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免死之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年轻的旅人显然记得昏迷前自己的状况有多么狼狈,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谁医好的并不重要,我只问你一句,这里如此偏僻,经验丰富的猎户都不敢独自擅闯,你只身一人为何出现在此?”

    莫日根虽然开心于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但仍需确保这个陌生人不会对蛊毒萨满教众生活的村落产生威胁。

    “猎户?哈哈哈哈哈哈~~!”

    旅人似乎对于莫日根错把他当成猎人感到可笑,面有傲气地解释道。

    “猎户们都是些只在成群结队时才敢耀武扬威的无用之辈,我来这原始森林别无他求,单纯想锻炼自己的胆识而已。”

    莫日根听着他爽朗的笑声,觉得此人不像是处心积虑的入侵者。依这大喇喇的个性来看,不是豪杰就是疯子。

    “既然你已经得到了教训,便速速离去,不要逗留才是。”

    不管他有没有入侵村落的打算,这样的人一旦被长老们发现,十有八九会被处死,莫日根不希望救人的努力白费,赶紧想要打发他离开。

    “可我还不知恩人姓名,敢问阁下是何方高人?为何也从此地经过?”

    旅人好像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对于莫日根的身份显现出浓烈的兴趣。

    “我说了,我是谁并不重要,你今日侥幸捡回性命实属难得,这原始森林危机四伏,险象环生,实在不宜久留。”

    莫日根不愿再纠缠下去,吓唬他道。

    “可我受此大恩,不曾报答就拍拍屁股走人,岂不成了不义之徒?!”

    “我若是势利之人,便不会救你,如今好言相劝,还请听从。”

    拖得越久只会对二人越不利,不能如实相告的莫日根有点着急。

    年轻的旅人好像看出莫日根并不待见自己,倒也不气恼,洒脱的向莫日根伸出手臂。

    “既然阁下不愿多说,那就大恩不言谢,有缘再相会吧。”

    莫日根不是不懂礼数之人,也伸出手臂回应。二人握手后,他为旅人指明了走出森林的方向。

    “恩人真的不能告知尊姓大名?”

    临别前旅人还想做最后一次努力,莫日根听后笑着摇了摇头。

    “好吧,我不强人所难,不过日后如果恩人需要帮助,记得来奈曼部落,报上我满都拉的名号,在下必定不问理由,绝不推脱!”

    留下自己的姓名和居住的部落后,旅人转身离去,消失在深沉的夜色中。

    莫日根确认他不会再返身回来以后,终于松了一口气,也朝着村落的方向走去,殊不知这一切都被躲在荆棘丛后的孛儿帖看得一清二楚。

    正愁没地方出口恶气的孛儿帖真是瞌睡送来个枕头,怎会轻易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要让莫日根彻底消失。

    风平浪静的一晚过后,第二天莫日根偷药放走陌生人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村落。大家一片哗然,不相信初露头角的莫日根会冒着毁掉前程的风险,做出有违教义的行为。

    莫日根不清楚事情是如何泄露出去的,更不知道幕后的黑手是跟踪自己的孛儿帖。在他添油加醋和煽风点火下,传言说的有鼻子有眼,整个事件不断酝酿发酵,变成了一场轩然大波,很快就惊动了呼和鲁长老。

    为了不冤枉自己的弟子,呼和鲁没有让事态继续扩大,而是先私下里来到莫日根的住所询问情况。

    当看见师傅站在门外的时候,莫日根立刻猜到了他的来意,面色平静地请长老进屋,师徒隔案相对坐下。

    “莫日根,你可听到了近日众人嘴里的那些传言?”

    呼和鲁开门见山的问道,在原则性的问题上,他不喜欢拐弯抹角。

    “弟子知道。”

    莫日根没有回避,继而原原本本把事情的经过主动说给长老听。他清楚承认违反教规将带来的后果,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这么说,大家没有冤枉你喽?”

    呼和鲁了解自己的弟子,知道自己的问题会收到什么样的答案。

    “流言所传...基本属实。”

    莫日根依旧很平静。

    “你可明白你自作主张已触犯了多条教规?!”

