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519章 我们之前究竟认不认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们买了菜回他的住处,回去的路上我明显感觉到祁安的心情变得很差,他一言不发地开车,一只手握着我的手,另一只手扶方向盘。

    我不晓得他为什么心情会变差,他的表情几乎可以用凝重来形容。

    祁安。我小心揣摩他的脸色: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为什么?

    他没有答话,忽然往倒后镜里看了一眼,就加快了速度。

    怎么了?我向后看:什么事?

    有人在后面跟着我们。

    谁?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祁安的仇家,因为早上我看到了他肋骨上的枪伤。

    桑时西。他简短地告诉我,然后开的更快了:抓好了,我把他们甩掉。

    桑时西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我明明把手机定位关掉了,他应该不知道我在哪里。

    我有点慌,像干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事实上,我的确有点亏心,我现在和祁安在一起,若是被桑时西这样抓到,不知道该怎样解释。

    不论怎样,至少要在被他抓个正着之前跟他说清楚。

    我还在胡思乱想,祁安已经将车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然后东拐西拐,等我再往后看的时候,后面一辆车都没了。

    他们人呢?

    被我甩掉了。

    你怎么知道是桑时西?

    祁安微笑:我比你了解他。

    你认识他?

    他伸出一只手摸我的脸:认识,当然认识。

    你们什么关系?

    他轻笑:你还是那么爱打听。

    祁安的坏心情很快就过去了,回到他的住处我帮他洗菜。

    但是我人懒又没什么耐心,洗了两棵就抱怨菜太脏,他正在切菜,放下手里的刀就转身将我抱上台子:你不用洗,在这里陪着我就行了。

    只要不让我干活,还能看着他的俊脸,我求之不得。

    我打量着他俊俏的眉眼:看来,你很怕孤独?很怕一个人待着?

    嗯。他不清不楚地哼着。

    那你干嘛不让保姆来?

    我能让保姆陪我睡觉?他切了一小块甜椒塞进我嘴里,我尝了尝,还蛮好吃的,又脆又甜。

    他刀功极好,金钱肚切成极薄的薄片,我哦拿起来一片对着灯都能看到亮光。

    看着帅气的男人切菜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情。

    忽然,我觉得这一切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问他:你信不信人有前世?

    怎么说?

    这样看着你切菜,好像在哪里见过,也许是梦里,也许是上辈子。

    他浅浅地笑:也许是这辈子,也许你的记忆里应该有我,只不过你把我给忘了。

    我能忘掉的人,可见在我生命里也没多重要。其实,我是随口说的,只是跟他开玩笑,故意气他。

    但是,他的手一抖,眉头一皱,我便看到殷红的血珠从他的食指的指肚下方冒出来。

    我惊叫一声:你切到手了!

    我跳下台子就要去给他找药箱,他不在意地拽住我,顺手将手指塞进自己的嘴里吸着血:没事,一个小口子,不必在意。

    他刀功如此好,为什么会切到手?

    我还是去找了OK绷帮他把手指头给贴起来,他贴好了就继续切菜。

    我观察着他的神色,越想越不对:祁安,是不是我在生病前,我们就认识?

    他不动声色地切菜:你觉得呢?

    我拿走他手里的刀,让他正视我:你告诉我,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我们是什么关系?在我们身上发生过怎样的故事?嗯?

    小妞,疑心病不要太重。他夺回我手里的刀:小朋友不要随便玩刀。

    我们之前到底认不认识?

    不认识。

    你确定?

    确定。他认真地切菜,不再理我了。

    我很弄不懂,如果祁安真的之前认识我的话,干嘛不跟我说实话?

    但如果之前不认识,那我们之间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但是,他不肯说,我再问也问不出个名堂。

    晚上的牛肉火锅非常的好吃,尽管我有一肚子的疑问,但是我仍然吃的很多。

    我的脑子和胃走的是两条线,脑子里转的再欢,也不影响我吃东西。

    他晚上兴致不错,开了瓶红酒,我跟着小酌了两杯。

    我酒量不行,只能陪跑。

    一杯才下肚,我就贼胆包天的东打听西打听。

    喂,问一下,你唯一爱过的那个女孩子,她现在在哪里?

    就在这里。他说。

    她死了,你把她制成标本了?我装作惊恐地四处张望。

    他哈哈大笑:你找出来我就送给你。

    那你别说是我。

    他半垂着长又卷翘的睫毛不说话,看的我好生妒忌。

    一个男的,眼睛长的这么好看做什么?

    我看着看着就入了神,或许,祁安之前真的跟我有过一段什么,我把他给忘了,但是他没忘了我。

    只是,为什么我们会分开呢?

    我和他之前有过一段怎样的故事呢?

    我很想知道,但我知道祁安是不会告诉我的。

    他最喜欢卖关子,那我就慢慢想。

    我希望,我就是他所说的此生唯一爱过的女孩子。

    这几天我和祁安朝夕相处,我觉得他几乎没有完全深睡眠的时候。

    虽然他作息十分正常,每天中午都会午睡。

    他半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也不把遮阳伞给打开,初冬白色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浓黑的眉毛都被反光变成了咖啡色。

    他躺的边上就有一个游泳池,湛蓝的水光映在他的脸庞,波光粼粼。

    祁安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不知道哪里和其他人不一样,我觉得他充满了故事。

    我坐在边上看着他,我的手是被他攥在手心里的,我稍微一动他就会攥我攥的更紧。

    忽然,就在他家的花园外面响起了一声枪响,啪的一声,接着有一只小鸟从院子外面的枝头上掉了下来。

    有人打鸟,在初冬季节,有很多鸟儿还没来得及飞走,养的透肥。

    我觉得沒什么,有很多人这么恶趣味,喜欢打鸟。

    但是,刚才还躺在椅子上四平八稳闭目养神的祁安忽然从躺椅上坐起来,扳住我的肩膀,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夏至,你没事吧?美女小说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