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285章 公布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绑架的事情告一段落,卢颀爽住三天的医院,出院回家接着休息。卢颀爽天真的以为,自己呆了个一天,就可以正常生活,偏偏有个担心的要死的男人,硬是让她多多观察,每天早中晚三次的探视,大晚上陪她在医院过夜。

    “睿滕,你就带着我走,我坐在你的办公室里,好不好?”

    卢颀爽一大早趴在席睿滕的胸口撒娇,一手在他的下巴处有一下没一下的抹着。

    席睿滕闭着眼,就是硬着心肠不搭理卢颀爽。

    不屈服,就是不屈服!

    “睿滕,睁开眼睛,你都不喜欢你的糟糠之妻了?我心寒了,我去老爷子那了……”

    席睿滕听着卢颀爽越发不着调的话,没法子,睁开眼睛,将人的手握在手心,刮了刮卢颀爽的鼻子。

    “小东西,我觉得你的身子还不够好,在家多陪陪墨墨,等过了这个月,老公再带你去,好不好?”

    席睿滕一手在卢颀爽光滑的背脊上摩擦,眼睛闭着继续休息。

    卢颀爽的耐心都被耗尽了,一个早上,这个男人就是不肯松一口。s11();

    “席睿滕,你说话啊,不说话,我就走了。”

    卢颀爽脸上的不高兴,席睿滕当作没见的样子,心生一计。

    “小东西,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证明你身子好了,如果你经受住考验,我就让你跟着我去,如果……”

    “我一定经受的住考验,没有如果,放马过来!”

    卢颀爽一听有回旋的余地,脸上的笑容立马绽放,也没有来的及思考席睿滕的话里话。

    席睿滕挑眉点点头,一个翻身将卢颀爽锁在身下,脸凑近卢颀爽的脸蛋,轻咬了一口卢颀爽的下巴。

    “老婆,那考验开始了,你要是不配合的话……”

    “席睿滕!”

    卢颀爽总算知道席睿滕的意思,原来是在各个考验。

    “哎,老婆,是你自己答应的,要言而有信,乖……”

    卢颀爽后悔的一塌糊涂,磨蹭着,又在家呆了一个上午。

    抱着席墨忛,卢颀爽逗着儿子笑的都累了。

    “墨墨啊,你快快长大啊,这样就可以帮妈妈欺负你家爹地了……”

    卢颀爽着席墨忛,一天一个样,脸越发的像席睿滕。就连席盛也说,简直跟席睿滕小时候的一样,也是个爱笑的主。

    “颀爽啊,席睿滕那小子,又欺负你了?”

    席盛听到卢颀爽的抱怨声,从后面走了过来。

    卢颀爽身子一惊,忙摇摇头,尴尬的说,“那个,伯父,没有,没有,我就是闲的快发霉了……”

    席盛笑笑,坐在沙发上,着席墨忛嘴角笑容合不拢,今天特别的高兴。

    “墨墨这几天到你在家,高兴的不得了。你啊,该停下来好好养养身子,我你最近又瘦了些。”

    卢颀爽点点头,着怀中的儿子,两手紧紧的抓着她的衣服,真对她爱惜的紧。

    她前些日子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医院,席睿滕也没有跟席盛说过,毕竟多一个人担心也无用。

    “多谢伯父挂念。我这个月就在家歇着,养身子,陪我们的墨墨,还有悦悦。”

    卢颀爽着四下,自己的那女儿,白天都在外面上幼稚园,到了晚上,才跟顾希雨

    依依不舍的分别回家。

    “妈妈,我要去见爸爸……”

    席墨忛拉着卢颀爽,身子往外面侧着。

    “墨墨乖,在家里玩,好不好,听话……”

    席盛一席墨忛的反常,过去,哪怕卢颀爽不在家,都不会说是去见席睿滕,这孩子脑子灵光着,打算着小心思。

    席墨忛说哭就哭的本事一发挥,身子立马哭了起来,整个小身子一颤一颤的,着卢颀爽和席盛心疼死了。

    卢颀爽抱着儿子,却止不住哭声,只能抱着儿子站起身到处溜达。

    “颀爽,你还是抱着墨墨去公司,孩子估计真的是想席睿滕了。”

    卢颀爽着一脸委屈的小脸,哭得身子都颤动,大眼水汪汪的着卢颀爽。

    “墨墨,你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啊……”

    卢颀爽无奈,抱着孩子,小心的开车前往公司,偷偷摸摸的到了68层,抱着笑嘻嘻的儿子进了办公室。s11();

    一打开门,就见席睿滕正低头文件。

    卢颀爽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小心的关上门,坐在沙发上,等待席睿滕最后几份文件的签署。

    “爸爸……”

    席墨忛果断将卢颀爽给卖了。

    卢颀爽着儿子一脸无辜的小脸,怎么从来没有如此想念席睿滕过。

    席睿滕一听声音,头一抬,就到母子两人站在门口。

    这是一起来让他服软?

