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八章 糖衣炮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百四十八章 糖衣炮弹!

    碰!

    小天罡旗硬抗了韩世忠一刀,然后召出狂猛的罡风,其中夹杂着功德之力的威能,将捆住一印一珠的囚笼吹散。

    囚笼散开后,化作漫天血雾。

    定海珠和镇山印脱困后,却是没有太多余力帮助它们的兄弟战斗。

    恰恰相反,小天罡旗还要抽出一部分精力,带着自己的两位兄弟跑路。

    这时候,郑飞跃的卑鄙之处就显露出来了。

    漫天的血雾再次凝聚,化作一个更大的血色囚笼,冲着小天罡旗当头罩下。

    咣!

    小天罡旗被困个正着。

    “愣着干什么,办它!”郑飞跃吼道。

    话音未落。

    嗖嗖嗖!

    两把长枪,一把长刀齐齐掷了过来。

    这下小天罡旗没空间躲了,被三件兵器撞个正着,气势顿时萎靡起来。

    熟悉的血手涌现,将它和两个刚脱困便又被捉住的伙伴,一起收入系统空间之中。

    风,停了。

    夜幕缓缓降临。

    郑飞跃的声音缓缓响起:“齐活了,回革命城修整一下。”

    革命城。

    相比城外的黑寂空廖,革命城内一片灯火阑珊。

    韩世忠除了是一名合格的武将外,在城主这个行政职位上也是有才能的,革命城在他的治理下,繁荣程度甚至超过赵城。

    郑飞跃带队回来后,韩世忠的心腹袁弘已经准备了丰盛的酒肉。

    一夜狂欢。

    第二日清晨,郑飞跃揉着惺忪的睡眼,在下人的伺候下进行洗漱。

    洗漱完毕,他推开房门,发现外面站了一排的武将。

    吕布,赵云,韩世忠,甚至远在荒城的尉迟敬德,以及东部的常张二将,也都出现在郑飞跃眼前。

    “嚯,都来了?”郑飞跃诧异道。

    常遇春哈哈笑道:“昨日深夜接到韩将军的飞骑传信,听闻郑帅已得到那三件宝贝,我等哪里还坐得住?”

    “离开荒野是我等毕生心愿,在此时刻,无论如何也要尽一份力。”张定边斩钉截铁道。

    尉迟敬德亦是点头。

    郑飞跃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样的渴望和……萧瑟。

    古往今来,但凡能够飞升者,无一不是天赋出众之辈。

    他们历经磨难,度过天劫,本想去往更加广阔的世界,在更为精彩的舞台上散发属于自己的光彩。

    可命运将他们送到了荒野,这个充满了杀戮和孤独的贫瘠之地。

    数千年时间,层出不穷的风流人物尽数陨落,最后就剩下眼前这么一排人:吕布,赵云,尉迟敬德,韩世忠,常遇春,张定边。

    活着的人想走。

    做梦都想离开这个地方。

    于是在今天这个早晨,他们汇集于此,就一个目标:离开。

    离开!

    离开!

    离开!

    铿的一声响。

    韩世忠将自己的长刀插在脚下,大声道:“实不相瞒,昨夜我喝光掉所有的酒水,反正就要离开了,留着也没用。”

    尉迟敬德笑道:“你就这么肯定能离开?”

    韩世忠一声长叹:“几千年都没人做到的事,我又怎么敢肯定?只是……只是这片地方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啊。”

    众人沉默。

    韩世忠曾硬闯迷失之地的事情,大伙都是知道的。

    谁都知道那是个死地,可明知是死路还要走,证明韩世忠真的是“活够了”。

    若非韩世忠回来后,凑巧遇到了郑飞跃,只怕这位宋朝仅存的大将军,也早已醉死在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寨子里。

    氛围变得悲凉起来。

    数名将军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中的悲凄之色却越来越浓。

    都想走。

    做梦都想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郑帅,到底需要怎么做才能离开这里?”韩世忠红着眼问道。

    郑飞跃道:“我需要从这三件宝物上寻找到更多的信息,最主要的是搞清楚那个幕后黑手的真正目的。”

    吕布沉声道:“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目前还不需要,可我要提醒诸位,一旦引得那名幕后黑手出现,必将是一场恶战,甚至有很大可能全军覆没。”

    郑飞跃神情严肃。

    其他人却都笑了起来。

    “若能痛痛快快战一场,虽死无憾!”

    “虽死无憾!”

    “无憾!”

    ……

    地下密室。

    郑飞跃盘膝坐在地上。

    在他的对面,镇山印、定海珠、小天罡旗三件宝物奋力挣扎,却始终无法挣脱笼罩它们的血雾。

    血雾以缓慢却又坚定的速度侵蚀着它们。

    “投降吧,你们撑不住的。”

    郑飞跃露出反派才有的邪恶笑容,对着三件宝物自说自话,看起来很像是个傻子。

    事实上他已经做了三天的傻子。

    “咱们好歹也是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只要你们告诉我想要的,我立刻放了你们,继续去镇守你们的一方土地,何乐而不为呢?”

    三件宝物微微颤抖着,似乎是在唾弃某人的无耻。

    “当然,你们仨也可以顽抗到底。”郑飞跃张开双臂,身上咕咕地冒着血雾,“但我保证你们数千年的努力,将毁为一旦。”

    此刻的郑飞跃,比电影上的那些反派boss逼真多了。

    不,他就是真的邪道。

    宝物们颤抖的频率更加大了,镇山印不停地冲击着血雾,表现出相当强烈的不屈精神。

    若是赵云在这里,看到郑飞跃如此对待曾经的“袍泽,”怕是会于心不忍。

    “宁死不屈?很好,我很喜欢你们的倔强。”

    郑飞跃挥挥手,减弱了血雾的浓度,让它们稍稍喘息一下,同时在内心道:“系统,你的办法不行,硬来人们不虚啊!”

    系统恶狠狠道:“这三个崽种不吃硬的,可我就不信世上有不偷腥的猫,换个方式,试试糖衣炮弹。”

    “糖衣炮弹?”

    郑飞跃表示很诧异。

    系统露出一抹阴森笑意:“别忘了,你现在虽然是邪道,可荒野上还竖着很多你的雕像,这段时间以来,里面也聚集了不少信仰之力,虽说现在和你没什么关系,却不代表不存在。”

    郑飞跃瞪大眼睛道:“我靠,你想贿赂它们?”

    “对付这种硬骨头,硬碰硬是行不通的,糖衣炮弹才有奇效,别忘了这可是经过实践证明过的真理!”系统道。

    郑飞跃想起建国后的那些事迹,点点头道:“有点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