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390章 苏悠然的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寒谦的大手,落在夏如沐肩膀上,“婚姻和爱情,都是属于两个人的,一个人无法前行的,不过,任何时候,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还有别杞人忧天,也许,你爱的人,比你想象中,更爱你。”

    夏如沐原本是难受的,可是听到苏寒谦最后一句话,嘴角上扬了。

    这句话,真的很治愈。

    你爱的人,也比你想象中,更爱你。

    夏如沐知道,婚姻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可以因为一句话,而有所波动,爱情那么辛苦,她走了这么一段路。

    绝对不可以轻易放弃的,夏如沐嘴角上扬,起身说道,“是,苏医生,你是真的可以治愈我,不过,你现在身体不适,回房休息。”

    “我你在楚家,生活的也挺辛苦的,不然,我带你离开吧,我保证,我家人可比那个女人讲道理多了。”苏寒谦笑着说道。

    “是,不过,我是不会离开楚亦枫的,苏医生,你要多休息。”夏如沐笑着提醒。

    夏如沐,我从来都没有开玩笑,可你,却认为,我是微笑的。

    好,既然你认为是玩笑的,那就是玩笑的,我不想给你增加任何的负担。

    我苏寒谦可以默默的在你身边,不动声色的保护你。s11();

    “如沐。”苏寒谦突然大声的喊出口。

    夏如沐转过头,着苏寒谦,吓了一跳,“你突然这样喊我,吓我一跳?怎么了?”

    “有我在。”

    “是,你好好在这里休息。”夏如沐笑着回应。

    “我一直都在。”苏寒谦很是坚定。

    夏如沐眨眨眼睛,有些疑惑了,好端端的,苏寒谦这句话,什么意思?

    算了,有些事情,既然想不好,还不如不想了。

    送苏寒谦回到房间,确定他好好的休息,夏如沐就走到客厅。

    想起苏悠然,夏如沐就有些坐立不安了,总感觉最近会有事发生,她心慌的厉害。

    门铃打扰了夏如沐的思绪,她快速的打开门,快递员就站在门口,“请问是夏如沐小姐吗?”

    “是。”

    “这是你的信。”

    “谢谢。”

    夏如沐拿着信,皱起了眉头,谁会给她写信呢?

    坐在沙发上,夏如沐慢慢的拆开那一封信,当到上面秀丽的字,整个人都呆住了。

    “我回来了。”署名,苏悠然。

    苏悠然回来了?难道说,苏悠然真的没有死吗?还是,有人故弄玄虚呢?

    怎么办?夏如沐一时间慌了,快速的拿着那一封信,就这样来回的走。

    方琴不会无缘无故说出那句话,势必是有些线索,或者事情被她知道了,她才会过来挑衅的。

    或许,苏悠然真的没有死,毕竟,没有人见过她的尸体。

    只是,若苏悠然真的还活着,为何之前都没有回来呢?而且,苏晓柒以及整个苏家,都没有提及过?

    难道说,这其中有许多不知道的事情?可是……

    夏如沐着那一封信,真的没有任何的思绪,脑子里有许多的

    想法,可是,都说不清楚,哎。

    苏悠然,难道,你真的没有死吗?

    怎么办?若苏悠然真的没有死,犹如她信上说的,要回来了,结果会怎么样呢?

    楚亦枫,你对苏悠然如此恋恋不忘,她归来,你我之间,还有走下去的必要吗?

    不,苏悠然肯定不会影响他们的,可是……

    夏如沐感觉都要发疯了,就这样一封信,让她完全失控了。

    深呼吸,夏如沐就这样安静的坐着,着那一封信,许久之后,直接起身,将信放在最底层的箱子里。

    苏悠然,我不管你是真的没有死,还是有人故意设计,我都不愿意去理会了。

    倘若,你真的活着,那就直接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都不相信,不管是谁,想要故意设计,让我乱了分寸,我都会努力调整的。

    我就不信,我也不愿相信,我所有的幸福,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只是,夏如沐的眼眶就这样泛红了,内心的紧张,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s11();

    夏如沐,你口口声声说你和楚亦枫之间,是有真爱的,你们走到这一步,是彼此用心的。

    可是,只是一封信,关于苏悠然的信,都没有确定真假,你却已经感觉到绝望了,你所谓的坚定,也不过如此而已。

    或许说,这一段感情,你真的就没有完全有把握。

    夏如沐慢慢的蹲在地上,眼泪就这样流出来了。

    楚亦枫,我真的很喜欢现在拥有的所有美好时光,和你在一起,我感觉从未有过的幸福,我一点点的在感受,这一切的幸福日子。

    可是,若就这样没有了,我要怎么办呢?

    苏悠然,你难道,真的就没有死吗?

    若你真的没有死,为何你不直接回来呢?偏偏一封信给我呢?这是挑衅吗?

    夏如沐就这样闭上眼睛,努力的让自己回忆起,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可是,真的好难。

    夏如沐对于苏悠然,没有一点儿印象,只是,她很清楚,曾经的他们,一定正面敌对过,如今,一个不知情的人,她要怎么办呢?

    夏如沐除了将自己抱紧,真的无能为力,重重叹了口气,心如刀割。

    空荡荡的房间,夏如沐无尽的叹气声,不断的传来。

    真的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房间内。

    “听说,夏如沐有些崩溃了,一直躲在房间,不肯出来,我想,多少还是受到影响了,没有想到,一封信,就让她如此紧张,来,他们的关系,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恩爱。”方琴笑着说道。

    女人淡淡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只是崩溃而已,我要的是全部崩盘,我计划了那么久,终于走到这一步,若没有将她弄死,我对不起我自己。”

    “你有十足的把握?”方琴反问。

    女人猛地站起来,掐住方琴的脖子了。

    方琴皱起眉头,试图挣扎,可是,女人的力度更加大了。

    “你做什么?”方琴有些紧张了。

    女人冷笑一声,“你知道,我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别人的否认,你既然选择跟我,为何还要说这样的话呢?你让我很不开心,你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