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68章 给你想要的丑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我,我刚才去洗手间,停电了,不知道谁打了我,我……”

    袁伊雪结结巴巴的说了,摸了摸自己的脸。

    “你这张脸实在不好再进去,否则大家都以为是我欺负你。你先去休息,楼上6046房给你订的,去休息吧。”

    席睿滕让旁边服务生领着袁伊雪去。

    脑中那个方案还是被迟疑了。

    她的脸一就是被猛打的,脸上的手印还没有消,嘴角也是裂的,他实在不想设局。

    席睿滕用手帕擦擦自己的手,走进大厅,继续面对那些人,还有他的父亲。

    博弈还在继续……

    l市

    卢颀爽坐在电视机前,着那边传过来的消息,是席少,还有袁伊雪。s11();

    席少说她是他的女人,他在想她。

    卢颀爽眼眶不由的流了下来,渐渐地走了抽泣声。

    席少,我也想你,可是我联系不到你。

    在宴会上的席睿滕打了一个喷嚏。

    小东西到电视,是她在骂他?小东西,一定要相信我。

    “你知不知道你今晚在做什么?说的那些是什么狗屁话?”

    席父一到席睿滕身边没有人立马走了过去训斥。

    “我说的是人话,爸,你听不懂?”

    席睿滕觉得有些累了,他还想早点结束去谢杰西那里的进展,不想在这浪费时间。

    “席少,您的蜂蜜水。”服务生端了一杯水过来。

    席睿滕刚要接过,他的父亲抢先一步,拿过蜂蜜水一饮而尽。

    席睿滕手悬空着,尴尬笑笑,收回自己的手。

    旁边的服务生眼睛一,不妙,手中的托盘稍稍的晃动了一下。

    幼稚的父亲,不就一杯水,他不介意。

    席父着自己儿子吃瘪,心里莫大的满足,哼,老子在这还要抢,真没有规矩。

    “爸,我今晚还有事,我先走了。”

    席睿滕着自己父亲那神气十足的样子,实在无话可说,时间也差不多。

    席睿滕也不再管父亲的答案,快步向门口走去,上官易晖在等他。

    席父着席睿滕的背影,眼睛出现朦胧感,不清楚。

    “我的眼睛怎么回事,我好困……”

    席父手中的拐杖也拿不稳。

    旁边的服务生忙说:“席少给董事长订了一个房间,在6046,董事长,我们还是扶您上去?”

    “好好好,走吧……”

    等到席父进了门,服务生拿出手机,低声对着另一头说:“任务完成。”

    ……

    上官易晖和席睿滕坐在加长的林肯车上,席睿滕闭眼休息养神,上官坐在一边玩游戏。

    “席少,你怎么很累的样子,最近你到底在忙什么?”

    上官趁着游戏的空隙了一下席睿滕,整个人一个大写的疲惫。

    不会是玩女人玩的肾虚了吧?

    聽&nb

    sp;聽聽“席少,你不会是和那记者玩的太猛了啊?”

    上官易晖的八卦心全起,笑眯眯着席睿滕。

    席睿滕睁开眼,着他,说:“要是她人在那我就不会这么累。”

    席睿滕不打算再瞒下去,三个月的期限就要到了,要是到那时交不出人,那他可就罪过大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在的话,嗯,我不理解。”

    上官易晖的好奇心都被吊起来,男人一旦好奇起来,不亚于女人。

    就连手中的平板也扔在一边,认真的听着席少接下来的话。

    “她人失踪了。我已经找了快十天了,人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杰西就是为我忙着在找人。”

    席睿滕突感失败,原来找一个人易如反掌,可是,自从碰上卢颀爽,力不从心竟然一点线索都没有。一有点方向,立刻会被打乱,只能说他的对手很厉害。让他不得不相信是夜天辰来了,只有他有这种本事。但他实在不理解他们有过什么过节。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连杰西都有找不到人的时候,这不正常啊。”

    上官易晖知道谢杰西的家世背景,他的本领他也是知道的,找一个人快10天,这是难以置信的。s11();

    “席少,我在想,那小记者,人会不会已经死……”

    上官易晖大胆道。

    果然还没有说完最后一个字,席睿滕打断了他,“不可能,她绝不可能死。她是我的人,她的命也是我的。”

    席睿滕不是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性,脑海中一出现,自己讲这种可能灭在萌芽里。

    谢杰西也不止一次的说过这种可能,但他不放弃,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小东西,不会忍心离开他,一定不会。

    “席少,要不要我让我家老爷子散布消息找人?”