    “老婆,你带着儿子是……”

    席睿滕签完最后几份文件,放下笔,走到卢颀爽的身边,接过卢颀爽手中的席墨忛。

    “墨墨要见你,在家里哭个不停,我就带人来了。”

    卢颀爽听着都觉得这话压根不可信,听着都像借口,再那自己的儿子,哪是要见席睿滕哭闹停的样子。

    卢颀爽一手扶着额头,无奈的走到一边的沙发上。

    席睿滕抱着怀中的笑呵呵的席墨忛,怎么个都觉得是卢颀爽自己要来的,早上软磨硬泡,硬是不让人出门,心里痒痒了。

    “席睿滕!你别用这种眼神我,我真的没有自作主张,不信你问墨墨。”

    席睿滕眉毛一挑,亲了一口席墨忛的额头,温柔的问道:“墨墨,你想爸爸了……”

    “想,想。爸爸,我爱你。”

    卢颀爽脑袋一热,这还是儿子第一次对席睿滕态度这么好。

    席睿滕坐在卢颀爽的身边,一脸的高兴,将孩子放在地上,让席墨忛自己走走。

    转过头,认真的对着卢颀爽说:“老婆,我没有怀疑你,真的。你我,好不好。”

    卢颀爽一手拍掉席睿滕的手,转头着另一侧。

    “老婆,不生气了,你你生气,皱纹都出来了,丑了就不好了。”

    卢颀爽一手碰上自己的眼睛,转头怒瞪。一手掐着席睿滕的脸。

    “丑了,是不是你就可以找个漂亮的?怎么着,你上哪家的姑娘,我帮你行不行?”

    卢颀爽笑的一脸的不正经,一手在卢颀爽的脸上折腾。

    席睿滕一口咬住卢颀爽的手指,抱着人,“坏东西,闹够没有?不过我还真是上一家的姑娘,那叫一个漂亮。”

    卢颀爽眼睛一瞟,

    到席睿滕的办公室门开了,在一巡视办公室,默默人呢。

    人立马变脸,紧张了起来。

    “睿滕,墨墨,快找墨墨!”

    席睿滕一卢颀爽紧张的样子,连忙起身,不再开玩笑。

    两个人在办公室角落找了个遍,只能出去找人,68层找了半天,也还没有人。

    卢颀爽急了,深怕孩子出现点什么危险。

    却听到楼下许多人笑声,卢颀爽和席睿滕连忙下楼。

    等到了楼下,到席墨忛站在众人的面前,咯咯的笑个不停,所有人在逗。

    “这小孩真漂亮,白白的……”

    “我怎么觉得这孩子有点像总裁……”

    “别乱说话,总裁都还没结婚呢……”s11();

    有人问席墨忛,爸爸妈妈是谁。

    席墨忛着一群的大人,笑呵呵的指着后面站着的席睿滕和卢颀爽,“他们,爸爸,妈妈……”

    席睿滕和卢颀爽互一眼,明白了。这儿子彻底把他们的潜伏计划给暴露了。

    席睿滕眉眼间还有些笑意,反正都是早晚的事,正好趁这个机会告诉众人他们的关系。

    卢颀爽脸刷的就是红了,席墨忛缓缓的走过来,拉着卢颀爽的手指,甜甜喊着:“妈妈,抱抱……”

    卢颀爽蹲下身子,将孩子抱在怀中,躲在席墨忛的身子后面。

    还说瞒着呢,瞒了这么久,还是被自己的宝贝给卖了。

    “墨墨,我终于知道,你是帮着你家爹地的。”

    卢颀爽笑笑,在席墨忛的小脸蛋上落下一个吻。

    在场所有的职员,似乎明白了,一副我懂得的样子,各回各位,视线却都在那三人的身上。

    席睿滕果断大方的搂着卢颀爽,抱过席墨忛,宣布道:“这是总裁夫人,这是我的宝贝墨墨,以后可别再说我是单身的了……”

    卢颀爽一脸害羞的躲在席墨忛的脸蛋后面,余光到席睿滕眼中的笑意,就知道这男人巴不得这么宣他们的关系。

    这下子,彻底藏不住了。

    席睿滕说完,带着卢颀爽离开到楼上去。

    “老婆,以后大家可都是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哦。”

    卢颀爽淡淡说了一声,将儿子递给席睿滕,“我手疼,你来抱。”

    席睿滕毫不犹豫抱过,一手给卢颀爽的手按摩。

    “老婆,去针灸一次?”

    “昨天刚针灸过,可是感觉手的力气就是使不上,以后怕是东西也拿不了了。”

    卢颀爽活动着自己的手腕,又是活动自己的脑袋。

    “墨墨,你以后不能让妈妈抱,妈妈手都疼了。”席睿滕对着趴在肩膀上的席墨忛说道,一手心疼的按摩着卢颀爽的手腕。

    席墨忛大眼都着卢颀爽,“妈妈,呼呼,不疼。”

    卢颀爽嘴角一抹笑意,勾勾席墨忛的手指。

    “我觉得我有必要去美国,我去文森特那修养,那里我认识一个不错的医生……”

    “不准去,多大点事,把人请过来不就好,是吧,墨墨,我们都不准妈妈乱飞,对不对。”

    “瞧你小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