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409章 夏至,你究竟哪里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估计我再不说话,霍佳就要赶我走了。

    我便生硬地开始念我的开场白:你的事情,我知道一点。

    全世界都知道了。她冷笑,但是笑容里很有些凄凉。

    昔日骄傲跋扈的霍佳,现在落得躲在这么个地方的下场。

    忽然觉得人的境遇真的是三年河东三年河西,上一秒都说不好下一秒的事情。

    我的开场白被她截胡,脑子又短路,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忽然站起来,走到了厨房:你要不要喝一杯?

    啊......我酒量不算好,听说霍佳千杯不醉,估计我一杯酒倒。

    我犹豫间,霍佳已经倒了两杯酒向我走来,递给我一杯。

    我接过来,其实我没有大下午喝酒的习惯。

    霍佳一口就喝了大半杯,我不胜酒力,看着她直发愣。

    她也不劝我喝,只是一个人喝,一杯接着一杯。

    我知道她郁闷,但是照这样的喝法再好的酒量也会喝挂。

    霍佳。我开口,她冷冷地打断我:闭嘴。

    她态度恶劣,估计要不是因为桑时西,她就过来把我给掐死了。

    她喝了小半瓶才正眼看我:有话说有屁放。

    我想问问当年的事情。

    当年什么事情?

    华生的那件事。

    干嘛,你想知道什么?想要从我的嘴里听到我当年害过桑旗,现在是我罪有应得,还是我没害过桑旗,你能救我?

    事实的真相到底是怎样?你到底有没有联合华生害桑旗?

    她把酒杯扔到一边,干脆抱着瓶子吹。

    我敬她是条汉子,但是她喝醉了酒更没办法聊天了。

    我把她的酒瓶抢过来:当年到底是怎样?你说清楚。

    说清楚,能说的清楚么?当年的事情,我都承认了,还怎么说的清楚?霍佳哈哈大笑:当年只是装逼,谁晓得桑旗会卷土重来?

    我看着霍佳笑的眼角的一滴泪水流下来,我一直觉得她蛮讨厌的,现在也觉得她很讨厌。

    当年的事情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刚才霍佳说她装逼,也就是说她压根没那个本事让桑旗倾家荡产,那,那个人是谁?

    反正,就算霍佳不是主谋,她也跑不脱。

    我问了半天都没问出名堂,而且霍佳成功地把自己喝醉了。

    不过,她还算有酒品,就算喝挂了也不会嚎啕大哭,而是不停地傻笑。

    她笑的我毛骨悚然,我觉得我今天来错了,根本什么都问不出来。

    我无奈地给桑时西打电话,说霍佳喝多了怎么办,他在电话那头沉吟了一下:我现在赶不过来,你陪她一会,等她清醒一点了再离开。

    我挂了电话,愁眉苦脸地看着半躺在沙发上一直在傻笑的霍佳,她笑的跟朵大丽菊似的。

    这房子没装修,所以没暖气没空调,虽然是初夏,但是房子里阴冷的很。

    我站在霍佳面前,想想还是把她弄进房间里,让她睡一觉得了。

    我弯腰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来,让她的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然后搂着她的腰吃力地往楼上走。

    她晃晃悠悠的很不配合,刚走到楼梯口就站住了,扶着扶手不肯往上走,我扯了半天她都不动。

    大姐。我气喘如牛,本来就缺乏运动,稍微动一下就感觉气都喘不过来:你赖在这里不动也不是个办法。

    她直勾勾地看着我,我真怕她忽然兽性大发去厨房找把刀把我给砍死了。

    我被她看的毛毛的,小腿肚子直转筋。

    算了,我决定放弃。

    大姐,要不我再打给桑时西好了,让他过来,我实在弄不动你。

    他不会来的。她抓住我的手腕,抓的很紧,指甲都陷进了我手腕上的皮肤里。

    嘶,痛痛痛......我本来痛感就敏感,掐的我痛死了。

    桑时西不会来的,哈哈哈.......霍佳忽然又狂笑,她的嘴张的太大了,我都看到她的后槽牙了。

    我不明白桑时西不来有什么好笑,我傻傻地看着她。

    她笑的前仰后合:夏至,你真的赢了,赢得彻彻底底,我输的心服口服,我服了,我真的服了。她两手抱拳朝我作揖,一揖到底。

    我怕她摔了,急忙扶住她。

    她却反手又紧扣着我的手腕,眼神咄咄逼人:你哪里好?小城市出来的小记者,脾气差,矫情,你玩的那点手段我上个世纪都不玩了,但是,桑旗爱你,桑时西也爱你,他们俩人爱你爱的死心塌地,连兄弟都不想做了,都想要你。我还从来没见过桑时西这么想要过一个人,他为了你可以改变自己的个性,他不争不抢,只要看着你就好。哈,哈,哈!她仰天长笑,笑的都要咬到自己的舌头了:今天是我在这里,如果是你喝醉了,你说他会不会放下手头上的事情,就算是最重要的事情都不在意?

    他,是真的在忙......

    少他妈的跟我废话,你当我是个傻子?霍佳挥了一下手,险些从楼梯上摔下来,要不是我扶着她,她指不定得从楼梯上咕噜咕噜滚下来。

    大姐,你怎么骂人。我很委屈,算了,别跟一个酒鬼一般见识。

    我再一次把她的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半拖半拽地往楼上拖。

    她一直在狂笑,在说话,一直一直说个不停:夏至,你告诉我,你用什么法子让两个男人为你神魂颠倒?你哪里好?你长的很美?你有多美?你比我美?

    我被她吵死了,她的脑袋就倚在我的肩膀上,嘴巴就对着我的耳朵,声音还特别大,我觉得我的耳朵要被她给吵聋了。

    我终于把她弄上楼,拖进了一个房间,扔在床上,累的我两只手撑着膝盖直喘气。

    没想到她看上去这么匀称,但是却这么重。

    我喘够了,去倒杯水给她。

    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我看她嘴唇干的都起皮了,有些于心不忍地弯腰将她扶起来喂水给她喝。

    她喝了大半杯的水,我正要把她重新放在床上睡觉,谁知她睁开眼看了我一眼,忽然抬手狠狠给了我一个耳光,准确无误地打在我的右脸上,打的我眼冒金花,一个没站稳手里的杯子就掉在了地上摔的粉碎。关注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