆从早被她的狂言得罪透了,没一个站在她这边,就连徐姑姑也没有要给她说话的意思。

    姜氏见状顿时就慌了,而身后的青晏已磨刀霍霍,轻飘飘道:"我家丫鬟,承蒙你照顾了呢……"她说着。手上运了内力,直捏得姜氏痛呼出声,脚下一软就跪倒在地,口中连忙哀哀求饶:"嫔妾知错了,求王妃宽恕!"

    "宽恕?"青晏宛然一笑:"好啊,本王妃毕竟也不是那么凶恶的人。"

    姜氏刚要松口气,就听青晏曼声道:"你用哪只手打了我家钰儿,我只要把那只手卸下来,就宽恕你了。"姜氏登时就瞪大了眼睛,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青晏已经不客气的动了手:"是左手么?"她说着,抓着姜氏肩膀的手顺势滑落到手腕处,一扭一折,姜氏顿时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

    这嗓子把已经走远的穆铮也吓了一跳,连忙喝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小安子快步跑回去。片刻又慌慌张张的跑回来,脸色有点发白:"回、回王爷……王妃把姜侍妾的手腕给掰折了……"

    穆铮顿时愣住,他料到越青晏会找姜氏撒气,却没想到是这么狠厉的手段,下意识便往回走,两步之后又停了下来,脸色阴晴不定,少顷吩咐阿翁:"你现在去把姜氏接出来。送回逸云阁禁足,传医正给她治伤。"

    管家得令,又小心问道:"那王妃那边?"虽说是姜氏自己作死,可青晏这下手也确实很了些。姜氏再怎么说也是穆铮第一个女人,有教导人事的那份殊荣在,又陪他这么多年,地位不比寻常妾室,纵然责罚,论理也不应用私刑。

    穆铮咬了咬牙:"越青晏……"他一时竟拿这女人没办法,禁足也禁不她,罚抄书就没见她写过一笔,至于冷落她根本就是正中下怀,这难道就是无欲则刚么?!

    男人恨得咬牙:"把她这个月的例银扣了,命令厨房三餐只供菘菜白粥,让她清清火!"最后。也只能在吃穿用度上克扣人家了……

    于是阿翁返回冷院把姜氏带走,青晏给丫鬟出了气也没有再为难的意思,痛快放人。张老大半夜的被叫起来给姜氏治手,心里只奇怪最近王府是怎么了。排着队手上受伤?之后看了得知,姜氏并非骨折,只是脱臼而已,接上之后养个三五天也就好了,青晏下手还是有分寸的,她只是想给姜氏一个教训,又不是真的想废了她,毕竟她也不是凶恶的人嘛!只不过姜氏又经历了一遍接腕的剧疼之后,算是彻底昏死过去了。而冷院里,钰儿听了青晏化解危机的始末,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原来,发现冷院局势不妙后,青晏灵机一动,火速赶往酒窖,拿了酒水出来连喝带倒制造饮酒假象,之后,她发觉自己的衣服因探索废庙而脏污,怕被看出破绽,便脱了脏衣服藏起来,又一时找不到替换,便只能去主寝把故意扔在那边没带过去的大婚霞帔穿来救急,却没想到竟对穆铮起了意外的效果。

    这一夜有惊无险,只是有一个人,青晏却忍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