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132章 :状况百出的烛光晚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你带我到旋转餐厅,这么神秘,有惊喜?”

    十指相握跟着席睿滕往高塔里走去。

    高塔上面还有一个旋转餐厅,夜晚还能俯瞰整个k市。

    席睿滕侧头她,笑而不语。

    “呵呵,笑而不语,席少,你又有什么鬼主意,快说,不准笑……”

    席睿滕,“……”

    不说不说,就不说。

    坐上电梯,到顶层,竟然没有客人。

    “席少,你干的?”

    卢颀爽着空旷一片的餐厅,只有两个前台美女,两个男服务生。s11();

    “走,坐到那边的窗边。”

    席睿滕默认,搂着卢颀爽走到边上靠窗的位置,然后给卢颀爽拉凳子,递菜单,甚是贴心。

    其他的什么都不说。

    夜晚黑幕降临,餐厅里暖暖灯光亮起,餐厅在是炫彩灯光的k市。

    “小东西,酒杯。”

    卢颀爽转过头,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突然想起什么,说:“我忘记吃药期间要不要禁酒?上次我还喝了一听的啤酒。”

    席睿滕一笑,说:“医生说不多喝,没事。今天给你喝这一杯。”

    席睿滕着她心疼杯子中少的可怜的酒,嘟嘟嘴,被她逗笑,“好了,听话,再给一杯,多了不给。”

    “席少最好了。”

    卢颀爽将酒一饮而尽,开始动用晚餐。

    旋转餐厅的菜,除了远胜酒店,就数这的食物最棒了。

    吃了8成饱,放下手中的刀叉,到远处还有一架白色的钢琴,她想听,而且她还从来没有到席睿滕弹过。

    “席少,你会钢琴吗?”

    席睿滕喝了一口红酒,着她,问:“你想弹?”

    “我不会。小时候学过一阵子,后来妈妈不让我学了,我就忘记了。”

    卢颀爽着钢琴,满是羡慕,弹钢琴的人气质都好好。

    “你想听什么曲子,我弹给你听。”

    席睿滕极为优雅的擦擦手放下餐巾,她的期待他尽收眼底。

    卢颀爽听到席少会,一脸的惊喜,连忙说:“我要听《致爱丽丝》。”

    席少一笑,放下餐巾,走向钢琴。小东西选的曲子还真不简单。这个曲子还是她的手机铃声。

    卢颀爽的视线随着席睿滕的运动而动,她的男人好棒的。

    席睿滕坐下,向她招招手,让她过来。修长的手放上钢琴,轻轻一滑,试试音。

    卢颀爽走过去,半靠在钢琴上,婀娜多姿。静静着他的手在键上行云流水般的跳动,美妙的音符在耳边萦绕。

    着认真弹钢琴的席睿滕,卢颀爽沉醉其中。

    天哪噜,怎么会有这么棒的男人呢。

    这样沉稳安静的他最可爱,真不知道当初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脾气。

    一曲毕,卢颀爽合作的拍手鼓掌。

    “好听,你怎么会这么多的东西,其实你就比我大那么一丢丢。”

    卢颀爽满心佩服,席少的才干超乎她的想象。

    “怎么样,对我五体投地?”

    席睿滕起身,抱着她,头靠着头,亲昵极了。

    他会就可以了,她想听,他弹给她听。他的女人安静的站着就

    可以。

    “哈哈,有,你在我心中的形象越来越伟大了。”

    卢颀爽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张开双手示意这么大。

    席睿滕钻进她的怀抱,靠在他的耳边低语,说:“一起跳个舞,就像我们在海边一样。”

    卢颀爽点点头,头靠在席睿滕的肩示意上,一圈圈的转动。

    席睿滕心想,一舞毕,他会给她想要的惊喜。

    &nbs——

    他的手机响了。

    家里的座机,不是苏若宁就是高妈。

    他记得跟她说过他们会晚点回去,不用等他们用完餐,而且让高妈给她做饭。

    又出什么事了?s11();

    卢颀爽一脸疑惑的着她,手迟缓一下还是放开他,让他接电话。

    一接起,席睿滕听到高妈带着哭腔的声音。

    挂断,扶着自己的额头,深呼一口气,烦躁。

    “若宁割腕闹自杀……”

    医院。

    “高妈,若宁怎么样?”席睿滕一走进忙问。

    “小姐还在里面抢救,医生还没有出来过。”

    高妈整个人害怕,双手抖个不停。就快赶上发动机的频率了。

    “高妈,你别怕,到底发生什么事?”

