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290章 你有风度这高贵的品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好了,我身体真的好了,放下,我可以自己走。”

    卢颀爽从医院休养回到家,整整一个多学月,席睿滕能不让她走,全都是用抱着。

    郭雨笑话道,说她是软体动物。席睿滕宠女人不仅仅是上天了,已经冲出宇宙了。

    “没事,我不累。”

    席睿滕一笑,将人放在沙发上,陪她坐着,将手边的杂志和水果主动自觉的递了过去。

    卢颀爽无奈笑笑,摇摇头,一转头到席翊昕嘟着嘴大眼盯着他们。

    “悦悦,怎么了。”卢颀爽问。

    “妈妈,爸爸都只抱你,都不抱我。”席翊昕委屈的说,将手上的娃娃丢到一边。

    席睿滕眉毛一挑,无言笑了,向着席翊昕手一勾,席翊昕屁颠屁颠的走过去了。

    “爸爸,你不爱我了。”s11();

    席睿滕将席翊昕抱在自己的膝盖上,将闺女的头发理到耳后,笑着打趣道:“可是你有小希抱啊,爸爸可是吃小希的醋。”

    “妈妈,爸爸欺负我。”

    席翊昕说不过席睿滕,转头便向卢颀爽告状撒娇。

    “妈妈也吃醋,我每次问某人在哪,某人都说,我和小希在一起,不回来了。”

    卢颀爽将女儿的衣服理好,摸摸她的小脸。女儿越长大,既不像她,也不像席睿滕,听席盛说,长得很像席睿滕的母亲。小女孩挺标致的,粉嫩嫩的脸蛋,大眼水汪汪的,嘴巴有特别的甜,特别讨人喜欢。

    席翊昕满脸通红,娇羞的低头,小手在身前互相扯着,这个小动作像极了她。

    卢颀爽温柔笑笑,说:“悦悦,今天天气不错,要不爸爸妈妈陪你打球,听郭雨阿姨说你现在打球很棒。”

    席翊昕连忙笑的合不拢嘴,连忙从席睿滕的身上爬下,一边跑着上楼,一边说:“等我换衣服哦,爱你们。”

    席睿滕和卢颀爽相视一笑,这女儿性格变化真是一眨眼的功夫。

    很席睿滕。

    等到了球场,卢颀爽就坐在一边着父女两个打球。

    席睿滕也换了一身白色的运动衫,带着一个鸭舌帽,英俊帅气,在他的脸上找不到丝毫岁月留下的痕迹。

    几年前,他们也曾打过高尔夫球,就那么的那时她什么都不懂,想起第一次他教她。那一脸的傲娇样现在回想,历历在目。

    卢颀爽着两个人的热身运动,笑的很开心。刚才,墨墨也想过来,可偏偏傲娇男以太小不准出来,让孩子在家里拿着一个球接受熏陶。

    “妈咪,我绝杀爸爸。”

    “加油,打败爸爸哦。”

    席翊昕穿着一身的粉红色的连衣裙,细长的腿完全是遗传席睿滕的,身材比例极好,个子在同龄人中都高出一大截。

    闺女信誓旦旦的,拿着大大的球赛,有模有样的运球发球,特别霸气的理了理自己的帽子,像席睿滕竖起来小拇指。

    卢颀爽无奈一笑,宠闺女无度的席睿滕才不在意,让着闺女,一点也不在意。

    接过边上佣人手中的水,靠着喝着水,靠着两个人胡闹。

    席翊昕席睿滕一连输了几个球,心里憋屈死了,明明就是让着她的。

    “爸爸,你要是在再不好好打球,我就生气了。”

    小姑娘插着腰,嘟着小嘴,满脸警示的着席睿滕。

    席睿滕举着球拍,笑着说:“好,等会悦悦可不要哭。”

    卢颀爽一听这话,心里暗笑。还哭

    呢,等会别打起来。席睿滕的运动细胞那可是杠杠的,真当真,那闺女可分分钟都要跳脚的。

    席睿滕果真听了席翊昕的话,一个一个球接的格外的认真,打的席翊昕不断的捡球。

    来了10多个回合,小姑娘不干了。

    “妈妈,爸爸欺负我。你……”

    卢颀爽一到女儿噔噔的跑过来,一脸的挫败,接过女儿手中的球拍。

    “悦悦,你先在这休息一会,妈妈帮你报仇,好不好?”

    席翊昕一听,连忙转怒为笑。

    “妈咪,加油哦。”

    席睿滕到卢颀爽走过来,还担心着她的身子,卢颀爽猜中他的心思,抢先说:“我刚问过医生,ok的。我怕我在不动,整个人都快成木乃伊了。”

    席睿滕挑眉,接过一边的球,“席太太,我会让着你的。”

    卢颀爽不服输的性子一来,不服气。原来跟文森特在家里打球,都是她赢,刚才席睿滕打球的套路她的个大概,她有把握。s11();

    “妈妈,快灭爸爸的威风,他太嚣张了。”

    席翊昕在一边也不大下去了,这爸爸实在太不会谦让了。

    “爸爸你太没有风度了。”

    席睿滕一连的傲娇,潇洒的将一个球打了出去。

    “爸爸什么时候没有风度了。”

