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五章 给我起个道号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百一十五章 给我起个道号吧

    吕布单膝跪地,拱手道:“我和子龙本来商量着,若是你能带我们走出荒野,便尊你为主。可听闻你为了荒野终生,不惜坠入邪道,此等大义之辈,我吕布一刻也不想多等了右。”

    赵云亦点头。

    郑飞跃闻言,惭愧道:“我是听着两位将军的故事长大的,如今要收二位为将,岂不是折煞我也?”

    赵云摇头道:“郑帅乃人杰也,岂能与年龄混为一谈?”

    吕布亦道:“不错,若是有本事的,我吕布自然心悦诚服。若是没本事的,如那徐福之流,只配做我的刀下鬼罢了!”

    此话听着傲气,却也符合吕布的性格。

    郑飞跃苦笑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推辞了,两位爱将请起。”

    “诺!”

    吕布和赵云起身。

    这时,系统在脑海里发出鄙夷的声音:“明明心里高兴的要死,却装出一副不敢当的模样,当真虚伪的一匹。”

    郑飞跃表面笑嘻嘻,内心道:“崽种,再敢说风凉话信不信我割了你的头发?”

    这次随着郑飞跃实力暴涨,系统的脑袋上,也终于长出了一头浓密的秀发,不过颜色却是红色。而且还是那种你去街边理发小店,花88元染的那种廉价红色。

    这要是头发再长些,走在街上估计就被人当做野生杀马特给捕杀了。

    系统也很不爽自己的发型,却也是无可奈何,它并不能随意改变自己的外型,长成什么样子全看天意。

    郑飞跃和系统互损了几句后,便要和众将进城大肆庆祝一翻。

    打赢了嘛,总要嗨一嗨。

    他的空间内还背着调料和火锅底料,茅台也有好几瓶,正在涮火锅的兴头上。

    只是前脚还未踏入城门,郑飞跃突然感到光线黯淡了下来。

    他抬头一看,好家伙,好大的一块乌云,不偏不正就停在自己的头上。

    “这是……”

    众位将军都比较疑惑,在荒野生活两千年,还没见过这种只有一块的乌云。

    郑飞跃看到后,内心却升起一股心惊肉跳之感。

    他二话没说,扭头就朝自己的鼎内走去,半道上还顺手把鼎盖给捡了回来。

    “郑帅你这是……”

    韩世忠正对郑帅提起的好酒期待呢,冷不防看到自己元帅扭头走了,话刚问出一半,突然听到天上一声轰隆!

    众将皆吓一跳,抬头发现那团乌云中,密密麻麻的闪电在游走。

    在场众人都飞升过,第一时间判断出这事雷劫。

    可他们都没见过这样的雷劫,出现的诡异也就罢了,里面的雷霆数量密集的令人心惊肉跳。

    而这事,郑飞跃已经很自觉地跳入鼎中,还把盖子给盖上了。

    徐福这个大鼎是个异宝,一定程度上能够掩盖部分天机。

    果然,盖上盖子后,天空的乌云慢慢散去。

    只是这样一来,郑飞跃却是出不去了,只能呆在鼎内。

    众将围在大鼎旁,也都面露尴尬之色。

    此刻大伙也明白了,自家将军坠入邪道,并且实力非常之高,已经被这老天给盯上了。

    邪道之上最怕什么?

    雷劫!

    而且这次天道降下的,明显不是普通雷劫,摆明了就是往死里整你,不是说你修为高、法宝多、意志坚定就能扛过去的。

    郑飞跃擅自吞噬天命,还一口气吞了七道,这就相当于狠狠地抽了天道七个耳光。

    换你是天道,你会给渡劫人留下一线生机吗?

    显然不可能!

    妥妥地,当场整死!

    郑飞跃自己也知道,渡劫是不可能渡劫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渡劫的。

    于是他就只好回鼎内等着了。

    好在他之前早有准备,此刻倒也相当洒脱,转身,回走,捡盖,入鼎,扣上!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效果也挺明显,雷霆逐渐消隐,乌云散开,天空恢复了平静。

    只是,几位大将满脸尴尬。

    前一刻,郑帅还开开心心地,说要请大家吃那从未听说过的火锅,话音还未落,就被天道给堵回到鼎里面了,连头都冒不得!

    这还怎么吃火锅?

    咚咚咚。

    常遇春拿虎头湛金枪捅了捅大鼎。

    “干啥?”

    郑飞跃没好气的声音从鼎内传出。

    常遇春神经比较大条,或者说就是脑子缺根筋,问道:“郑帅,火锅咱们还吃吗?”

    郑飞跃当场就气炸了:“吃你个头,就知道吃的憨货,你告诉我怎么吃?”

    “我们可以进去陪您的啊,这样您也不至于寂寞。”

    常遇春说出这番话,众人忍不住对他刮目相看。

    这家伙,倒是拍出了不一样风格的马屁。

    郑飞跃沉默片刻,道:“大鼎你们待不得,对修为有损,还是在外面陪我聊聊天吧,正好,大家集思广益一下,帮我取个道号吧。”

    “道号?”

    众将面面相觑,自家将军都落到这个地步了,竟然还在想道号。

    这是什么思维?

    常遇春没想那么多,直接了当道:“道号简单,我看郑帅脸有莲花,又是修的血魔之道,干脆就叫血莲花吧。”

    此话一出,众将差点没笑出声。

    本来挺严肃的氛围,硬是这厮搞得欢乐起来。

    “滚蛋!”

    郑飞跃骂道。

    “得令!”

    常遇春一拱手,拎着虎头湛金枪就走了。

    耿直的一匹!

    韩世忠干咳一声,道:“郑帅你别听那莽夫的,末将知道有一种兵器,可于十步之外取人首级,令人闻风丧胆,并且与您的气质颇为匹配,倒是可以拿来做道号。”

    “哦?说来听听。”郑飞跃道。

    “血滴子!”

    “你也滚!”郑飞跃骂道。

    “得令!”

    韩世忠一拱手,灰溜溜地走了。

    张定边站了出来,一手放在身前,一手背在身后,表现出一幅古代读书人冥思苦想的模样,最后终于想出了一个名字。

    “血魔老祖如何?”张定边道。

    郑飞跃道:“太烂俗,换一个。”

    “血无敌!”

    “难听。”

    “血无涯。”

    “乌鸦?你咋不叫兔子呢?”

    “这……末将实在是词穷了,这就回去仔细想过。”

    张定边走后,现场就剩下吕布和赵云二人。

    吕布深吸一口气,凝眉深思,最后沉声道:“末将告退!”

    说完大踏步离开。

    赵云:“……”

    郑飞跃在鼎内叹了口气。

    这群下属拎刀子砍人那是没话说,个顶个的猛,可在起名字这种文化人干的事情上,基本就是文盲。

    “赵将军,我知你文武双全,可有好的道号?”

    郑飞跃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