    卢颀爽握着高妈的手,一手抚摸她的背,让她冷静下来。

    苏若宁今天又是怎么了,她好像没有惹到她啊。

    “席少,小姐,苏小姐接到席少你的电话后说要上楼洗澡,我在一楼做饭,我做好了,叫了几声没有人应答,我就去二楼找,结果进了浴室一地的血,吓死我了,苏小姐的脸苍白的可怕,我整个人都慌了就打电话给少爷你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可没有要害她……”

    “她上楼时有什么异样吗?”席睿滕问。

    “我忘记了,我没她的脸……”

    高妈说着就哭了起来。

    席睿滕向抢救室,等待里面的消息。

    是不是太巧合了。

    卢颀爽从包里拿出至纸巾,一边安慰高妈,给她擦眼泪,一边等着抢救室里的消息。

    快到12点了,苏若宁才被推出来,小脸煞白煞白,没有一点生气。

    席睿滕摸摸她的脸,着她伤痕累累的手,“若宁,你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

    好不容易可以有机会可以好好活着,为什么不珍惜。

    将人送到病房,席睿滕和卢颀爽两个人坐在一边护着,都不愿离开,轮流休息,干坐在一边,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

    卢颀爽时间,凌晨6点,一夜未眠。

    她打了招呼走出去,腰酸背痛,头昏脑胀。

    苏若宁慢慢睁开眼,第一眼便到席睿滕,声音里带着沙哑,轻声细语,声音中有些疲倦虚弱,还有惊喜,说:“睿,睿,真的是你……我没错,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席睿滕摸摸她的头发,安慰道:“傻瓜,怕见不到我怎么还做傻事,以后再闹性子,我会生气。”

    着自己昔日的恋人,说不清道不明自己现在对她到底还是什么情感。

    “睿,我怕你不要我了,我很害怕……你不要我……我只有你。”

    苏若宁昨天接到席睿滕的电话,满心欢喜接起,却告诉她,他们晚上不回来用餐

    。

    她知道是他们是一起,一定是卢颀爽的唆使,所以,睿都不愿意跟她一起吃饭。

    恨,怒,到桌上的水果刀,她拿着刀上楼,拿自己的生命赌一把。

    现在,她赢了百分之五十。

    “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你是我的妹妹,我怎么会不要你。”

    席睿滕吃力的眨了眨眼睛,一夜睁到天亮,眼睛干涩,有些肿了。

    “睿,我不要做你的妹妹,我想做你的……”

    苏若宁还没有说完,卢颀爽推门进来,手上拎着早餐。

    “睿,我不要见她,我不要见她,快让她走……”

    苏若宁到卢颀爽进门,整个人所有的神经紧张了起来,她恨这个坏女人。

    卢颀爽,“……”s11();

    尴尬的站着,一大早上,就这么对她,她这一整天的心情好不到哪里去。守着她一夜,这一到她跟到瘟神一样又是几个意思。

    她讨人厌,那好,她走就是。

    反正她卢颀爽她也不高兴。

    “若宁,颀爽在这里守了一夜,她刚才给你买早饭去了……”

    “睿我不要见她,让她走,让她走……”

    苏若宁在床上折腾个不停,手上的伤经不起这般胡闹。

    怎么这么不懂事!

    席睿滕摇摇头,按住她的手,为难向卢颀爽,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卢颀爽到这般景象,放下早饭,拿上自己的包,“席少,我工作去了。”

    席睿滕放开苏若宁的手,想转身抱一抱她,一秒钟的时间,苏若宁便开始嚎啕大哭。

    他的手还没有搭上卢颀爽,便尴尬的停在空中。

    卢颀爽无奈了一眼苏若宁,对着席睿滕说:“席少,你在这照顾若宁,我先走了。拜拜。”

    招手,扯出一个笑容,关上门离开。

    这样的“撒娇”,她斗不过。

    “若宁,颀爽守了你一夜……”

    苏若宁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

    “睿,她要跟我抢你,我不要她,她是坏人。她会害我……”

    苏若宁整个人激动亢奋,摇来摇去,不安分在床上动来动去。

    “若宁,安静……安静,颀爽不会害你,她是我的女友,她会和你好好相处……”

    席睿滕没想到苏若宁对颀爽的排斥超乎他的想象。

    “睿,你离开她,不要相信她,好不好……我不想做你的妹妹,我是你的女人,我们曾经在一起过……”

    “睿,我不能没有你,如果没有你,我不想苟且活着,我要你……”

    苏若宁炽烈的眼神着席睿滕,不愿冷静下来。她不管任何事,她只要她的睿。

    “若宁,若宁……”

    席睿滕的声音里尽是无奈和疲倦。

    “睿,我们在一起,你的父亲伤害了我,我每日都在害怕中度过,睿……是你欠我的……”

    是你欠我的。

    席睿滕听到这一句话,整个人蒙了。

    犹如晴空万里突然出现一道闪电。

    不可逃避的是,他欠她的。

    因为他的失误,因为他的轻视,因为他对他父亲的容许……

    他还能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