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135章 醋意大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病房。

    席睿滕从卢颀爽的病房里醒来,一回到苏若宁的病房,听到里面电视声传来:昨晚,当红明星安允诺昨晚与一位神秘女子在音乐喷泉约会,一起用餐,在酒店共度一晚,经知情人爆料,该名神秘女子是ym传媒下的记者卢颀爽,跟安允诺有过合作,在最近的脱口秀录制节目中也有人到两个人在片场亲密相拥……

    席睿滕听到那两个人的名字,眼睛盯着电视机的屏幕,安允诺和卢颀爽相拥,对视一笑,甚至有几张照片是在亲吻,还有早上最新的照片,两个人穿着同款浴袍相互抱在一起。

    卢颀爽脸上的震惊他不见,安允诺的愤怒他不见,他只见他们两个人昨晚的亲密。

    醋意瞬间秒杀了智商。

    手不自由的握紧,青筋暴起,冷笑。

    在床上的苏若宁着席睿滕那副要杀人的表情身子下意识的往后挪。

    席少暴怒了,好可怕。

    转念一想,这是卢颀爽红杏出墙给睿带了绿帽子,那么他们之间一定会有隔阂,他们会分手,睿只会和她在一起。这么一想,苏若宁嘴角两边勾起一抹得意的笑,下一秒,便僵住了。

    只见席睿滕一手打上电视,瞬间电视屏幕破碎,席睿滕的整张脸通红,没有痛觉发往电视机上一圈一拳打去。s11();

    苏若宁被席睿滕吓住,她从来没有见过席睿滕这么暴怒,从来没见过发过这么大的火。

    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连忙冲上去,小心拉住席睿滕的手,苦苦央求道:“睿,不要这么伤害自己,冷静下来,你还有我,还有我……”

    席睿滕手停在空中,不敢再用力

    他担心的是苏若宁的手还没有好。

    满是血丝的眼睛闭上,手最终还是放下。

    寂静,气氛安静到可以听到走廊那一头人在说话。

    席睿滕再次睁开眼,又变成那张冷酷无情的冰山脸,转身,大步离开病房……

    苏若宁着席睿滕消失的背影,先是抿唇一笑,接着慢慢的咧嘴笑,接着再是放生大笑……

    卢颀爽,哈哈,你输了。

    睿是我的,上帝都不允许你抢走我的睿,你的报应来了,哇哈哈……

    酒店。

    卢颀爽蹲在地上,不知道外面何时安静了,起身打开电视,到k市的新闻。

    后悔,自责,是她把自己带火坑里。

    昨天就不该跟安允诺出门,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那么多频道都是他们的新闻,他们的动图,他们的照片,各种各样,在车子里相视一笑的,一起并肩走路,还有他们相拥的,一起勾肩搭背的,一起进酒店的……

    她和安允诺这并没有什么,但是在他人的眼里,又是另一番的味道。

    现在,外面不知道是什么副样子,席少呢,她的父母朋友呢?

    卢颀爽坐在地上,着电视放着刚才酒店破门而入之后,安允诺为保护她将她抱在怀里,为她扛下闪关灯。

    可是,安允诺身为冉冉升起的一颗星,ym传媒就是想压也压不住,来的太突然,一夜之间她卢颀爽竟然就“出名”了。

    卢颀爽抱着膝盖,将头埋在自己的膝盖骨之间,捂上自己的耳朵,不听电视里的声音。

    过了几秒,将手中的遥控器狠狠的甩上屏幕,卢颀爽哭了出来:“啊……,卢颀爽,你个大笨蛋,你个傻子,你个没头脑的,让你任性,让你瞎置气,怎么就不会吸取经验……”

    外面安允诺等到上官易晖派来的人将所有的记者赶出去,在卧室门口:“颀爽,快把门打开,我们出去,快,听话。”

    屋内没有人回答他,只有

    隐隐约约传出来的哭声。

    她哭了,知道了一切事?

    “允诺,卢记在里面?”

    上官易晖接到电话连忙赶到这里,这场面实在吓死他了,楼下的记者都排长龙了。

    还有自己的衣服和发型都没有整理。

    安允诺点点头,焦急的敲着门,频率越来越快。

    有什么事他来解决就是,见惯这样场面的安允诺并不懂卢颀爽的担心。

    “上官,消息压下来了吗……”安允诺忙问。

    上官易晖面露难色,说:“我在来的路上就让人堵消息去了,主要现在有点晚了,而且你又是当下炙手可热的明星,你的消息堵不住……”

    上官易晖也知道此事的严重性,对于安允诺身在这个圈子中的人没有什么,主要是卢记,她是席少的女人,现在出现这样的事,席少肯定知道,还不知道会发多大的火。

    席少千辛万苦保护着卢记,中间他不知多少次压住那些乱七八糟的消息,现在,一旦有了一个突破口,那么曾经的事就会再一次的重现,卢记会不会受不了这样的压力。s11();

    安允诺心里逐渐着急起来,手上的力度逐渐加重。

    正准备踢门的时候,大门突然打开,走进来的黑脸暴怒的席睿滕,手上还是血淋淋的,每走一步,血低落在白色的绒毛地毯上,散开如一朵梅花。

    上官易晖和安允诺着席睿滕就这么走进来,上官易晖不由的往后退一步。

    席睿滕死死盯着安允诺,好似将他吃掉。

    “席少……席……”

