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145章 她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三天后的晚上。

    卢颀爽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在一辆面包车上,她的包和邀请函都不见了。

    “嘶……好痛……”

    卢颀爽按着自己的肩膀,她不过是去那家常去的店里换个衣服,一走出来,就被人从后面敲晕了。

    身上还是晚礼服,无袖低领的拖地长裙,脚上还是10的高跟鞋,想跑也跑不快。

    擦,又绑她做什么!

    席睿滕怕她逃了,特意绑着她去生日宴?

    卢颀爽一手按摩自己的太阳穴,让自己清醒过来,一手从车垫上撑着身子爬起来,下一秒,又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按到车垫上。

    擦,她又惹到谁了!

    能不能温柔点!s11();

    “嘶……疼……”

    头发全部披散在肩头,衣服上的胸针也掉了。

    狼狈之至。

    卢颀爽回过头到的是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高大威武,一就是练家子。

    她怎么逃,要带她去哪。

    这样的男人,最难对付,个大,打不过,脑子又是一根筋,说不通。

    “你们是谁,抓我做什么,要带我去哪?”

    “哎哟,我的背,都是你打我的吧……”

    “哑巴一个……”卢颀爽索性趴着对身边的男人吼道。

    边上的江流眼睛一转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坐着养神。

    再说多话也没用,他听吩咐做事。反正快到黄泉路了,让她多说几句。

    卢颀爽他沉默不发一语,也不白费力气再挣扎,就她的小胳膊小腿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会白白的消耗体力,到时候有机会逃也逃不走,更何况这么高的鞋子。

    卢颀爽眼睛往上喵,天黑,不知道往哪去,在路灯下的到外面都是树,外面的风还挺大的,树影在她的脸上一遍又一遍的扫过。

    到底去哪?连个路标都没有。

    卢颀爽偷偷抬头面前的,开车的人也带着面具,穿着西装,还带着手套,车是五菱,很破,还有股异味,车垫都是黑乎乎的。

    卢颀爽将手垫在脸下,还没有躺多久,车子停了。

    卢颀爽整个人因为惯性整个人往上冲,撞到了地上,还没有爬起来,两只手都被旁边的男人锁在身后,用一根绳子绑的牢牢的。

    “喂……喂……绑我做什么……你们要把我卖了……”

    卢颀爽挣脱不开,旁边的男人粗暴的将她往后拖,直接从车上拖到了地上。

    “将这个女人扔到树林里面,5分钟内回来。”江流对着司机命令道。

    卢颀爽还没有好好喘口气,嘴巴里就被塞了一团毛巾,紧接着就被司机往森林里拖着。

    怎么办?

    卢颀爽的小腿跟地面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表层的皮肤都被蹭掉了,也顾不上疼痛,卢颀爽一用力,放在身后的手扯断席睿滕送她的手链,甩在一边的灌木从上。

    天哪噜,这是打算把她喂狼不成。

    还不如去席睿滕的生日宴会,至少没有生命危险。现在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被男人拖到森林里她都的到森林里那些光,还有蛇蚁鼠虫的味道。

    “在这里好好享受美妙是时光,等会会有很多朋友来陪你。”

    男人说完,在卢颀爽的肩膀上又重重的来了一击。

    卢颀爽没有感觉,再次昏了过去。

    今晚难道她真的要死在这吗?

    ……

    “睿,你在什么?”

    苏若宁站在席睿滕的身边顺着他的目光向门口。

    他在等她?

    “我在等主持人。”

    席

    睿滕手表,生日宴已经开始了,人都到齐了,就没有她,不会又不听她的话去出差了?

    走到徐静的面前,直接问:“颀爽今日下午去哪了?”

    徐静被席睿滕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愣了几秒,才说:“颀爽说她要去换个衣服,然后就和我们分开了。”

    徐静上官易晖,再时间也有些不对劲,怎么人还没有到?

    “我打个电话给她。”

    徐静拿出手机给卢颀爽打电话,没有接通。

    又拨了一遍,还是没有人接。

    “席少,没有人接……”

    徐静不安的挂断电话,席睿滕要分分钟爆粗口的样子。

    “席少,你自己怎么不打个电话?”

    上官易晖站在一边觉得奇怪,不是每次都是他最担心的。s11();

    “……她把我拉黑了。”席少不好意思轻轻的说。

    “噗,哈哈……”

    上官易晖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席少,你也有今天哪。

    还没有笑几声,边上的徐静扭着他的腰上的肉,威胁说:“踏马的你还笑,给我闭嘴。”

    徐静眼睛示意对面黑脸风雨欲来的席睿滕。

    上官易晖立刻闭嘴不笑。

    找人要紧。

    “她有没有什么临时的出差或者工作?”

    席睿滕觉得不安卢颀爽不是答应了又反悔的人,是真的恨他躲起来了?

    徐静想了半天,摇摇头,说:“出差任务我已经转交给其他人,颀爽说晚上会来的,不会在路上出什么事吧?”

    徐静不由担心了起来,刚才还以为卢颀爽在某个角落躲着席少,可是现在遍整个大厅,还是没有见到人。

    “上官快打个电话给那家造型店的老板问问。”

    徐静拉拉身边的出神的上官易晖。

    都是他的义妹还不担心,小心老头子知道劈死。

    “哦,好。”

    上官受着边上两个人炽烈的目光拿出手机打过去。

    “睿,你的生日蛋糕要端上来了,我……”

    苏若宁着一群人都在为卢颀爽的事操心,所有的焦点被抢了,她今天打扮的妆容,席睿滕根本就没有正眼过她。

    “不过了!”