    “睿滕,你有风度这高贵的品质?”卢颀爽忍不住吐槽,同样帅气的将球打了过去。

    席睿滕嘴角一扬,信心满满。

    风度,他不稀罕。

    “席太太,好好打球,别等会输球哭了,老公可安慰不来。”

    席睿滕轻松的将球打入卢颀爽的另一边,卢颀爽果断的扑了个空。

    卢颀爽,“……”

    说你没风度,还真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她这老公,真心幼稚的不要不要的。

    不过,她有实力,不怕。

    “睿滕,那可说不准的。”

    新一轮的打球开始,卢颀爽没有之前的慢节奏,专跟着席睿滕打球的套路,反其道而行之,不过10个来回,席睿滕输了一球。

    “妈咪好棒,好棒。”

    席睿滕转身拿球的时候,嘴角一抹得意的笑容。

    欲让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嘚瑟的小东西,让她在嘚瑟一会儿。还敢学着他的套路,他也会。

    席睿滕接下来又连续让了几个球,没有露出一点的破绽。卢颀爽果断越打越有兴趣,信心满满,一边的席翊昕的热血沸腾。

    “爸爸,你好逊哦……”

    “是吗?”

    席睿滕邪意一笑,连忙将球挥出去,打着球让卢颀爽满场跑。

    不过一个球,卢颀爽累的气喘吁吁。

    拄着球拍大口大口额喘气,没风度的男人,受刺激了。

    不甘示弱,接着不服输的打球,可偏偏体力跟不上,一连输了几个球,卢颀爽累的走不动,下场了休息。

    一边拿着毛巾擦脸,一边当作不见席睿滕自豪骄傲的脸。

    哼!

    都不知道在女儿面前给她留点面子,她的体力跟不上,等她身体好了,她一定狠狠的打回去。

    不打败席睿滕,她就不是卢颀爽!

    “爸爸,以后你教我打球好不好

    ,你厉害。爹地都不是我的对手。”

    卢颀爽一席翊昕那兴奋的样子,一笑,给女儿脸上擦擦汗。

    那是文森特让的,那个爹地,宠女儿恨不得把整个世界都送给她。比席睿滕还要宠。

    “是嘛,悦悦这么厉害。果然是我的女儿,就是棒。”

    席睿滕将席翊昕聽身子抱在膝盖上,接过一边的水喂席翊昕。

    卢颀爽脑筋一转,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睿滕,我都没听过你唱歌,要不你唱首歌让我们气氛活跃点?”

    在席睿滕身边从来没有听过他唱过,好像席睿滕逼着她唱过,唱了一首王菲的歌,还被说她唱的难听。

    席睿滕冷脸转过,傲娇的说了句,“不唱。”

    卢颀爽连忙凑过身子,用自己的肩膀撞一幢他,继续央求撒娇道:“睿滕,唱一首嘛。”

    “唱的难听,不唱。”s11();

    卢颀爽眼睛一努,朝着席翊昕使眼色。

    女儿出马,一个顶俩。

    席翊昕着席睿滕面无表情,一骨碌喝完水,皱着:“爸爸,爹地就会给我唱歌,也给妈妈唱过。爹地给我唱圣诞歌,给妈妈唱as聽s聽yo聽love聽me,爹地唱的可好听了,妈咪都哭了。”

    卢颀爽嘴角一抹笑,那首歌听着,可是脑海里都是席睿滕和她曾经的时光。

    可是停在某人的耳里,便是另一番的味道。

    席睿滕一听,双手一紧。

    纳尼!

    文森特还敢把妹,幸好他的小东西意志坚定。一大把年纪还这么会玩,就知道勾引小姑娘。

    怪不得单身大半辈子,就不知道克制自己。

    “爸爸,你抱的我太紧了,我疼。”席翊昕伸手去扒开席睿滕个大手,扣得她都喘不过起来。

    “悦悦,爸爸给你唱歌。嗯,我们唱歌。”

    卢颀爽一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着席睿滕,认真的准备听着他的唱歌。毕竟第一次,很宝贵。

    “我爱你,透过生活进入生命,爱你,不是说说而已,我爱你,每个明天都会更感人,我的第一夫人,再也不要飘在人海里,一个人流离,再也不要怕恶梦来袭,一个人惊醒,清干净旧伤心,美满将要造访并定居,我爱你,透过生活进入生命,爱你,不是说说而已……我的第一夫人。”

    低沉缓缓的声音,带着独特的磁性嗓音,带着席睿滕独有的感情,一首简单的歌,卢颀爽听着鼻子酸酸的。

    原来他唱的不赖,还那么的害羞。

    他的第一夫人,是她,这辈子只是她。

    席睿滕唱完,席翊昕出奇的安静,没有叽叽喳喳,躺在席睿滕的怀里,着远处的城堡。

    席睿滕转过头,不真切卢颀爽眼里的意思,沉醉里面。

    卢颀爽拉回神思,到席睿滕的炽热的目光,莞尔一笑,打趣道:“睿滕,唱的不错。”

    “我要奖励。”

    卢颀爽一席睿滕那一脸打算的样子,也懒得纠结,倒是想他有什么心思。

    点头,允诺。

    “你说,我无条件答应,只要我做得到。”

    席睿滕抱着席翊昕站起身,深吸一口气,着远方,略微严肃说道:“好。等时间一到,我自然会要求,席太太,你可不能反悔。悦悦可是见证人。”

    “好,要是我不答应,我就是小狗。”

    “那我就放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