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106.解决错误和解决犯错的人(求推荐票求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陈洛阳不确定在这个世界该如何解释水蒸汽爆炸这个概念。

    所以他只能用相对粗糙的法子,希望眼前这个一个个棒槌能看明白。

    魔教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们未必明白陈洛阳话里意思。

    但大家都很明白另一件事。

    教主的这个命令最好遵从,不要有所质疑,否则可能立马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祖训遗命的牌子很大,但这位年轻的现任教主一向出格。

    “属下这就去通知朱雀一。”聂广源向陈洛阳恭敬的说道。

    三位长老面面相觑,都暂时保持了沉默。

    大首座和大长老都不在现场,他们还是不要跟陈洛阳硬顶为妙。

    一旁的萧云天这时出声说道:“东夷那边,我去通知吧。”

    陈洛阳留意到,刚才听见聂广源命令的白虎殿教众,虽然有人应诺,但神色微微发苦。

    此刻听萧云天这么说,对方神情顿时轻松许多。

    看来这个朱雀一,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主儿。

    人去给他传令打断他的事情,慑于教主威仪,他或许不敢不从,但说不定会迁怒传令的人。

    左使萧云天亲自出马就不用担心,不论地位还是修为,都能压得住朱雀一。

    看着萧云天身形离开,陈洛阳的视线重新落在面前众人身上。

    大家神情恭顺。

    但对他方才的命令,多半未必理解,只是遵从。

    陈洛阳心下叹息。

    在这么一个玄幻的世界里讲科学,或许蛋疼的那个人其实是自己?

    宁可信其有吧。

    总比糊里糊涂被炸上天要强。

    六长老周攀澄轻声道:“眼下总坛惊变,还请教主拿个章程……”

    “你们犯下的过错,你们自己解决,这是你们戴罪立功的机会。”陈洛阳淡淡扫他一眼:“本座,解决犯错的人和原因。”

    周攀澄低首:“……谢教主恩典。”

    “广源留下,其他人,去伙房。”陈洛阳漠然说道:“本座之前的话,不说两遍。”

    陈大教主很好奇,会否有人因此创造出蒸汽机,不过眼下先不关心那个了。

    魔教众人顿时都面色一苦。

    但此刻对上教主那双闪动乌光的眸子,大家只能无奈低头听命。

    众人退下后,陈洛阳看向面前的白虎殿首座聂广源:“本座不在期间所发生事宜,一一报来。”

    “是,教主。”聂广源恭声说道。

    白虎殿除了刑律惩戒外,还担负对魔教内部情报的监视和收集。

    陈洛阳迈步前行,走进面前宫殿群,边走边听身旁聂广源的汇报。

    经过先前一场大乱,古神宫惨遭波及。

    不过留守的魔教教众已经将这里清理过一遍,至少教主圣驾还有落脚的地方。

    在行宫中坐下后,陈洛阳打量自己面前的白虎殿首座。

    身形单薄瘦削,面容俊朗清秀,看上去文质彬彬,静若处子。

    不管怎么看,都很难把眼前的年轻人跟魔教教众口中的活阎王联系在一起。

    同时他还是魔教教内第一审讯高手。

    据说迄今为止经他手的人,还没有不开口的。

    “四长老一直留在总坛,此前并无异动。”聂广源低首说道:“二长老、三长老、五长老目前还跟大首座一起在前线,大长老为夏帝所伤,退回总坛休养,地火爆发后便着手稳定局面,六长老跟地藏禅院的灵空交手后败退,属下接应他回的总坛,之后也没有发现异常举动。”

    陈洛阳一边听,一边回想魔教收集回来的各路情报。

    地藏禅院,同清凉寺、华严寺并列为神州浩土佛门三宗。

    住持灵空大师也是佛门得道高僧,有名的佛门高手,第十一境、入神境界的佛门武王。

    六长老周攀澄同七长老上官松一样,都是第十境、凝意境界的修为。

    身为魔教嫡传,对抗第十一境的灵空大师,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地藏禅院的武学传承,比起佛门之首的清凉寺还是有所逊色的。

    周攀澄即便不敌灵空大师,至少也能败而不死,保住性命。

    倒是面前的聂广源,二十三、四岁年纪,已经后来居上,达到第十一境、入神的境界,把周攀澄这个前浪拍在沙滩上。

    他所言接应周攀澄回来,其实便是断了敌人追击步伐的意思,击退了对面的地藏禅院住持。

    “不过……”聂广源补充说道:“苏家侄儿走失的时间,正是在六长老刚回来后不久,时间过于巧合,但眼下还缺少实质依据。”

    陈洛阳“嗯”了一声。

    聂广源恭声道:“属下惭愧,有关地火忽然爆发波及总坛一事,缘由尚未查清。”

    “你的看法呢?”陈洛阳淡淡问道。

    “人为。”聂广源毫不犹豫的答道。

    陈洛阳言道:“去查清楚。”

    “谨遵教主谕令。”聂广源恭敬告退。

    …………

    在聂广源向陈洛阳汇报的时候,其他人也没闲着。

    四长老柴翰面色铁青,看着六长老周攀澄和七长老上官松,沉声说道:“对方狂悖奸险,要拿此事做文章寻我等开刀,立马通知大长老!”

    六长老和七长老都点点头。

    上官松说道:“我去吧。”

    周攀澄则说道:“行事尽量隐秘些。”

    “我明白。”上官松颔首。

    他离开后,小心翼翼,确实注意隐藏行踪。

    不过,却不是去见大长老,而是去见教主。

    陈洛阳静静听完上官松的汇报后,微微点头:“做的不错。”

    “全凭教主教诲。”上官松单膝跪地。

    “去吧,跟平时一样即可。”陈洛阳挥挥手,上官松便即退下。

    对方刚回古神峰不久,目前能提供的消息还是有限,跟聂广源的汇报两相印证,倒是基本都能对上。

    目送上官松离去的背影,陈洛阳心中思索。

    他心神同脑海中的黑壶沟通,然后提出问题。

    聂广源的资料?

    陈洛阳最先查询的人,并非六长老周攀澄,而是自家的白虎殿首座。

    这是教主的心腹,如果出了问题,破坏力更强。

    尤其是陈洛阳的耳目可能被蒙蔽。

    虽然有上官松的情报做对照印证,但仍不保险。

    陈洛阳首先要确认的还是聂广源是否忠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