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98章 互相残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卢颀爽着席睿滕靠的她很近,身体很热,而他的手紧紧的禁锢着她的手臂。

    卢颀爽一甩,席睿滕发声说:“别动!”

    席睿滕低头还能见她若隐若现的事业线,满满的都是诱惑,穿成这样还敢大胆的走在天上人间,胆子真肥。

    安允诺不懂应酬,小东西难道也不懂?

    “席先生,我跟你不熟啊……”

    卢颀爽手也懒的抬起来,就无力的垂着,着席睿滕刚毅的脸庞离她又近了一步。

    “席先生,请离我远一点,我有男朋友……”

    “席先生……呜……”

    席睿滕根本不想听卢颀爽的话,一步步靠近,与她的唇接触,认真的吻她……

    两天没有见到她,心里早已想的不行,逼着自己试着放手,试着忘记。可是今晚到她的那一刻,他所有的防线全部崩溃。s11();

    所有的冷静,所有的理智都是骗自己的。到她在其他男人的肩上亲密的说话,又是亲密接触,他心里的酸意早已泛滥成灾。

    小东西,只是属于他的。任何人不准夺去。

    卢颀爽睁着眼,着席睿滕长长的睫毛不安的煽动着。

    席少,为什么,不要让我心软,不要让我再一次走进你当世界……

    “为什么不配合我?你不会吻吗?你的男友没教过你?”席睿滕紧贴着卢颀爽的脸颊,嗤笑,发出低低的声音。

    “席先生,我跟你不熟,你这么没有礼貌的吻我,难道还需要我配合你吗,我说过,我有男友。”卢颀爽掷地有声说,最后四个字咬的格外的清晰。

    卢颀爽头使劲的往外钻,找寻新的空气,他身上的气场压得她没法呼吸,一阵阵的迷迭香的味道让她害怕。

    “席先生?知道我姓席?你想起来了?”席睿滕有些惊喜,小东西是故意的,她记的他。

    “席先生,远胜集团的总裁,k市的人都知道,到处都是有你的呃新闻。”卢颀爽没有慌张,这样的情况,她早就想到了。

    “呵呵,好……”席睿滕无奈一笑,放开卢颀爽,靠在墙壁上休息。

    过了好久,席睿滕淡淡又说了一句,“就算有男友又如何,我还是可以把你抢过来……”

    “席先生,请自重。”卢颀爽往外挪了一步,不想靠近席睿滕,她害怕自己会露出马脚,会紧张不知所措。

    “自重?有什么女人是我追不到的,只有我不想要的,没有我做不到的。就算你不记得我,我会帮你慢慢找回记忆,我不会放手。”

    席睿滕不知道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卢颀爽听的,不管卢颀爽到底怎样,他不想让小东西离开。

    “席先生说的话,我听不懂,抱歉,我先回去了。”卢颀爽结束了这段对话,往包厢走去。

    席睿滕不放,依旧抓着她的手,着她摇摆不定的样子。

    “放手!”卢颀爽大吼。一个包厢刚好走出来的男服务生站着他们,被惊到。

    “请放手,席先生……”卢颀爽再说一遍,席睿滕依旧没有任何的松动。

    卢颀爽趴到席睿滕的肩上,一口咬了下去,使劲全部的力气。席睿滕皱眉,吃痛,卢颀爽没有嘴软,两个人一直僵持着,谁也没有认输。

    直到走廊人多了起来,席睿滕才松开手,卢颀爽连忙擦肩而过跑向包间。

    “我不会放手。”席睿滕的声音在后面传来,卢颀爽没有停下步伐,快步逃一般的走进包厢。

    “去了这么久,出什么事了?”安允诺卢颀爽脸不红,而是苍白。席睿滕也走出去了,两个人在外边不会出什么事吧。

    “去吐了会,酒醒了,在外面透透气。”卢颀爽又重新倒上酒,开始猛喝。

    “别喝了,等会再醉了。”安允诺才有些后悔带着卢颀爽来,他们的圈子不就那

    么点大,怎么可能完全避开席睿滕。

    “不会,我会注意的,你也喝,别冷场。”卢颀爽拿起安允诺的酒杯递给他,笑着让她喝酒。

    席睿滕接着走进来,便到卢颀爽一杯又一杯的喝酒。

    是洗去他的味道吗?

