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9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爷,大阿哥回来了。”眼前急匆匆的何柱儿只是喘着粗气轻声的在太子的耳边道。

    而那一直对着棋盘下着棋的太子,嘴角明星露出了一丝诧异,手中的棋子不知不觉的滑落在棋盘上,也是未曾察觉,还是何柱儿的呼唤,拉回了他的思绪。

    回过神的太子,亦只是在瞬间便恢复了神情,露出了那看似和煦的笑容。如今的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冲动任性的太子了。一朝梦醒,始终摆脱不了的兄弟相残,让他变得彻底的冷漠起来,却

    总是能在人前掩饰的极好。

    在康熙面前,他还是那个错不断,撒泼耍赖的太子,而在众臣面前,他却隐隐有着夺人的风采。他始终是清醒的,康熙的帝王岁月还有那么长,对于一个慢慢的羽翼丰满的太子,他无法真的相信康熙的承诺,纵然他对他也是有情的,但在皇权面前,一切都太过卑微了。

    康熙的善变,兄弟的虎视眈眈,胤禛的野心,胤禩的出众,而康熙有意无意的放纵,让他始终是心怀隐忧,好似回到了那前世久远的岁月。当日的不见烽烟的厮杀,他却是以退为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退出了康熙的生活。只因,他感到那一丝熟悉而又生疏的感觉。前世的康熙,在废他之前,何尝不是流露出那种种的不信任与猜疑,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于他。他输不起了,于是便选择了赌,他赌康熙对自己的情究竟有多少。更是想明白对于彼此而言,对方是否当真那么重要,他在康熙习惯了自己的存在之后,却是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给了康熙足够的时间,去想起他的好,唤起他对他的愧疚,又在适当的时候回来了,让康熙是更加珍惜于他。

    而那结果,他却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只不过褪尽繁华归来的他,脸上却是带上了一种让人分不清真假的面具,有着如胤禩般和煦的笑容,又有着如胤禛般刻入骨子的冷漠,却又有着他自己的风华,让人看不透。

    要重来一世的他,放弃那该就属于自己的皇位,他无法做到,还有以一种失败者的姿态放弃,骄傲如他,依然是无法,纵然他是如此的向往自由。

    只是,忽然听闻,胤褆回来了。他又想起了近日来胤禩的步步紧逼,胤禛却是不露神色的步步后退。是以,让他揣测起了康熙此举的用意。

    看着还在发呆的太子,胤褆只是沙哑的唤了他一声,他在门边依然靠了许久。

    太子转身回头,看见的便是,那消瘦了许多,黑了许多,却是被塞外风沙磨砺的更加坚毅的胤褆,只是轻笑了一声,“回来了。”一切  都是如此的平常,好似他们从未离别过一般。

    对于久别相逢的胤褆,两个人也只是在那个寒冷的冬天,坐在毓庆宫的门槛上,望着外面顺着阳光照耀下落下的飘雪,喝着酒,好似曾经一般,却是什么话都不曾过。

    还是等了许久,耐不住的胤褆,才轻道了句“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

    而太子却是转动着酒杯,回头,盯着他的双眸,轻笑着道了句“问什么,是问那么多年  ,你过得还好吗还是问,我的大哥,明知有险,为了另外一个弟弟,却是甘愿牺牲了自己,远遁塞外,从此不问世事  ,同时  将另外一个弟弟推入了万劫不复之地,却是还指望着这个弟弟放过于他若是前者,如今你不是好端端的坐在我旁边吗,军功在身,文武百官对你更是赞赏有加皇阿玛更是器重与你。”太子的目光只是打量了他一会,便又是继续道“若是后者我还活着。”他的语气似是不屑,又似是失望。只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

    他曾以为自己可以“任外头狂风恶浪,我心自如泰山,岿然不动。”而事实却是他始终还是无法淡定到了此种地步,至少对于眼前的人,他是做不到。他曾经是如此的信任与他,为他的离去而黯然神伤,换来的却是如此地步,纵然那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气愤的。

    而胤褆的眼睑却是慢慢的垂了下来,“他有额娘,却好似没有额娘一般,皇阿玛不喜,所以他从便是一个人在阿哥所长大的;我第一次看见他,他已经在阿哥所一个人生活了许久,那么一个柔弱的孩子,没有了皇阿玛的庇佑,也没有了额娘的呵护,他的日子有多难过,那是你无法想象的;而你不同,你有皇阿玛的最为独一无二的宠爱,从到大,我们兄弟便是羡慕着你,只不过罢了,我只是觉得,你若是犯了再大的错,皇阿玛都不会苛责与你,而他却是不同,若是让皇阿玛知道了,他会没命的”他的眼中明显带着一丝愧疚和心痛,他没有救下那个人,更是出卖了他,终究是落了个里外不是人。

