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279章 吴坤和安娜的“密谋陷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卢颀爽一脸震惊,难以置信,惊讶的转头着吴坤,“为什么……我……”

    “颀爽,你我放下过往的一切,乖,放下。过去种种,聽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你你现在找到席睿滕,他会替我照顾你。如果他敢欺负你,我一定会出现,然后带你离开。颀爽,我倒是希望你把我忘了,忘了。好吗?”

    吴坤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怎么还说的出这一番的话,有些话还是拍戏的时候学会的,现在拿来用,在恰当不过。

    过去种种,聽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莫名的为卢颀爽心疼,忘记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

    卢颀爽久久没有回到,等到太阳落下地平线的那一刻,闭上眼睛,两行清泪滑落,流落至下巴,渐渐消失。

    “……好。”

    吴坤苦笑,做出这个决定,她一定是很难过的。可是没有办法,这个人已经没了,他不可能永远这么替代下去。

    “允诺,我从未怪过你。”卢颀爽伸手将吴坤抱在怀中,在他的耳边温柔的说道。

    吴坤一手抚摸着卢颀爽的背部,低头不席睿滕的眼睛。s11();

    “我知道。时间到了,我要走了,祝福我,好吗?”

    吴坤着天都黑了,站起身,准备往外走。

    卢颀爽拉住他的手,给了最后一个大大的拥抱,说道:“允诺,祝你幸福。”

    “会的。”

    吴坤笑笑,放开人往外走,等到消失在门处,卢颀爽闭上眼睛,一瞬间人便往地瘫倒。

    “小东西……”

    席睿滕连忙将人抱住,放回床上。一手紧握着卢颀爽的手,唤了医生。

    一番的检查后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地,并无大碍,只是累了。

    席睿滕躺在床上,和卢颀爽躺在一块,一手抱着她的腰,听着她稳定的呼吸。

    一个爱惨他的女人就在自己的怀里,这辈子他是多么的幸运才能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倾身在卢颀爽的身上小心的吻了吻,闻着她身上舒服的薄荷味,“小东西,你这么抢手,真怕管不住你……”

    “所以你要加倍对我好,不然我不高兴,我就跟人家跑了。”

    卢颀爽醒了过来,迷迷糊糊间听到哟个熟悉的声音在说话,自己的脸颊痒痒的。

    一睁开眼睛就是席睿滕的那张微微笑着的脸。

    双手触碰上席睿滕脸,凑近自己,来了一个大大的吻。

    不由的自己笑了出来,一手捏着席睿滕的鼻子,呵呵的笑个不停。

    “我怎么又在医院,我不是在谈事情,然后我就晕过去了,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面是允诺,他没有死,他说他去环游世界,说是你骗我的。”

    卢颀爽觉得自己的脑子飘忽忽的,似真似假,好像在一旁着另一个卢颀爽在扮演她说话,做事。

    一梦初醒,自己却又在熟悉的病房里面,这里都快成她专属的。

    “小东西,也许安允诺骗了我们所有人,他放下一切,离开,寻找属于他的幸福,我们祝福他,嗯?”

    “当然。”

    &nbs

    p;聽聽聽卢颀爽将头靠在席睿滕的怀中,紧紧的抱着他的腰。

    “睿滕,以后,我只剩你了,你不准抛下我……”呢喃不请的声音,话里却是格外的甜蜜和舒服,听着格外的温暖。

    席睿滕感受到怀中女人对他深深的依赖,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也许,那一年没有遇上他,现在这小东西或许是单身着。

    心里某块地方被一击,注入了新的热巧克力,然后包裹了整颗心。

    闷声笑了几声,摸摸卢颀爽的头,笑说:“傻瓜,我抛下你干嘛,我也只有你啊……傻东西,再躺一会,等会我们吃点东西,然后回家。”

    “嗯,回我们自己的家。”

    病房里面,白色的墙壁上开出五颜六色的鲜花,一片盎然生机,似乎传出阵阵的花香味。

    吴坤从病房里出来,一把撕了自己的面具,心中好像燃烧了火,无论怎么逼着自己冷静下来,都不能。心中的火焰只让他更加的烦躁。

    为什么偏偏是席睿滕!

    靠!

    活了20多年,终于遇见一个让他觉得不错心仪的女人,可偏偏不属于。今天下午的那一番的话,足够让他知难而退。一个死人都没能够拉回她的心,更何况他人。s11();

    他们之间的感情,根本容不下他人。

    车子飙到极速,最后稳稳的停在天上人间的前面。坐在车上,一下又一下有力的打击着。

    天上人间外面来来往往的男女路过,都别有深意的了他一眼。

    安允诺一把拍了方向盘,整理好衣服下车。

    一下车,就直奔楼上的包间,刚要走进一个包间,突然一双涂满红色指甲的纤细小手拉住他。

    “坤哥,一起?”

