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第520章 夜绾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阎烈的沉默,让杨岳深感问题大条了。

    “阎烈,我们做警察的,从来都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眼下,局里是什么意思?”

    阎烈这是第三次接触这样不清不楚的案子,他怎么知道?

    “我们按我们的办法查,他们,我们管不了。”

    阎烈沉冷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情绪的起伏。

    杨岳沉默。

    他心里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事情太过诡异,有时候,他也忍不住会往那上去想。

    “好,有线索了,及时交换。”

    阎烈应下,并将他们的发现,告诉了杨岳。

    “你的意思是,第一次抛尸的地点,值得重点查看?”

    “我不清楚你们那边的具体情况,但你可以让让法证的人注意一下成分相同的元素。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进步。”

    杨岳轻叹一声,表示知道了。

    “你说,这案子要是破了,我们会不会一战成名?”

    阎烈沉吟片刻,幽幽道:“不知道。但很有可能会颠覆我们的三观。”

    杨岳闻言,不由怔了一下。

    “算了,算了,我去忙了。你也加油。”

    阎烈“嗯”了一声将电话挂断,回头就见舒卓睿手中拿着一张不知道什么,黑漆漆的东西朝自己挥了挥手。

    “猜猜这是什么。”

    阎烈冷眼看着他,没有开口。

    “得了得了,真是多说一个字就会死星人。不知道以后会是谁,能让多开两次嘴。”

    舒卓睿无语的摇摇头,自己主动走了过来,让他抬头看。

    透过阳光,可以隐隐看到上面有些歪歪扭扭的符号。

    “这个材质,有点像那个丫头之前给的符咒,我化验了一下,是人血。”

    阎烈眸色深了深。

    舒卓睿不由叹气:“虽然很不想说,但我觉得,你要是可以,就打个电话给那丫头吧。现在这事情,真是越来越诡异了。”

    阎烈目光停留在他手上的黑色废纸上:“被烧过?”

    舒卓睿愣了一下,点头。

    “验一下,究竟是什么材质吧。另外让信息部的人收集一下那七个人的生辰八字。”

    “哈,生辰八字?”

    阎烈点点头,没做解释,转身离开了。

    舒卓睿顿了一下,“呵呵”笑了起来。

    “真没想到,我们也会有这么一天啊!”

    顾琅因为在解剖室内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跟着他们出来跑外勤了,听到舒卓睿笑,吓了一跳:“干嘛?没吃药啊!”

    舒卓睿朝他挥挥手:“这个,可能是我们目前唯一的线索。”

    顾琅凑过去看了一眼,眼中丝毫不掩嫌弃:“什么玩意?”

    “一张用人血画了符号,然后被烧毁的纸。”

    “哈?”

    舒卓睿摇头:“得了,一时半会我也跟你解释不清楚。鹿鸣!”

    鹿鸣是跟着技术部的人过来,这会正在现场瞎晃悠,听到舒卓睿叫他,急急跑了过去:“睿哥,啥事?”

    “去叫六月,收集一下七个受害人的生辰八字。记住啊,是生辰八字。”

    鹿鸣不由瞪眼:“睿哥,你什么时候也信这个了?”

    “你们老大也信,快去。记住,找六月。不要找别人。”

    鹿鸣不由嘀咕:“又不是没配信息员,为什么一定要六月?”

    没人回答。

    阎烈离开,只是回了自己的车。

    他上车后,目光总是控制不住,朝副驾驶座前的收纳箱看。

    犹豫良久,他还是伸手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纸片。

    他盯着纸片看了许久,终是叹息一声,拨通了纸片上的电话。

    夜绾绾听到电话响时,整个人还有点蒙。

    她现在没去上班了,积蓄也还有一些,便没有着急去找工作。而是每天在家蹲着煲剧、打游戏。日子过得已经没有白天黑夜之分了。

    只是晚上依旧清醒的时候多。

    她懵了一下,看了看窗外高高挂起的太阳,不知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找她。

    明月昨天已经约过了,说明天去逛街。

    她爬到床头,拿起手机一看,完全陌生的号码。迟疑了一下,没有接。

    铃声停了一秒后,又响了起来。

    她不由瘪瘪嘴,接了起来,低声问:“你好。”

    清冽的声音,好似落入玉盘的珠子,让人心头顺滑不已。

    阎烈的手不由收紧,冷声回道:“是我,阎烈。”

    夜绾绾眼珠转了一下,长长“哦”了一声,“你是找到人了吗?”

    阎烈顿了一下,“没有。”

    夜绾绾也没在意,毕竟就知道一个名字,全国那么多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所以她不意外。

    “哦,那是有事吗?”

    她只是客套的问了一句,不想, 对方真的“嗯”的应了一声。

    这倒是让她惊讶。

    “你竟然有事要找我帮忙?”

    阎烈失笑:“你难道忘记了,我之前让你来警局上班的提议了吗?”

    夜绾绾脑子转了转,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不过她最近过的有点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好吧,这是我的锅。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太难,或者太专业的,你可就不要指望我了啊,毕竟我还只是个孩子。“

    阎烈闻言,不禁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她那样子看起来,确实像个孩子。

    “那你方便,来邺城一趟吗?”

    “你都跑去邺城了?工作调动这么快?不会是因为上次的案子吧?”

    夜绾绾愕然。

    在她的记忆中,邺城比桐城来说,可穷多了。而且,那有万人坑,实在不是什么好地方。

    不过转念一想,阎烈去的话,可堪比镇山之宝,也算是有点好处吧。

    阎烈却是被她一系列的问题,弄的有些无语。

    自己在她眼里,这么没用?

    “这么出了个大案子,省里调动了几乎所有的精英,组成了专案组,我是抽调的人员之一。”

    夜绾绾想了想,声音不由高了一个分贝:“你的意思是你是精英咯。”

    阎烈失语,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回路,与对方不一样。

    “这不是重点。”

    “那什么是重点。”

    “你要过来帮忙看看吗?”

    夜绾绾瘪瘪嘴,眼中浮上点点无语:“阎大队长,我不会判案,也不懂你们刑侦那些玩意。你觉得我去有用吗?”

    “你过来看看,也许就知道有没有用了。”

    夜绾绾叹气:“你就那么想让我过去?”

    “嗯。”

    对方毫不犹豫的应下, 倒让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她愣了一下,长长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好吧,我现在过去。你算好时间来车站接我。”

    阎烈自然应下。

    “我上车以后,会给你发信息的。”

    夜绾绾说罢,便挂电话了,起身去收拾。一个小时以后,才出发。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