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189章 酒精中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卢颀爽结束完拍摄,早早的回家休息,将自己的面具卸下,好好的放松一回。

    等到晚上11点了,手机响了,卢颀爽迷迷糊糊的接起,是徐静的。

    大晚上,出什么事了?

    “喂……”卢颀爽无力轻声回应了一句。

    “小东西,小东西,你在哪,快回来……”

    卢颀爽一听是席睿滕的声音。

    他喝醉了。

    紧接着就是徐静的声音,“席少,你喝醉,让上官送你回去……”

    “我不回去,那里没有我的小东西,冷冰冰的,空荡荡,就是装不下我的小东西……她到底去哪了……”

    卢颀爽听着,心一抽,酸涩,仿佛被狠狠的扯了一下。s11();

    他这又是何必呢。

    “席少,颀爽不在了……”

    上官易晖劝着席睿滕起身。

    今天无缘无故把他们约出来,出来后话也没说什么,直接开喝。

    桌上一整排的酒瓶,三个小时候,全被他一人包了。

    “不在个屁!她在,我都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她在……夜天辰没那个胆子敢伤害我的小东西……”

    “好好好,她在,她在家里等你……我我扶你起来,别在地上躺着,我送你回去,回去就能见到她。”

    上官易晖席睿滕一个晃动,整个身子倒在地上,怀里抱着酒瓶不放。

    躺在地上傻笑,说:“呵呵,我的小东西,我的小东西,我抱着你,没人会欺负你的……”

    上官一摸脑门,一脸无奈。

    每次喝醉酒,都是说颀爽。

    人都不在了,怎么就不相信。

    蹲下身子,拉着席睿滕的手臂,说:“没人跟你抢东西,席少,起来,她在家里等你。”

    他的妹妹还真是命途多舛,四年前无论怎么样,都是死路一条。

    “谁敢抢,我灭了他!”

    席睿滕脸上泛着红晕,抱着酒瓶就是不撒手。

    “静静,来帮我扶一下……”

    上官易晖一边拉着席睿滕的手臂,一边夺他的手中的瓶子。

    “碰我的小东西,上官,你想干嘛……”

    徐静走过去,着席睿滕的脸色有些不对。刚才在暗处没有清楚,仔细,红的特别。

    “上官,席少好像又酒精中毒了……”

    徐静摸摸席睿滕的额头,话说的特别的响,她知道那边的卢颀爽一定听着。

    电话那头的卢颀爽早已泣不成声,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

    他到底想怎样,过去了,都过去了。

    又?

    什么意思?

    “啥?”

    上官被吓了一跳,摸摸席睿滕的脸颊,忙让徐静打电话送人去医院。

    “又酒精中毒了,这么喝下去,人得废。”

    上官易晖将席睿滕背在自己的身上,往往外去。

    徐静拿起手机,上面的通话还在继续。

    “颀爽……来医院席少……”

    卢颀爽将电话挂断,抱着自己的膝盖哭的稀里哗。

    “爸,妈,我该怎么办……”

    卢颀爽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了时间已经是凌晨了。

    拨了电话给美国那边。

    “卡

    瑞娜,这个点中国是大晚上,你怎么还没有睡……”

    文森特一个多月来第一次收到电话是这个时间点。

    “心情不好?”

    “晚上加班失眠了,就想听听你们的声音。”

    卢颀爽声音尽可能的轻,不让文森特听出什么。

    “这几天我忙着演讲,关键时刻我放松不得。”

    “……嗯。加油。”

    卢颀爽扣着自己的腿上的肉,到嘴的话她还是说不出来。

    她不能对不起他。一个死而复生的人足以毁了他的前途。

    文森特到管家将sophia从楼下抱下来,伸手让她过来。

    “妈妈。”s11();

    卢颀爽一听到女儿的声音,心里顿时暖暖的,心情由阴转晴。

    “悦悦,听爹地的话,妈妈抽个时间回来你,好不好……”

    “妈妈,爱你哦!”

    三个人扯了半天,文森特让她休息,很快挂断了电话。

    卢颀爽一点睡意也没有,躺在床上越发的清醒。

    还是没有管住自己的脚和心,打的到医院。

    带着大大的口罩,找到病房。

    徐静让她进去,在门口给她守着。

    “席少,睿滕……”

    卢颀爽极尽温柔的叫身边沉睡的男人。

    席睿滕还在打点滴,刚洗过胃,听徐静说要戒酒了,不然人要毁了。

    卢颀爽摘下口罩,摸着席睿滕的脸,还有些烫。

    “你何必这么为难自己,再去找一个像我一样的替身,好好保护她,让她给你生孩子,过你们的生活……”

    卢颀爽握着席睿滕的手,帮他小心的按摩着。

    席睿滕听到边上有声音,微微睁开眼,他到他的小东西坐在他的边上,他的手被握在她的手心。

    他没错,她的手是热的,是那张脸,婴儿肥,和他初次见她时一样。

    “小东西,你回来了……”

    席睿滕从喉咙深处传出低低的声音,将卢颀爽的手紧紧握在手心。

    卢颀爽愣在原处,整个身子都僵着,他怎么醒了。

    被发现了?