    他始终还记得,那日临走之前,他去了三阿哥府,他希望他能放手,太子待他,从来都是不薄的。可是,胤祉却是如此的冷漠的,了许许多多极为难听的话语,践踏着胤褆的自尊,而在最后亦只是道了句送客。胤褆是气愤的,只是在太子送他那刻,他还是看到了隐在那城墙背后的胤祉。无关其他,只是看到了他那抹若隐若现的身影,好像让他看到了那个年幼时可怜的胤祉,便让他起了那么一丝不忍,才会祈求着太子。

    胤祉的一生或许就是个错误,一心想着为他的额娘报仇,到最后康熙告诉他,一切都是他额娘咎由自取,他才发现无仇可报。却是失去太子,更是葬送了自己一生的前途,对自己最为关怀的人,只有等到那人离去之后,他才发现他到是有多重要。

    当那所有的一切都被仇恨吞没,一连串无情的打击下,心中对太子的那最后一点慈念,也被仇恨所吞噬了,而他对胤褆便只有冷漠,亦只能冷漠。他再也是太子心中的弟弟了,也失去了胤褆。让他终于明白,他逃不开自己注定的命运,更逃不脱仇恨的束缚,铸下了一生无可挽回的错误。

    胤褆那番话语,似是辩白,却又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太子只是微皱起了眉头,终究是没什么,看着胤褆踏着飘雪,渐渐的远去。只是在他的身影即将消散在远方的时候,他才轻道了句“我没杀他。”

    而那日的他,明显是不在状况的,康熙回来时,看到那样的太子,也是万分担忧,无论他怎么哄,却都是哄不好他。他变了,有心事甚少同康熙,纵然他是笑着的,可是康熙还是看出了他眼底的那丝拒绝与惶恐。

    他对康熙始终是保留着一丝怀疑的,这点康熙也是知道的,只不过那次离宫出走,让他还是心有害怕,便只是一味的顺着他。对于太子的郁郁寡欢,也是颇为头疼了几天。

    直到胤褆打算启程重回塞外之时,太子却是破天荒的提出要求,要去送他,难得太子终于肯跟他话,康熙当然是立马同意了。康熙被太子这离宫出走给吓得,外加太子这阴晴不定的脾气给弄得,完全是服服帖帖,太子什么,是什么了  。

    他并不知道,那天,太子跟胤褆了些什么,又做了些什么。只不过是知道太子送了一个人给胤褆。

    而看到来人,所谓望穿秋水不过于胤褆眼中的那抹惊讶。

    回到宫的太子,收到的当然是康熙生气的消息。当然了,对于太子居然不通过自己,擅做主张,康熙自然是生气了。

    而康熙生气的下场,便是一个不注意便把太子压倒在床,贼兮兮的的在太子耳边道“朕等这天很久了。”

    随后乾清宫便是传出了好大一声呼声“啊”

    康熙是吃干抹尽就跑了,太子爷是扶着腰靠在床上,皱着眉头哼哼个不停,却是送到了刚走不远的胤褆来信,信中只是写了一句“害你之人,并非荣妃,乃是四阿哥养母佟贵妃。”

    他当然清楚这字迹是谁的,也知道他这是投桃报李,“果然是装的。”太子却是轻笑了下,却是惊讶于自己的下药都没令他弄假成真,对于胤祉更是高看一分。

    却是安心了不少,只不过他知道,胤祉此举确是放下了,不然他定可以继续装下去,放松自己的戒备,而他却是冒着危险,告诉了他。太子相信他是真心的,更何况,塞外这种地方,远离京城,纵然胤褆扎根于那里,可是兵权却是并不在他手里,他掀不起风浪,太子自然不会担心,康熙更是不会担心了,所以才会对于太子放走了胤祉,压根不在意。更何况,他相信胤褆的话,他愿为将,替他镇守边疆,盼他做个好皇帝。

    只是,对于信的内容,太子还是皱起了眉头,“胤禛,佟贵妃。”只是挥退了那些人,将那信烧成了灰烬。

    当日吴三桂超过一怒为红颜,叛离了明朝,这繁华豪奢的宫殿,穷人垂涎三尺,富者心之向往,权者勾心斗角,为的不就是在这豪奢之中,谋得一席之位。

    ark

    作者有话要不好意思,番外,让大家久等了。谢谢大家的支持

    收藏下专栏呗美女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