    吴坤也管的其他,有女人陪总比自己枯燥的喝酒来的好。

    一把搂过穿着一身黑色细纱裙的安娜,若隐若现的身子不住往他的的身上靠。

    一进包间,吴坤直接开了所有的烈酒,一杯一杯的灌下去,直到胃有微微的刺痛感的时候终于停下,仔细身边的女人。

    安娜早已经被这场景吓得不轻,这么猛地喝酒,除非是不想活了。

    目瞪口呆,手拿着酒杯,迟迟没有喝。

    “安娜?哈哈,你怕我下毒?”

    吴坤说完,只是不停的笑,没有多说其他什么话。

    安娜连忙反映过来,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眼睛往门外一瞄,信誓旦旦。

    嗬,今晚这男人又会成为她的梯子。

    吴坤又是一笑,眼中的嫌弃不言而喻。

    安娜大力的将自己的衬衫扣子一把扯开,露出白皙的肌肤。微微一笑,标准的笑容刺眼的让吴坤难以忽略。

    “坤哥,你的心情不大好?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跟安娜说,我可是知心姐姐。”

    安娜给吴坤倒满酒,送到吴坤的嘴中。提了提自己的裙子,已经到大腿根部,跨坐在吴坤的身上,将头发一甩,披散在身后,一手伸进吴坤的胸口。

    吴坤又是一冷哼,安娜的小把戏他怎么会不懂,可是今晚,随意,他就是想放纵。

    吴坤喝完杯中的酒,将酒杯剩下的些许的酒倒在安娜的胸口,液体随即往下

    流。

    安娜得意的眼神一略而过,吴坤没有察觉到。伸手将自己的衣服一点点的往下滑。

    他还就不信没有拿不下的男人。席睿滕,早晚有一天,她可以拿下。

    吴坤冷哼,将酒杯扔向远处,一手抬起安娜的下巴,让她的靠近自己的身子,在安娜的下巴处流连。

    “安娜,知道该怎么做?”

    安娜倾身,还想在吴坤的双唇上留下吻,吴坤又是一冷笑,躲开。

    “我的唇,是禁区,你,不准碰。”

    安娜挑眉,丝毫不在意,将手搭在吴坤的身上,笑的更加的妩媚,身子也止不住的扭动了起来。

    “坤哥还有洁癖?哈哈,安娜知道怎样才能让你更加的舒服。”

    吴坤嘴角最后的一丝笑容再也没有了,而是转脸变为冷狠,眼中带着愈演愈烈的恨意。

    夜晚渐晚,一片旖旎春色中,只有一小股的清流隐秘的在流动……s11();

    一番云雨之后,安娜衣衫不整的躺在吴坤的身边,旁边一圈一圈的烟雾缭绕着他们两个人的身体。

    吴坤一边喝酒一边抽烟,根本没有间歇,眼中的恨意,心中的烦闷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消失。

    可是酒喝多了,脑子变得不清醒,着房间内的灯,五颜六色,多重的幻影,还有这独具一格的朦胧美。

    “哈哈……哈哈哈,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他!”

    吴坤躺在沙发上,自言自语,眼睛中变得迷离无神,带着无奈。

    安娜将身子再一次的靠在吴坤的身上,听到吴坤的话,好似应该有什么秘密。半醒半醉之间的人,防线最是薄弱。

    “坤哥,怎么了,这么难过,有什么烦心事,跟安娜说说?”

    安娜将酒继续放在吴坤的手里,递到人的嘴中。

    “哼,呵呵,我恨一个人。我好恨他!可是我又恨不起来,席……”

    吴坤闭着眼睛,一边笑,又似哭。

    安娜挑眉,心中的好奇心更加的强烈,继续追问,“那么,坤哥讨厌谁呢,安娜可以给你报仇?”

    “卢悦,卢悦……”

    安娜听到这个名字是女人名,而且很熟悉。

    她的圈子,认识的都是明星,为什么会认识一个无名小卒,她一定在哪见到过人。

    安娜的眼珠子快速的转动,脑中一遍一遍的搜索,终于眼睛一亮。

    早上跟那秘吵架的时候,那女人的身上挂着的牌子可就是卢悦。

    呵呵,原来那女人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和她是一样的女人。

    安娜拿过吴坤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偏头着还在念叨着话的吴坤,“坤哥,那卢悦是不是远实国际总裁的秘卢悦?”

    “除了她还会有谁,一个女人,凭什么乱了我的心神!席睿滕!呵呵!”

    安娜心中百分之百的确定了,既然她所有的安排档期都因为一个卢悦毁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她所有的活动都取消了。

    那么她就送一份大礼给她。

    “坤哥,好了好了,没事的,安娜会帮你的,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