    席睿滕边上的一群人,要是没有小东西,他这生日过不过也就这样。

    苏若宁委屈的着他,席睿滕又对她大吼,又是因为卢颀爽。

    人不在都要跟她抢,过分!

    “席少,他们在店里就到卢记的手机和邀请函放在化妆台上,他们以为卢记忘记拿了,人走了,刚才他们去换衣间发现卢记的鞋子,去之前穿的衣服都在,就是不知道人后来去哪了……”

    上官易晖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了,手机和东西都在,唯独人不在。

    “监控!”

    席睿滕的声音更响,吸引了不少的来宾。

    “监控他们说昨日就坏了,没来的及修。”

    上官易晖的声音越变越小,要是老爷子知道,会不会气晕过去。

    “擦!**!**!”

    席睿滕的火气全上来,对着身边的谢杰西吩咐道:“让手下的人查,立刻,现在。”

    谢杰西点点头退了出去,这样的情况他都要习以为常了。

    “睿,你的生日宴……”

    苏若宁不想放席睿滕离开,这是他最重要的日子,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不管这里的所有人。

    “郭雨,帮我着若宁和大厅。”

    席睿滕没有动容,但是又怕苏若宁会想不开,只能找人着。

    郭雨点点头,似乎

    明白了什么。

    原来在席少心中,颀爽才是首位。只有颀爽才会让席少有喜怒哀乐,会幼稚。

    席睿滕抛下大厅里的所有人离开,他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

    小东西既然会去换衣服那就说明她会来,但是东西都在,人没了,这就有问题了。

    “席少,在城北那里发生一起车祸,消息好像就是死者说一个穿着晚礼服的女人,脸已经不清……”席睿滕一上车,谢杰西便报告道。

    席睿滕立马掉头往那里去,小东西不能出事,否则他会憎恨自己一辈子,他要今晚的主谋全陪葬。

    都怪他,为什么不去接她,为什么不让人陪着她,为什么要让她来他的宴会!

    一到马路边,席睿滕和谢杰西匆匆下车,直接闯了进去,交警到,连忙来拦。

    席睿滕一个眼神瞪过去,交警还是强撑着说:“你们出去!”

    谢杰西拉着交警,笑的跟和平大使一样,说:“我们席少的女朋友刚好经过这条路,穿的还很像,所以,着急想确认……”

    谢杰西好声好气的说,极尽诚恳。s11();

    为了席少,他容易嘛!

    交警也认出是席睿滕,谁让人家风头正劲。

    席睿滕走过去,蹲下来,着那女人的裙摆外露,是蓝色,带着斑斑血迹。

    席睿滕心一紧,小东西喜欢蓝色……

    不可以,绝不可以是她。

    手颤抖着掀开白布,脸的确不清。席睿滕不敢确定。这女人像极了小东西的身形。

    席睿滕靠近,仔细闻,才放心,不是她。

    他的小东西,喜欢薄荷味,无论何时都会喷洒清凉的薄荷味。而这女人身上虽然是血腥味极重,但是掩盖不了她身上的香水味,这是他和小东西最讨厌的一款香水,绝不可能往自己身上喷。

    不是她,幸好,幸好!

    席睿滕将白布盖回去,对着死者暗暗说了声抱歉。

    起身示意谢杰西跟着走,谢杰西连忙跟上去,他的嘴皮子都快磨破了。

    “席少,你确定那死者不是卢记?”

    “难道你希望是?”

    谢杰西听到席睿滕的反问,心里暗暗说还是闭嘴吧。不就是问问,怎么确定骂人是不是,太护短了。

    谢杰西在一旁拿着电脑敲敲打打,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要么监控死角,要么就是坏了,卢记还懂反侦查?

    “啧,奇怪……”谢杰西着这次的事,莫名的有种熟悉感。

    席睿滕脑子飞速的转,之前小东西出事,主谋是夜天辰,他父亲,云祁。现在他父亲在接受调查,云祁没这脑子设计。所以……

    “夜天辰!”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声东击西,这场车祸就是他转移我们视线,让我们往另一个方向跑,我们刚才是在城北,所以我们着重调查城南那边。还有会不会是宴会上出事……”

    谢杰西分析着,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跟夜天辰玩,他的脑细胞死的最快。

    席睿滕给郭雨打了一个电话,知道宴会一切正常,但是还是有些不安,便让郭雨让宾客都先回去,将苏若宁带回她的家。

    “席少,城南那边是往a市去,都是一路都是沿海,不会把卢记扔海里……”

    席睿滕烦躁的拍了拍方向盘,这么大海捞针的找,等不了。

    “让底下的人查城东和城西,以那家造型店为中心扩散找。”

    “哎,是,已经在盘查中……”

    席睿滕的手机响了起来,席睿滕一,是云祁的。

    是他抓的人?

    席睿滕接起,云祁大喘气还有些惊慌的说:“席睿滕,快来城西这边的深山老林,颀爽在这,我快坚持不下去了,她……”

    滴滴滴……

    电话突然挂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