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九章 邪神的求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东岸共有七大宗门,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极魔海边上。

    这样的布置是有章法的,一旦西岸那边大军来袭,这里就是抵挡入侵的第一防线,同时可以为波若洞另一边集结大军提供宝贵的时间。

    历史上先后出现两次仙魔大战,七大宗门一直扮演着“桥头堡”的特殊使命,就连总盟也对这七个宗门非常重视。

    而今天,在仙女峰这座山头上,几大宗门投入巨大。

    战斗还在持续,各大宗门派往山头的援军已经是第四批了,一些被逼急的宗门甚至动用了底蕴力量。

    半山腰,退守此处的南宫目睹着一批批援军投入那个修罗场,心惊肉跳。

    邪神的决心和郑飞跃的反抗出乎所有人预料,谁也不曾料到,本是两个后辈间的宿命之战,会闹出这样的动静。

    现在除了心魔谷能置身事外,其他宗门早已深陷其中。

    要知道就算是仙魔大战,对于大宗门而言,动用底蕴力量也是一件大事,非到紧急关头不予考虑的。

    一时间,南宫竟有些庆幸心魔谷没有参与,但是很快,她的庆幸被现实击个粉碎。

    一柄染血的飞剑来到南宫身边,上面附带着那个男人冰冷的话语:“南宫,出兵!”

    这是……邪神的要求。

    一瞬间,南宫俏脸煞白,她的手指捏着飞剑,关节都发白了,喃喃道:“出兵?这个时候出兵,岂不是伤亡惨重?”

    左右,素心和畅心均是神色难看。

    如今山上已经打成一锅粥,每隔一段时间,都能听到大修士陨落的声音,心魔谷出动大军,也许能对局势产生影响,可后果也是极惨。

    “邪神发来求助的消息,证明邪神宗已经无力为继,连最强的宗门都顶不住,我们上去无疑于送死,不能上!”素心想也没想便说道。

    只不过,向来和她共进退的畅心却提出反对意见:

    “邪神亲自求援,想要置身事外谈何容易?再说我们已经得罪了郑飞跃,若是再得罪邪神,两面不讨好,无论谁赢都不会给我们好脸色的。”

    南宫闻言,长长一叹,道:“无论如何,心魔谷是无法置身事外了,现在要考虑的是帮谁的问题。”

    “帮谁?”

    素心和畅心同时愣住。

    这还用考虑吗?

    她们之前已经得罪了郑飞跃,再加上邪神和心魔谷之间始终存在一层亲密关系,于情于理都要帮邪神啊。

    南宫依旧在苦笑:“我认识邪神数千年,从未见他求过人,郑飞跃能将他逼到这份上,足以证明那小子的逆天之处,我们一旦出手,就相当于正面交恶,一旦这小子活下来……后果,你们想过吗?”

    沉默。

    素心和畅心均是说不出话。

    不知何时,那个随手可以捏死、开个店铺也要寻求她们庇护的年轻人,短短几年功夫,已经可以和邪神对抗了。

    这是一个成长速度极为惊人的妖孽,谁也看不透他的极限,他总是在一次次不可能中创造奇迹,然后变得强大!

    打蛇不死必被反噬,迄今为止,那些惹毛郑飞跃的人,哪一个有好下场了?

    所以到底要不要出兵,令南宫头疼万分。

    没过多久,一袭大红袍来到半山腰,找到了心魔谷的队伍,并且直言要见谷主。

    李心儿来了!

    “你不在桑鬼城待着,跑仙女峰做什么?”南宫有些诧异李心儿的到来,“如果你想上山,最好死了这条心,那里不是你能去的。”

    李心儿拼命摇头。

    她很担忧郑飞跃的安危,自然更想上山去看看,可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心魔谷不能参与这场战争!”

    李心儿大声道,她是来劝说自家谷主的。

    南宫神色一凛,语气有些不快:“我做事用你教吗?”

    李心儿张开嘴巴,看了看左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南宫心思微动,道:“素心,畅心,你们带着弟子分散警戒,同时布下隔音阵法,任何人不得偷听我说话。”

    “是!”

    两名长老也是心思灵巧之辈,立刻带人散开。

    待隔音阵法升起,淡淡的月光照耀在李心儿那张苍白的面孔时,南宫悠然开口:“说吧,你知道什么?”

    李心儿开口:“王破来了。”

    四个字,使得南宫心中巨震。

    王破!

    这个名字现如今在七大巨头中的分量,可以说仅次于邪神。

    “他来了?人在哪里?山上还是山下?你是怎么知道的?”

    一连串问题冒出,南宫显得有些急切,目前心魔谷正面临站队的难题,而王破的存在是一个极大的衡量变量。

    李心儿皱眉道:“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我知道他离开桑鬼城,朝着仙女峰来了,我不敢跟的太近,怕被发现。”

    “你的意思是,王破在郑飞跃手中?”

    南宫问道,虽然各大宗门本能地相信王破在郑飞跃掌控之中,可那小子太过狡猾,经常始终障眼法搅乱大伙的视听,最后搞得大家都似信非信,甚至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李心儿点头道:“我确信王破就在桑鬼城,不仅如此,我还知道他的实力非常恐怖,有件事您可能还不知道。”

    “什么事?”

    李心儿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开口道:“明王宗突生变故,老七坐上宗主之位,是因为明王宗前任宗主……死了。”

    “死了?”南宫大吃一惊,一把抓过李心儿的衣服,“怎么死的?是谁杀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快说!”

    李心儿被抓的很不舒服,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哭丧着脸道:“是我猜的,但我有八成把握,明王宗主是被郑飞跃杀的,而且是王破动的手!不仅如此,老七也是同谋者,是郑飞跃将他扶持上位的!”

    南宫的眼睛死死盯着李心儿,内心已经掀起滔天巨浪,她终于明白今晚的老七为何拼死也要保郑飞跃了。

    可她还是不敢相信,厉声道:“证据!”

    李心儿知道情况紧急,语速极快:“老七当上宗主后,桑鬼城仙吧来了一个人,我偷偷调查过,他叫张景,是明王宗的医师。

    曾经老七被明王宗前任宗主重创,并且关入大墓之中。就是这个张景负责每日给老七送药,后来明王宗突然封山,之后老七上位,张景却是离开明王山,一直待在桑鬼城,再没回去过。”

    南宫闻言,倒吸一口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