    席睿滕直接坐到卢颀爽的边上,一坐下,众人便开始玩游戏。

    安允诺席睿滕样子,果然,吃醋了。

    卢颀爽也没人,只管自己喝酒。

    一杯又一杯边上的席睿滕实在不下去,拿住她的手,说:“不准再喝!”

    “席先生,我们不熟,你为什么老管我。”卢颀爽一笑,手一用力,直接夺过酒杯就往嘴里灌。

    她不想清醒,越是清醒,她的心越难过。

    席睿滕手腾空着,也拿起酒猛喝。s11();

    对啊,他以什么身份管她,前男友?

    “他们两个人是不是在比赛谁喝酒比较厉害?”徐静着那对纠结的两人,天哪,有必要这么伤害自己吗。席少对颀爽,不像是玩的。

    上官也到那场景,眉头一皱,含笑说:“两个人就磨吧,管他们呢,席少的酒量不会醉。来,静静,我们喝酒,别理他们,出不了事情。”

    恋爱中的男人真可怕。

    “哦,好。”徐静担忧不减,一边喝酒,一边着卢颀爽。

    “接下来,转瓶子,转两次,转到的人,亲吻!要是不亲的,要么脱衣服,要么就喝一整瓶的酒。敢不敢玩!”

    “玩!”众人一呼百应。

    卢颀爽心里冷笑,谈生意是次要的,这个玩才是主要的。安允诺才回到中国,不知道行情,还真以为只是喝酒谈生意。

    “为什么还要这么玩,怎么没有人告诉我?”安允诺着众人一脸的茫然。

    “大明星,就一起玩玩,庆祝我们的合作成功。大家玩玩热闹。”安允诺向边上的两个酒鬼,似乎根本不在意他们提的建议,热闹的氛围与他们无关。

    真沉的住气,两个人还真是像!一样的倔脾气。

    “你们两个少喝点酒,别吐了。”安允诺不知道怎么劝两个人,眼色淡漠,手机械般的一杯又一杯的倒酒,喝酒。

    “……”

    没有人理他。

    “你们两个人喝死算了!”安允诺也不管两个人,自己也烦躁的拿起酒杯喝酒。

    喝酒,谁不会!

    游戏开始,卢颀爽只听到一阵阵的欢呼声,鼓掌声,酒杯的碰撞声,起哄声……

    不会那么衰和他转一起吧。

    卢颀爽心里揣测道,他们不会那么有缘。

    可偏偏瓶子作怪,第一下,就转到卢颀爽。

    是我?瓶子,你是故意玩我的,卢颀爽心想。

    席睿滕手一顿,有些担心,会跟她一起的会是谁?

