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九百四十一章 联络人失踪,情况棘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郑飞跃只从赵云看自己的眼神中,就能得到一个结论: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但他还是想解释一下:“其实我……”

    赵云连忙摆手:“老大无需解释,孙尚香虽是我旧主之妻,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子龙岂是那般迂腐之人?再者说,孙夫人身材极好,非常适合生养,您和她……挺配的。”

    “……子龙,你被黎晚晴带坏了。”郑飞跃试图再次解释,“其实那是我和孙尚香施的障眼法,为的是欺骗郭飞白。”

    赵云陷入沉思,半晌后道:“老大,郭飞白可是亲眼看见,您把孙夫人扒了个精光……大丈夫立于世间,有所为有所不为,提上裤子不认账的事情,咱们不能干。”

    “滚!”

    郑飞跃大怒。

    赵云苦笑,正要拱手离开,突然正殿的门再次被人推开,孙尚香跑了回来,一副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

    “又怎么了?”

    郑飞跃问道,经过赵云刚才一搅合,他发现自己不敢看这女人的眼睛了。

    孙尚香瞪着大眼睛,焦急道:“出事了!我的联络人出事了!就在刚刚,我通过特殊方法和联络人联系,对方没有回应。”

    郑飞跃皱眉:“会不会是人不在?”

    孙尚香:“不可能,联络人必须驻守联络点,这是死规定!”

    郑飞跃和赵云对视一眼,开始意识到事态不对劲了。

    说完之后,孙尚香又开始哭哭啼啼:“完蛋了,完蛋了,这下真的完蛋了,没有联络人,我的命令就发不出去了。”

    郑飞跃一把拽过她,手掌高高举起,却是轻轻落下,夹住她的鼻子用力,沉声道:“不要再哭了,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先告诉你们是如何传递信息的?”

    若把孙尚香比作溺水之人,那么郑飞跃就是唯一的那根稻草。

    孙尚香像是抓救命稻草般,死死地抓住郑飞跃的胳膊,道:“我的命令,从来只发给联络人,然后由联络人想法传递给各宗人员,这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

    “传递方式?”

    郑飞跃继续问道,见她稍微恢复了理智,便将手指从孙尚香的鼻子上拿了下来,他刚才本想抽上去的。

    孙尚香俏脸微红,不知是急的还是羞的,低声道:“我和联络人都是丞相嫡系,彼此采用的是最安全的联络方式,不存在泄密可能,也不能告诉你。”

    旁边的赵云听不下去了:“都这时候了,你还藏着掖着?”

    郑飞跃摆手,耐着性子问道:“继续,你和联络人的联络方式是安全的,可联络人和其他人的联络方式安全吗?”

    “理论上是安全的,联络人手下有批人,专门负责情报传递,这些年来一直没出过事……”孙尚香道。

    郑飞跃摇头:“出了叛徒后,什么都说不准了。据我猜测,你的那个联络人,很大可能被人顺藤摸瓜摸到据点给端了。”

    “啊?!”孙尚香张大嘴巴,背后吓出一片冷汗。

    得亏她和下面的人之间,还隔着联络人这层关系,否则出事的就是她了。

    郑飞跃:“联络人有没有可能叛变?”

    孙尚香:“绝无可能!”

    郑飞跃:“你确定?”

    “若是联络人叛变,你我绝无可能幸免,如今据点被毁,他一定是陨落了。”孙尚香神态低沉,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哀伤。

    郑飞跃估摸着,那位联络人应该也是一位老乡,谈不上伤心与否,现在有更大的危机在等着他们:“还有其他渠道传递消息吗?”

    孙尚香摇头,面带绝望之色:“丞相做事向来谨慎,情报层层传递,不可能留下漏洞的。”

    赵云插嘴道:“这就叫有得必有失,刘青邙远比起郭飞白老道,你这边刚把名单散出去,他立刻就被渠道给堵死了,这下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这一说,孙尚香的俏脸又垮了下去。

    可不是嘛,消息传不出去,就如同被困在笼子里,只能眼睁睁看着种子去送死,这种感觉比杀了她还难受。

    她和赵云都是一筹莫展。

    唯独郑飞跃还保持着沉着冷静,道:“丞相那边呢?你联系丞相,以他的智谋,应该能想到办法吧?”

    孙尚香摇头:“我的命令传递出去后,各路人马都在策划动手,明晚是最后的截止日期,现在给丞相发信息,时间来不及。”

    嘶!

    郑飞跃牙疼,好好的一手牌,硬是被这位夫人打的稀碎,他忍不住道:“你好歹也是打入总盟中层的高级卧底,脑子呢?”

    孙尚香愣了愣,水气再次于眼眶中凝聚,看样子又要哭了。

    郑飞跃顿觉头大,瞪眼道:“哭!再哭我把你丢给郭飞白!”

    到眼角的泪水,被孙尚香硬生生憋了回去,她还挺委屈,小声道:“种子之事,关乎通天门的未来,丞相将此重任交给我,你知道我的压力有多大吗?

    郭飞白步步紧逼,我这心里每天都像是火在烧着,就怕他们效仿千年之事,不分青红皂白乱杀一通。若是连累了种子,我就真成罪人了!”

    赵云又忍不住了,道:“郭飞白在明,刘青邙在暗,就是要逼你乱了分寸。其实他们的想法和你一样,不想大开杀戒,否则用得着这么麻烦?您倒好,不但随了他们心愿,还为东岸的安定团结做出巨大贡献。”

    这位追随郑飞跃的时间长了,倒也学会了几分尖酸刻薄,而且在“旧母”面前,赵云向来不掩饰自己的尖酸刻薄。

    孙尚香听到这话,一颗心都要碎了,差点“哇”的一声哭出来!

    郑飞跃白了赵云一眼,示意不要再刺激她。

    赵云却是悟错了上级精神,暗暗警醒,此时“旧母”有向“新母”转变的趋势,自己这般不留面子,岂不是作死?

    看老大的样子,果然是生气了!

    想到这里,赵云连忙采取补救措施,道:“你也别太伤心,此事虽然棘手,可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老大素来诡计……足智多谋,有他帮你,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真的吗?”

    孙尚香问道,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向某人。

    某人看向自己的手下:“我什么时候说我有办法了?”

    赵云信心满满:“老大永远都有办法。”

    “对对,丞相也说过,郑城主总是很有办法。”孙尚香连忙道。

    郑飞跃:“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