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八章 赌神诞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百九十八章 赌神诞生

    何小姐弃权,就只剩下郑飞跃和中年人两个在比拼。

    中年人再次拿出100万筹码,道:“跟!”

    郑飞跃同样的行动:“跟!”

    眨眼功夫,桌面上的总金额就达到了600万。

    荷官继续发牌,而这也是最后一张牌。

    郑飞跃果然拿了一张黑桃10,这样,他牌面上的牌已经无限接近于最大的同花顺。

    而中年人手上没有同花顺,却三张同样数字的牌,三张3

    郑飞跃笑道:“局势很明朗,如果我的底牌是黑桃a,我赢。如果不是,我最大的牌无非是一个对,比不过你的三个3,你赢。”

    中年人点点头。

    “所以……”郑飞跃笑了笑,将剩下的几百万筹码都给推上去,“我梭哈了。”

    气氛一瞬间凝重起来。

    第一把就梭哈!

    中年人表示自己在赌场经历过这么多年的风雨,也很少遇见这种情况。

    这位郑先生的底牌是黑桃a吗?

    他不敢肯定。

    所以他选择放弃。

    “郑先生好魄力,我弃权!”中年人道,语气依旧很平静,似乎没把桌上的几百万放在眼里。

    荷官自动将桌面上的筹码扫给郑飞跃。

    郑飞跃将那张黑桃a亮出来,笑道:“明智的选择。”

    中年男子点点头,示意荷官继续发票。

    这次发牌到第五张时,桌上的赌注已经激增到一千多万,三个人谁也没有弃权,因为他们的牌面都很好。

    郑飞跃这次没拿同花顺,但四张名牌中,有三张a,哪怕最后的暗牌不是a,他这个牌面也算不小了。

    何小姐和中年人的名牌则都是同花顺,如果暗牌也是同花顺的话,郑飞跃就输定了。

    何小姐脸上闪烁着自信的光芒,问道:“最后一把郑先生还要跟吗?就算您的暗牌能够组成四条,我和杨先生依旧有不小的胜算哦。”

    按照正常人的逻辑,三个对赌,对面两人都有可能拿到同花顺,很自然第就会将自己放在弱势方的位置。

    这时候,弃权的概率就会大一些,毕竟一把不成还有下一把。

    可对于郑飞跃而言,所谓的同花顺根本不存在,他记住了54张牌的所有位置,按照荷官的发牌规律,对面两人不可能拿到同花顺。

    他们这是在给自己施展心理压力呢。

    郑飞跃对于对手的挑战,回应的方式简单粗暴。

    他再次将所有筹码推上去,道:“梭哈!”

    何小姐和中年人的脸色都有些变化。

    又是梭哈!

    这么自信吗?

    两人不约而同地看了自己的底牌,很明显,牌面和同花顺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的心理压迫失败了。

    “我弃权!”

    何小姐有些狠狠地扔下牌,语气已不如之前那般平静,酸溜溜道:“郑先生可真是自信呢。”

    “我也弃权。”中年人扔掉牌。

    郑飞跃哈哈大笑道:“我说了,今天来就是享受赌博的乐趣,输赢无所谓,痛快最重要。”

    外间。

    庞大海小声道:“老板又在装逼了。”

    “这不叫装逼,是心理暗示,这是战术!”郑新月纠正他道。

    庞大海撇撇嘴道:“一个大老爷们,就知道欺负人家女孩子!”

    “胖子,你该不会是喜欢那个何小姐吧?”

    “那可是黑长直,所有宅男的终极幻想,我做梦都想娶一个黑长直做老婆的!老板太狠心了,竟然狠心摧残我人生遇到的第一个黑长直。”

    庞大海满脸的不忿之色!

    其他人:“……”

    里间。

    郑飞跃向吧台要了一瓶啤酒,三人稍作休息。期间,那位何小姐一直试图打听郑飞跃的来历。

    “我啊,来自郑市,家里条件不怎么好,爸妈都是退休工人,穷的连房子都买不起。”郑飞跃说道。

    何小姐尴尬地笑了笑,心想你骗鬼呢,房子都买不起,哪里来的钱跑澳门来一掷千金?而且还在短时间内就赢走了赌场近两千万。

    “郑先生真是会说笑。”何小姐应和道。

    郑飞跃道:“就知道你不信,不过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白手起家的事迹也确实太惊世骇俗,普通人是很难理解的。”

    何小姐看着一脸理解的郑飞跃,真的很想一个高脚杯砸过去。

    “继续吧。”中年人开口道。

    何小姐吐出一口气,本来还想套下这家伙的情报,现在是一点说话的意思都没有了,直接了当道:“荷官发牌。”

    发牌。

    每人得到五张牌后,桌面上的赌注已经高达两千万。

    赌博嘛,都是越赌越大,所以当两千万的赌注砸在台上时,何小姐和中年人都知道这把无论如何也不能输了。

    牌面上,郑飞跃的牌一如既往的好,有极大可能构成同花顺。

    另外两人差点,单从牌面上看,郑飞跃是占有优势的。

    “连续两把都弃权,这样玩也不是郑先生想看到的。”何小姐大有深意地看了郑飞跃一眼,“这次说什么也得舍命陪君子,我再加一千万。”

    中年人闻言,不动神色道:“跟!”

    轮到郑飞跃了。

    按照他之前的言论,赌博不在乎输赢,再加上现在的牌面占优,于情于理他都应该跟下去。

    何小姐和中年人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郑飞跃再次给他们了一个惊喜。

    “突然觉得,人生太过一帆风顺也不是什么好事。这做人啊,该稳一稳就得稳一稳,所以不好意思,我弃权!”

    郑飞跃笑呵呵地选择了弃权。

    何小姐和中年人的脸色瞬间变了!

    缓一缓?

    弃权?

    你大爷的,谁刚才说输赢不重要的?

    我们俩千辛万苦,又是铺垫又是诱导的,眼看就要大赚一笔,你说要缓一缓?

    “我……”

    何小姐差点就一口脏话骂出来了,只是话到嘴边变成了:“郑先生说得对,有进有退才是人生正理,佩服!不好意思,我上个洗手间。”

    “我也去。”中年人跟着离开。

    两人在卫生间碰头,均是一脸晦气的样子。

    “那家伙太可恶了,我恨不得叫人来狠狠打他一顿!”何小姐气的一头黑长直发都要卷了起来。

    中年人摇头道:“不能轻举妄动,我算是看明白,那小子不简单,从头到尾都在给咱们装傻呢。”

    “怎么办?上面有命令,今天必须把他手里赢得钱收回来。”何小姐面露愁容,“而且那家伙对女色也没想去,倒是外间有个胖子在不停看我,恶心死了!”

    “正常手段行不通,就只能上非正常手段,待会儿看我眼色行事。”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