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35章 碰我女人做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为什么不能是我,是你害怕心虚见到我,是吗?”

    ??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的云祁手插口袋好整以暇着她。

    ??后面还跟着那晚救她的那个男人。他高傲的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卢颀爽不懂,心虚什么?

    “你说什么?”

    “我累了,找个地方我们坐下好好说。”

    ??云祁着来来往往的人,拥挤喧闹,不爽说道。

    ??卢颀爽还没有考虑好,只见一个人影向她袭来,趴在她的耳边,勾起一抹无奈的笑容,对着还愣在原地的卢颀爽说:“别让我请你走,我的耐心有限。”

    ?“你……”

    ??卢颀爽受不了他身上的浓重的香水味,皱眉憋气离开他1米远。s11();

    ??上次他救她时都没有这味道,转性子了?

    ?“快点,别让云总等久了!”

    ??男人又是一笑,推推卢颀爽往前面走。

    ??哪有让我选的余地,我能不走吗?

    ??卢颀爽无奈,光着脚丫跟上他们的步伐。

    ??逃,开玩笑,她这幅样子,根本跑不快。

    ??最后,三个人坐在卢颀爽下榻酒店的餐厅里坐着。

    ??云祁开门见山说道:“卢颀爽,上次你给我带回来的消息说是他们会出价格阿嗬,那个数字,你听不懂很正常,是德语。它真正的读法是阿嗬特,意为8。可是你是不是耍我,席睿滕他们最后出的价格是18亿,读法也不同,你在逗我是吗?”

    ?“我不懂,我只是说出我的印象中的,不管对错。我所听到的是他们所说的,其他的消息想必云总应该知晓了。他们当着我的说这些商业机密,云总,难道你不曾怀疑过?太高我在席睿滕面前的地位了。”

    卢颀爽如坐针毡,这是来兴师问罪的。她一个小人物怎么可能做到,从一开始的这场赌注注定就是输的。

    她以为此话或许能激怒云祁,可没想到。

    云祁不怒反笑,说:“我相信我的直觉。席睿滕自从碰上你,他做的傻事可不少。不管你有没有骗我,还是席睿滕借你打马虎眼,总之,结果就是我的竞标输了,你也替我完成了任务,答应你的事我会做到。”

    ?卢颀爽听到竞标输了,心中不知有些欣喜。

    ?这样是最好的结果。

    “云总,那请您履行您的约定,我就不打扰你们用餐。”

    ?卢颀爽不想多待,直觉告诉她,云祁她的眼神不对劲,总有些什么不良的打算。

    ?时间这个点,席睿滕快回来了,到他跟云祁坐在这聊天,后果不堪设想。

    ?卢颀爽起身,云祁叫住了她:“卢记,是否能请你吃一顿饭呢,作为我的答谢。无论如何,你也是帮了我。”

    ?吃你妹,想我的笑话吧!

    ?卢颀爽不悦,可是云祁身边的男人已经随着她起立,下一秒就会压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

    ?大喊救命?不行在这种地方只会更加招人烦和厌恶。

    ?趁机溜走?也不行,云祁身边的男人一就是练过的,那身材,杠杠的。

    ?最终,经过复杂的思想斗争,卢颀爽还是乖乖的坐下。

    ?云祁满意的一笑,打了一个响指,很快服务员走了过来。给他们菜单。

    ?“我给你

    点的晚餐还满意吗?”

    云祁优雅的吃着手中的牛排,一刀一刀切着没有一丝杂音,餐桌礼仪极好。

    卢颀爽停下手中的刀叉,这牛排点的比席睿滕过往点的熟一些,倒是更加符合她的口味,味道也是她爱的红酒黑胶牛排。

    “挺好的,谢谢你的招待。”

    云祁顿了顿手中的刀叉,一笑,说道:“想必席睿滕一定不会管你的胃口,只会点自己喜欢的,不会考虑到你吧。”

    他怎么知道,他跟踪我?

    卢颀爽惊讶的着云祁,这些小事也跟竞标有关?

    云祁再次体贴的为卢颀爽解释,说:“这么说吧,我和他一起在麻省理工,是校友。我对他的性格行事风格再了解不过。他从来就只管自己,所以也会失去苏若宁。”

    云祁说完,别有深意的再了卢颀爽一眼。

    “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卢颀爽没有了吃的欲望,放下刀叉听着云祁的讲述,不解为什么跟她说他们的陈年旧事。s11();

    “因为你很像苏若宁,苏若宁是席睿滕的唯一的女友,很可惜自杀了。席睿滕不过是在你身上找回她的影子,你不过是替代品。你是唯一一个在席睿滕身边呆着超过一个月的,很让我惊奇。既然他敢把你放在身边,我就敢把你当做我的棋子,我相信就算他知道了这一切,他也不会对你赶尽杀绝的。”

    云祁云淡风轻说着,根本不管脸色逐渐变黑的卢颀爽。

    卢颀爽冷笑两声,接着大笑出声,吸引了不少客人的注意力,都以为是有什么令人捧腹大笑的事。

    然而,卢颀爽笑完后,冷声道:“所以你就把我当做你们之间的牺牲品,你们根本不在乎我,我的家人的生死,赶尽杀绝,你能保证席睿滕真的不会这么做?你们之间的博弈你们输不起,我也输不起。云总,你还真是表里如一的心狠手辣啊。”

    卢颀爽说完准备,起身转身就走,云祁再一次嘲讽的说道:“那你希望你的父母知道你流产的消息吗?”