    呼和鲁本不想发脾气,但莫日根的波澜不惊让他觉得弟子好像不了解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始尊大祭司严令如何处置不赦之罪,难道你忘了吗?”

    “弟子不敢忘记,但更不敢忘记先知之灵那日留下悬壶济世的教诲。”

    莫日根理解师父的怒气,但他仍然坚持自己的选择。

    “你!为了一个素昧平生之人,值得吗?”

    长老的语气仍旧严厉,但眼神中夹带更多的情感是埋怨弟子不计后果的意气用事。

    “师父,如果身怀绝技却对世间苦难无动于衷,那空有一身本领又有什么意义呢?”

    莫日根将心中的困惑抛向呼和鲁,掷地有声。

    “哪怕代价是牺牲自己?”

    长老何尝不知道其中的深意,只是觉得代价在蛊毒萨满教,盲目行善的代价未免太过沉重。

    “我想换做是师父,也会做出同我一样的选择吧。”

    其实长老早就发现药柜中的丹药缺失了一颗,除了莫日根,没人有这个资格和胆量动他的东西。但呼和鲁始终相信,弟子盗取神药一定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现在看来,他的行为没有让这个做师父的失望。

    “那你准备好承担后果了吗?”

    该来的还是终究要来,莫日根知道师父不能为了自己破例,回答道。

    “准备好了,可是师父,弟子还有一事相求。”

    “说吧。”

    “那瀑布之下溺毙的都是不肖孽徒,可否不要将我沉湖,换个死法?”

    莫日根把头压得极低,小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顾虑。

    “呵呵呵呵,都死到临头了,你小子还想着忠义两全。为师到底没有看错你!”

    长老在这么严肃的气氛下忽然一阵大笑,弄得抱着赴死决心的莫日根有些不知所措。

    “把头抬起来吧,今晚谁都不会死。”

    呼和鲁对弟子夸奖道,不见了先前不苟言笑的态度。

    “师父您不打算处死我?”

    莫日根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这猝不及防的反转。

    “妄杀善者性命,怎能心安?”

    长老慈眉善目地望着弟子,道出了内心真实的想法。

    “可我犯了先知立下的不赦之罪。”

    “如果为师执意要将你赐死,始尊大祭司在天有灵,定会下凡把我骂个狗血淋头。”

    呼和鲁原先就没有要处死弟子的计划,现在看着莫日根傻乎乎的重复说着替自己定罪的言论,不禁暗自发笑。

    “那师父如何向教众们交待?”

    莫日根的疑问切中了要害,呼和鲁的笑容再次消失,表情也凝重了起来。

    “这...正是为师想跟你说的事情。”

    长老停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

    “为师虽然可以免你一死,但教内对立的声音势大,如果我假装充耳不放任此事不作处理的话,恐怕难以服众。”

    “师父但说无妨,弟子甘愿受罚。”

    莫日根很感激长老对自己的网开一面,不死已是破例,他不敢要求更多。

    “好...那今晚,你就离开蛊毒萨满教吧。”

    呼和鲁犹豫再三,还是淡淡地说出了最终的决定。

    “什么?!”

    莫日根没有想到惩罚的方式竟是逐出师门,失口叫出声来。

    “没错,若想平息事端,只有这一种选择。”

    长老当然不愿赶走自己的爱徒,可那么多眼睛时刻盯着他以为榜样,迫使呼和鲁没有回旋的余地。

    “别怪为师无情,人生在世,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

    莫日根从师父的语气里听出他老人家心意已决,纵有千般不舍,也只能含泪点头,默默接受。

    “子夜前务必离开村落,到时为师就不相送了。”

    长老缓缓起身,出门前又转头送了弟子最后一句话。

    “你有济世之才,外面的天地只会更有助于你施展才华,大胆的去闯吧。”

    说罢,呼和鲁拉开木门,略显疲惫的身影消失在逼仄压抑的黄昏暮色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