    走,她必须走。

    卢颀爽急急忙忙站起身往外走,席睿滕一把将她拉住,往自己自己怀里抱着。

    “小东西,不要走,我知道你还活着,无论我做错什么,原谅我好不好,回来好不好……”

    席睿滕不顾自己手背上的点滴,拉扯中将针头拔了出来,手背上还在滴血。

    卢颀爽将头往外钻,身子使劲的挣脱他的怀抱。

    她不知道他现在是醒着还是在醉中。

    卢颀爽没有说话,动作依旧没有停下来,手扣着他的手。

    席睿滕越发搂的紧,恨不得将卢颀爽塞进自己的怀里。

    “你的小东西已经死了,我是袁伊雪。”

    卢颀爽感觉到后面的身子僵了一下,手却没有一点的放松。

    “你的眼睛骗不了我,你是,你是我的小东西。”

    席睿滕的吻欺上卢颀爽的唇,带着浓浓的掌控欲,不留一点空隙。

    卢颀爽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的氧气一点点的消失,身上的男人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卢颀爽推着他的肩膀,席睿滕不放,将她整个身子围在自己的身下,卷入他的世界。

    卢颀爽受不了,咬破他的舌头,

    席睿滕依旧没有放手,反而更加的凶猛。

    卢颀爽睁着大眼睛,在黑暗中着席睿滕认真的吻着,她有多久没有闻到他身上的迷迭香。

    卢颀爽闭上眼睛,手颤抖着,敲上席睿滕的肩膀。

    人晕了过去,卢颀爽躺在他的身下,手小心颤抖着绕上席睿滕的腰,头趴在他的肩上。

    “要是没有那些人,那些事,该多好……可惜我们回不到过去……”

    卢颀爽将席睿滕放好,走出去,让医生进去重新给席睿滕扎上。

    失魂落魄的走出医院,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绕出去的。

    第二天,席睿滕醒过来,病房里空空荡荡,一切都恢复正常。

    他知道昨晚的不会是一场梦,他的身上还残存她的味道。他的舌头破了一个口,是她的“杰作”。

    “为什么……”

    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舍得让我一人这么生活,为什么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为什么……s11();

    谢杰西刚到了医院,席睿滕直盯着天花板,对着谢杰西说:“杰西,无论动用什么关系,我要找到我的小东西,她活着,在k市。”

    谢杰西摸摸席睿滕的额头,咦了一声。

    没发烧啊,怎么好端端的说胡话。人都已经死了几年了,怎么突然又说这话。

    “席少,你先好好养病……”

    席睿滕没有换姿势,继续着天花板,继续说:“她在,她真的在,昨晚她来见过我,你赶紧派人找,不准她再离开……”

    谢杰西点点头,出去找人。

    大海捞针,听席少的,再找一遍。

    虽然这几率少之又少。

    卢颀爽第二天顶着个黑眼圈,虽然带上面具还是一样,没有一点的变化。这就是面具的好处,无论面具底下是千疮百孔还是满目疮痍,带上面具,永远都是那个骄傲霸气的自己。

    回到公司,刚开始忙起来,上官易晖走了进来。

    笑嘻嘻的脸,一就写着:我有事找你帮忙。

    “总裁,有什么任务?”

    卢颀爽开门见山,但是想听听又是扔给她哪个节目。她手上已经有3个节目了,再忙,她累了。

    上官易晖,坐下,也不搪塞,说:“那个,这是经过我们所有人的之后的决定。出于公,你没得选择,出于私……”

    “公事公办,在公司里,公办。”

    卢颀爽快速的完文件,在上面签完字,交给上官易晖,说:“这是最新的策划,你有没有不妥。”

    上官易晖本以为要说一大段的话,结果没想到,这女魔头这么爽快的答应了。

    将文件放到一边,一本正经的说:“一个星期,卡瑞娜你去采访远实国际的总裁,届时会有摄影师跟着。这是我们一期做影响k市的十大人物。”

    卢颀爽,“……”

    一脸蒙蔽。

    难道ym传媒找不出其他主持人?

    上官易晖接受到卢颀爽ct似的穿透检查,用文件挡住自己的脸,说:“你答应的不能反悔。这一期节目要在美国播出,所以你有本土优势……”

    卢颀爽,“……”

    本土优势?这算是一个能信服的理由。

    但是——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她不得不从了。

    “好。但是,我想知道这人选是谁提出来的?”

    “我家静静……”

    卢颀爽心领神会,可是这样并没有什么软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