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343章 他是来捉奸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怎么能告诉他为什么?我怎么知道他脑子里都在乱七八糟的想什么?

    我若是一个男人绝对不会爱上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但是汤子哲的这番话说得我相当的混乱。

    说实在话他的表达很具有侵略性,就是让人不得不记住他说的每一个字。

    我一向伶牙俐齿,但是他说这一段话我居然不知道该如何我争辩。

    我看着他眼中流动的光芒,一阵又一阵的心慌。

    他的手箍着我很紧,我咬着牙跟他说:你先撒手。

    就不撒。一看就是从小被别人宠大的孩子,小时候爸妈宠,长大了以后粉丝宠,一生没受过挫。

    那你想要怎样?

    我不知道,我就想要跟你在一起。

    大哥,拜托我结过婚了。

    你可以离婚。

    他说的离婚就像吃块糖那么容易:我已经离了三次婚了。

    跟我这一次一定是最后一次。

    我实在是绷不住就笑了一下,他见我笑了眼睛也笑得弯弯的。

    我笑绝对不是因为我认同他的说法,而是实在是觉得啼笑皆非没忍住。

    大哥,你怎么不问我喜不喜欢你?

    你肯定喜欢我的。他倒是相当的自信:就算你现在不喜欢我,你跟我相处下来你也会喜欢我的。

    我知道你有好几百万的粉丝,你的粉丝爱你爱得死去活来不代表你在现实生活中就能为所欲为。

    我没想要为所欲为,我只是想要跟你在一起。

    好硬核的表白,若不是这副软萌的样子,还真有霸道总裁的既视感。

    但是我们两个以这样的姿势聊天实在是有些诡异,我对他说:你先松开手,你这样我喘不过气来。

    抱着你特别有感觉,你知道吗夏至,我拍过好几部戏合作过很多女演员,我抱她们亲她们就像左手拉右手,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再跟我逼逼信不信我扇你?我烦死了,用力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

    他垂着双手站在我的面前,因为个子高只能低着头看我。

    我上大学那会儿也不是没人追,追我的人还是挺多的,但是因为我毒舌,那些人被我骂了几次之后就再也不敢靠近我。

    可是汤子哲的套路跟他们都不一样,他是软硬不吃,就坚持自己的那一套。

    我告诉他:我是不可能离婚的,我也不会爱上你,你如果不能忘掉我,你就想一想你再这么继续纠缠下去会跟桑旗的公司解约,并且你以后无戏可拍,从几百万粉丝掉到一个粉丝都不剩,渣都没有,那样的生活你觉得可以吗?

    我觉得无所谓,反正我是富二代。他居然腆着个大脸跟我说他家有钱,我真是无语了。

    汤子哲的风格就是无脑,但是无脑也有无脑的可爱之处。

    难怪媒体上说汤子哲是国民弟弟国民软萌风老公,什么国民猫咪,现在那时候不理解国民猫咪是怎么个意思,现在总算知道了。

    感情就是这种死皮赖脸怎么说都不听的猫脾气。

    你家再有钱能有桑旗有钱吗?汤子哲,我现在桑太太的身份我非常享受,我不可能为了你放弃我现在的生活。

    我家不在锦城,但是我们家不比桑家差太多,这两年我在娱乐圈发展的很好,也有很大一部分的资本积累。

    够了,我不想知道他到底积累了多少资本,我这只是套话,想说的难听一点把他赶走罢了。

    可是他居然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真是让我伤脑筋。

    既然如此我就去厕所里找了一个拖把来赶他,他今天穿了一件雪白的夹克,我这拖把上还滴着水,如果扫了他一身看他怎么办。

    但是他站着就是不动,我拖把举得高高的也没忍心往他的白夹克上挥舞。

    我拉开门就准备把他往外推,忽然门口站着一个人,居然是桑旗,他怎么回来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桑旗忽然挥拳狠狠的砸在汤子哲的额头上,汤子哲被砸倒,桑旗又紧跟弯腰将汤子哲按在地上一拳一拳地砸下去。

    我都看懵了,他砸了好几拳之后,而汤子哲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我才急忙去拉。

    桑旗打人的时候一言不发,但是眼睛血红格外的骇人,我用力的拽他:他打不过你,你别打他。

    他用力抬了一下手把我给推开,我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汤子哲不是他的对手,甚至连还击的能力都没有,只能抱着头任由他打。

    我怕汤子哲这么被他打下去会被打死,就从身后抱住桑旗的腰用力将他给拖开了,然后我们三个人都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

    我率先反应过来,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去看汤子哲,他的眉骨被打破了,正涔涔地流出鲜血。

    我不知道他其他什么地方有没有受伤:汤子哲,你没事吧?

    他表情痛苦指了指他的肚子,我不知道桑旗把他打成什么样,就轻轻地按了按他的肚子:痛吗?

    他摇头,又指了指边上的肋骨。

    我还没碰到他肋骨处的皮肤,他就痛的叫唤起来。

    我急忙掀开他的T恤,看到他左边的肋骨处好像的确是塌陷了一块,难道桑旗把他的肋骨都给打断了?

    他刚才下手之重之狠我也是看到的,我打电话叫救护车,桑旗已经从地上站起来,立在一边。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的面色已经迅速的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根本就没有动过手。

    他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汤子哲,汤子哲的肋骨被他给打断了,所以我也不敢动他,只能让他这样躺着。

    他的眉骨处也被桑旗打得皮肉都,绽开我找了一条毛巾紧紧地按住一直在流血的眉骨。

    汤子哲紧紧闭着眼睛,表情痛苦,我觉得很混乱,我终于知道桑旗是来做什么的了,他就是来捉奸的。

    他早就准备狠狠的揍汤子哲了,要不然也不会下这样的狠手。

    他明知道汤子哲是演员靠脸吃饭的,却下这么重的手。

    汤子哲不吭声,我生怕他被打死了,如果打得巧了肋骨被打断,插到了脏器,内部流血外面根本看不出来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轻声地唤汤子哲的名字:你没事吧,汤子哲?汤子哲…

    他忍着痛低低地哼了一声:我没事,夏至…

    他抬起手,我便没想什么就将另一只没有按着他伤口的手递过去,被他紧紧的握住。快来看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