    上官易晖小心的叫了一声。

    席睿滕没有听到一般,继续按着步伐向他们走过来,鹰一般的眸子死死盯着他的猎物。

    安允诺着他,大气不敢出,不由的紧张起来。

    他认识席睿滕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到他这么大的怒气。

    这次惹到了他的逆鳞了。

    席睿滕走近,没说一句话,一拳用沾满鲜血的手打上安允诺的脸,下一拳紧接着打上安允诺的腹部。

    安允诺疼的弓起身子,冷汗直冒,紧咬着牙齿,不敢让嘴里的血吐出来吓到卢颀爽。

    席睿滕好似没有感情一样,一拳一拳打上安允诺的肚子。

    上官易晖每冲上去一次,就被席睿滕狠狠的推到一边。

    到后来,他也懒得动手了。

    “别打了,席少,再打安允诺就要被你打废了……别打……”

    索性就在一边喘气着两个男人互打。

    “她是我的底线,你既然知道她是我的女人,为什么要动她,凭什么动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毁掉了她,毁掉我和她,你没有能力保护她,你作什么……”

    席睿滕一边怒吼,一边狂揍。眼里都是血红,怒到极致。

    安允诺,不止一次的告诉他离他的小东西远一点,为什么就是不听!

    “席睿滕,你个疯子……你有能力保护她?嗬,你一直在苏若宁和颀爽之间徘徊,你这么犹豫,那我替你做决定,苏若宁归你,颀爽归我……你不配说爱颀爽,她现在身上的伤是谁送给她的,她这辈子就毁在你的手上,都是因为你……”

    “那也不用你管,我的女人我这辈子都会管到底,我会自己做决定,不用你操心,你觊觎我的女人……”

    席睿滕听到安允诺的话,越发的狠。

    他现在没有一丝的理智。

    “住手!”

    卢颀爽到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脸上一块一块的红印,还有两个人衣服上的血渍,夺目吓人,低

    头到席睿滕手上的伤,心一刺痛。

    错的都是她,要打打她。

    席睿滕听到门开,眼睛顺势往上,卢颀爽还是一脸淡然的着他。

    还能这么淡定,小东西,你的心态还真是好。

    席睿滕一把扔掉安允诺,站起身,一步一步朝着卢颀爽走过去,尽收卢颀爽眼中的害怕,恐惧。

    为什么不相信他,为什么不再第一时间找他。

    安允诺到席睿滕走到卢颀爽的面前,他的怒气,连他都难以承受,颀爽怎么可能承受的起,担忧的着她,强撑着自己的身子坐起,喊道:“席睿滕,有火气,往我身上发泄,别伤害颀爽……”

    “住嘴!我和小东西的事还轮不到你插手,管好你自己。上官,别让闲杂人等进来。”

    席睿滕一步步朝着卧室走进,卢颀爽本能害怕的往后退。

    这是她第二次到他这么大的怒火。

    门在眼前一点点的合上,听到门被反锁的声音卢颀爽心疙瘩一下。s11();

    偌大的卧室里只剩他和她。

    她该从那里说起?

    “席少,你的手受伤了,我给你包扎一下……”

    卢颀爽拉起席睿滕的手,上面都是破皮,伤口很深。

    席睿滕冷笑一声,甩开自己的手,走进卢颀爽,说:“手上的伤口一点都不疼,最疼的是这里。”

    席睿滕满是血的手指指自己心脏的位置。

    卢颀爽低着头,不敢他的眼睛。

    这次所有的错都是她,是她伤了席少。

    外面的门砰砰的响了起来,如雷贯耳。

    “你是没有心的女人,你怎么会知道呢,小东西。你逼我做决定?所以上演了这一出?”

    卢颀爽,“昨晚……”

    席睿滕一手扣住卢颀爽的下巴,硬是逼着她抬头着她,说:“解释一下?”

    “我不想呆在医院,我想回家。安少送我回去。到了音乐喷泉那,我发现自己没有手机,没有钥匙,没有钱,我的东西都在远胜,我就……”

    “就睡一起了?”

    席睿滕一笑。

    卢颀爽怒的拍掉他的手,吼道:“席睿滕,别侮辱我!”

    席睿滕下一秒扣住卢颀爽的手腕,别在身后,将她扔在床上。

    下一秒,他的身子紧紧压着她,卢颀爽只听到西索一声,席睿滕强势的闯入她的身体,疼得她皱眉,紧咬唇不让自己喊出声音。整个身子疼得扭动起来,可是没有手去推席睿滕。

    “疼……好疼……出去……我错了,席少……不要这样惩罚我……”

    席睿滕低头着卢颀爽痛苦的表情,自己有一瞬的心软。

    可是,这一次她的任性真的将他气到极致,上一次在酒吧,他原谅她。昨天的任性他理解,但是为什么要跟安允诺呆那么近……

    “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为什么不来找我!没有手机,没有钱,你可以到病房里来找我。没有包,我一个电话就让人给你拿过来。远胜,我的地盘,为什么不找我,为什么要一意孤行?小东西,你真的太不乖了……你是我的女人,为什么靠近安允诺那混蛋!”

    卢颀爽,“……”

    席睿滕没有放缓节奏,横冲直撞,卢颀爽偏过头不他,哪怕将自己的唇咬出血还是没有求饶。眼里打转的泪水滑落在两鬓,消失。

    席睿滕低头吻上她的唇,吮吸她的血,吸干她身体内的空气……

    小东西,你是我的,不准任何人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