    卢颀爽迈出的脚步不动了,闭上眼,这一场游戏是他们的,他不过是游戏中的一个小角色,怎么可能斗得了呢。

    回头,漠然着云祁。

    云祁抬头,着她,眼睛一晃,卢颀爽变成了苏若宁,那种神色,绝望,无奈,又回到当时她跳海时候,站在悬崖边上,对着他和席睿滕说道:“如果我的死能让你们停止斗争,聽那就值了……”

    云祁起身,一步步走向卢颀爽,走道距离卢颀爽只有一拳之隔。

    卢颀爽不是不想后退,她被云祁控制的死死的,手腕被他捏的都快供血不足了。

    “若宁,我比席睿滕更喜欢你,为什么不选我,为什么选择那么极端的方式……”

    云祁神神叨叨的说着,说着就把唇侧身往卢颀爽的唇上压去。

    卢颀爽要哭了,偏开头往后躺,他们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的目光,很丢脸。

    云祁,你个变态!

    “我不是苏若宁,云总,你清楚了!”卢颀爽大喊道。

    云祁的动作停了,近距离和卢颀爽四目相对。

    稍稍放开,说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席睿滕迟迟不肯放手了……”

    卢颀爽还没有缓过气,就听到后面幽幽响起一道冷声,就像冬日零下的冷风刮过,身上的鸡皮疙瘩全起。

    “你们在做什么!”席睿滕瞪着云祁,没有忽视掉他的狡黠挑衅的神色。

    卢颀爽身子猛地抖了一

    下,用力的甩开云祁的手,云祁挑眉,默默的退后一步,保持咋安全距离之外。

    “席少,我……”卢颀爽回头,忙讨声温柔解释。

    刚开口,就被席睿滕打断。

    “云祁,你碰我的女人做什么?”

    席睿滕先是了一眼红脸到耳根的卢颀爽,扫了扫她的全身,瞥到她手腕上的一圈红,心中有底。

    这小东西皮肤嫩的很,随便轻轻一掐都能泛红,样子,云祁没少用力。

    什么你的女人,我是我的,跟你没关系啊,席少。

    卢颀爽夹在两个高大男人中间,甚是亚历山大。

    “席睿滕,我可没有碰你的女人,不信你问她。我她可怜兮兮在海滩上闲逛,没有钱吃东西,所以我就出于你的面子请她吃了顿晚饭而已。”

    云祁耸耸肩,双手一摊,坐回位置上着他们。

    席睿滕低头了一眼卢颀爽,她也用无辜的大眼着她,无言诉说她的委屈。s11();

    还真是忘了个这小东西备些钱,倒是让小人钻了空子。

    “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席睿滕顺手搂上卢颀爽的腰。

    卢颀爽不知道怎么回答,低头不语。

    席少,你那气势汹汹的样子谁敢欺负。

    “席睿滕,打电话给你?有用吗?你只会顾着自己的口味,根本不管别人,卢记和若宁一样,都不喜欢五成熟的菲力牛排,可是你根本没问就点了。你可以问问她是不是这样?怪不得……”

    怪不得苏若宁受不了你的霸权主义。

    云祁说着意犹未尽,席睿滕了卢颀爽吃的牛排,剩了很多,这小东西一定没吃饱。

    听着云祁的话,三番两次提到苏若宁,这倒是让他火上心头。

    “你可以闭嘴了,别还没到老年,你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和市井小民一样。我的女人喜欢什么我清楚,不用你来指手画脚,倒是你,别多管闲事。”

    云祁不怒反笑,心情格外的好,说:“席睿滕,别以为赢了一场竞标很了不起,有些事你根本无法掌控,就如……”

    “云祁,你可以闭嘴了!”

    席睿滕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出云祁又会拿出苏若宁来说,这是他的底线,更不想让卢颀爽知道太多的事。

    “ok,ok。”云祁做了一个封口的动作,嘴角一扬,向着席睿滕身边的卢颀爽抛了一个媚眼。

    席睿滕差点没将桌上的盘子砸过去。

    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卢颀爽,吓到了,这是要让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云祁,你这是逼席睿滕灭了我啊。

    眼睛忽的睁大,一眼茫然的着席睿滕。

    席少,真的冤枉呀,跟云祁真的没有关系啊。

    “云祁,管好你自己,别碰我的东西。”

    我的小东西,就是我的,谁也不准觊觎!

    席睿滕说完,快步拉着卢颀爽往电梯走去。

    云祁着席睿滕和卢颀爽的背影,冷冷一笑,双手握拳敲打着桌面。

    席睿滕,是你跟我先抢若宁的,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你的东西,我偏要跟你争,跟你抢。

    不,我不碰你的东西,我要碰你的女人。卢颀爽你这么中,我偏要跟你抢。

    .哼哼,席睿滕,卢颀爽,你们给我等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