    上官易晖感觉到车里的气氛冷了下来,可怕。

    “不准外扬,打草惊蛇。还有卢颀爽的父母,受不起这惊吓。不过你可以告诉老爷子,让他派人秘密找。具体的事我跟你慢谈……”

    车子一路狂飙向西,刚刚好与云祁往l市去的车擦肩而过……

    第二天

    席睿滕当到电视大屏幕上那张照片时,愣住了,他的父亲,还真是不要脸到一种程度,昨天才是他的订婚宴,今天就迫不及待的把他的未婚妻给上了。

    那张照片清晰不能再清晰,他都能清他爸身上的抓痕,还有袁伊雪脖子上吻痕红印子。他的父亲半裸着他的上半身,袁伊雪裹着自己的身子,露出肩膀,楚楚可怜的扯着被子哭泣。

    而他的父亲依旧是那副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丝毫没有羞愧感。

    昨天,他曾有过这样想法,最终还是放弃了,毕竟是自己父亲,这么做,实在过分。可是今天,他的父亲自己就迫不及待。

    他不嫌丢人,他席睿滕嫌丢人。

    席睿滕将手中的杯子猛的砸向电视机,瞬间,电视机的屏幕和杯子一起同归于尽。

    “席少,怎么了。一大早就发这么大的火。”

    谢杰西从小房子里走出来,拿着一片三明治吃着。

    “我的好父亲第二天就给我戴上绿帽子,呵呵,这样,我就早点结束这荒谬的订婚。”

    聽聽聽&nbs

    p;席睿滕烦躁的扯了扯领带,着谢杰西一身随便的休闲装,昨天晚上又忙到大晚上。

    “杰西,先休息,交给耍人盯着,你先好好休息。”

    席睿滕脑袋快要炸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事,一件接着一件,应接不暇。

    “席少,我没有事,不找到人,我会觉得我很失败。会被我的爹地笑死的。席少,你先去忙其他事,这里交给我。”

    席睿滕欣慰的拍了拍谢杰西的肩膀,总算有靠谱的人帮他。

    “对了,记得叫上官起来去上班。”

    席睿滕临走之前嘱托道。

    谢杰西随口应了一声,朝着那间屋子,奸笑道:“嘿嘿,上官你完了!”

    说完,拿起桌上的几瓶水往卧室走去,过一会从房间里传出一阵阵的鬼哭狼嚎……

    当席睿滕赶到酒店,见到自己的父亲,他的父亲却是一把将拐杖扔向他,要不是他躲得快,他的腿完了。

    席睿滕怒,到底是谁在丢人,把火撒到他的身上算几个意思。s11();

    “你个混账东西,你布的好局,现在你满意了?”

    席父想起昨晚被服务生抬到这里,自己的身子热了起来,床上还有一人,摸摸她的胸,是个女人。脑子乱的很,身子又是不断发热,便把那女人上了。谁知道,早上一睁开眼到的是袁伊雪,紧接着,一大帮的记者冲进来,对着他们狂拍照……

    袁伊雪昨晚也昏迷不醒,定是喝了药,就和他一样。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倒是我该问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袁伊雪的房间里,我让她上来休息,爸,你怎么就跟上来,昨天才是订婚宴,你这么做,真不嫌丢人啊!”

    席睿滕听着自己父亲把罪责怪到他的身上,真是醉了。

    “你也要知道丢人,那你还处心积虑设了这个局?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听话,我还说你答应和袁伊雪订婚答应的那么快,原来你是留了这么一手!”

    席父心中的怒火更加的大,席睿滕果然是他的好儿子啊,他早该想到的,现在这样的局面,席睿滕这是逼他啊。

    “这个局不是我设的,我做过的事情我会承认,但是,别把什么乱七八糟的罪名扣到我的头上。”

    席睿滕心里的火蹭蹭的冒起,这么不知耻的也只有他的父亲,自己做错了,倒是怪起他来。

    “爸,既然事情已经是这幅样子,昨天的订婚就是一场儿戏,袁伊雪,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么您就收好。”

    席睿滕跟父亲说了半天,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只会让他更加的烦躁。

    都已经是这样的局面,也不怕在闹大一点。

    “席睿滕,你还想怎么样?”

    席父指着席睿滕,脸上的肉都抽搐起来,眼珠子都要爆出来。

    “我想怎么样?呵呵,爸,该问你啊,你到底想让席家丢脸丢到何时!”

    席睿滕冷笑,走出门,该去找上官魏想想解决方法,结束这个闹剧。

    夜天辰在隔壁的到席睿滕席父的监控,听到他们父子的谈话。

    席睿滕,给你想要的丑闻,咋么样,满意吗?

    袁伊雪动作太慢,又没有效率,还是得他亲自出面。

    完美的局,该让卢颀爽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