    如果是他,小东西会怎么做。刚才在外面,她可是百般推嚷。

    在场的男人到瓶子转到卢颀爽,眼睛里都放着光,喝酒一口,准备跟那个女人来一个深深的吻。

    第二把,瓶子转动,众人期待的着瓶子,呼噜呼噜转着,直到慢慢的停下,指向席睿滕。

    席睿滕心里一喜,脸上还是冰山脸。

    卢颀爽到瓶子最后落下的地方,心里疙瘩一下,还是孽,怎么就不消停。

    苦笑,拿过桌上的那整瓶啤酒,眨眼间,就往嘴里灌。

    在场的人都惊了,这是第一对敢不玩的,还没有说任何话,直接就拒绝了席少。

    席睿滕手无力的垂在茶几下,手中握着酒杯,彭的一声,酒杯被他捏碎,余光着卢颀爽喝完整瓶酒,倒了过来,示意她喝完了。

    &nb

    sp;聽聽聽席睿滕手上泛起点点的腥红,没有疼痛。

    很好,很好!真的要分的一清二楚。

    “席少,你的手……”顾希安第一眼到席睿滕的手,血往下滴落。

    “我没事,我先走了,你们接着玩……”席睿滕起身,不顾手伤,一步一步消失众人的视线里。

    卢颀爽着他落寞的背影,心一抽自己的手上的肉也被指甲抠出了血,不疼,一点都不疼。

    席少,对不起,小东西还要任性的伤你,忘了不听话的小东西。

    “颀爽,你怎么哭了?”安允诺气氛冷到极点,回过头卢颀爽的状态,低着头。

    “我没哭,是酒。安少,我想回家,我想先走了。”

    “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别跟着我。”卢颀爽拒绝安允诺的好意,推开他的手。颤颤巍巍的站起身,脚步不稳的左倾右倒。

    这脚怎么不听话!s11();

    卢颀爽用手继续掐着伤口,微笑着走出包间。

    “安少,你带来的女人有点奇怪啊,不懂识趣。”有人说。

    “她心情不大好。我们继续喝酒。”安允诺众人都朝着他,有些不自在,笑着以酒解尴尬。

    两个人一样的臭脾气!

    “上官,我去颀爽,她这样会出事的……”徐静不放心卢颀爽,已经醉了,再这么走出去,真会出事情。

    “不用担心,有人会跟着她,出不了事。”上官易晖勾唇一笑,他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相信席睿滕还在外面等着这女人。

    “……好吧。”徐静还是不放心,但是上官易晖没有放她离开的意思,一双大手紧紧的搂着她的腰。

    卢颀爽走出包间,扶着墙壁一步一步的往楼下走。怎么地都在动,还是歪的,楼怎么不倒。

    卢颀爽傻笑,走到拐弯口,前面出现了一个人,靠在墙壁上,好像还着她。

    “你着我干嘛?”卢颀爽对着席睿滕说。

    “……你喝醉了。”席睿滕伸手抱住卢颀爽。他刚才找人包扎去了,本想走,可还是不放心这小东西。

    果然,没多久,她就出来了。

    “我没醉,是你醉了,席先生。”卢颀爽才清是席睿滕,手抓了自己的肉,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是不顶用。

    卢颀爽后悔,酒后误事,早知道就不该意气用事喝这么多的酒。

    “我送你回家。”席睿滕二话不受强硬的抱过卢颀爽往楼下走去,不安分的身体一直在他的怀里动来动去。

    席睿滕将卢颀爽放到车的后座,自己坐在边上扶着她,让前面的人开车。

    回到他的别墅,席睿滕将她抱着回到二楼的床上,一扔在床上,卢颀爽又开始折腾了。

    “席先生,你送错地方,这里不是我的家……”席睿滕脱掉外套,着床上的女人就躺着闭眼说醉话,酒品还行。

    “席先生,你怎么不说话?快点送我回我自己的家……”席睿滕解开衬衫的两个扣子,挽上袖子,准备给她洗个澡。

    一走过去,卢颀爽抱着他的脖子,故作轻声的说:“席先生,我男朋友在家里等我,不能让他生气,快点送我回家。”

    席睿滕低头着卢颀爽,一脸的笑意,再往下啊,凹凸有致的诱人的身体……

    “小东西,是你故意的!”席睿滕恶狠狠的说。

    低头吻上卢颀爽的唇,带着热带风暴般的席卷。辗转,在卢颀爽的身上做下一个一个属于他的记号……

    醉醺醺的卢颀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找到一种很熟悉又很舒服的感觉,抱着席睿滕的脖子不松手,甚至主动盘上席睿滕的腰,给他想要的反应,而席睿滕给她的是更加猛烈的回应,要的彻彻底底……

    一夜的旖旎强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