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289章 她彻底凉凉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保镖们没再跟着我了,我是白糖亲妈,他们当然百分之百信我。

    我抱着白糖走进盥洗室,余光瞥见姚可意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她乔装打扮了,但是那双恨天高的高跟鞋我还是认得出来的。

    平常带白糖出来玩,我总要带两套以上衣服,小胖子爱出汗,玩的又疯,要把湿衣服换掉才不会着凉。

    我帮他换了干衣服,然后放他在地上,弯腰叮嘱他:妈妈去洗手间,你在这里乖乖等我。

    我也要去。

    那是女洗手间,你是男生,你想被别人当做流氓赶出来?

    白胖子脸红红的:妈妈,我不是流氓。

    嗯,对了,站在这里不要走,谁跟你说话你就大声叫妈妈。

    嗯,我站在这里保护妈妈,不让流氓进去。

    好乖。我在他脸上亲一口,便走进了洗手间。

    没错,我是给姚可意机会,但是姚可意带不走白糖,保镖们虽然没紧跟着,但是就在不远处,白糖一大叫他们就能听到。

    我就要让姚可意能接触到白糖。

    我有意在洗手间里磨磨蹭蹭,离门很近站着,在镜子的倒影里能看到白糖站的笔直,像个小士兵。

    但是姚可意没出现,难道她识破了我的计划,变聪明了?

    我觉得应该不会,就算智商提升也不会忽然提升。

    我用纸巾擦手,刚低头扔进垃圾桶里,抬头便看到了姚可意靠近了白糖。

    她果然上当了。

    我急忙躲到一边,姚可意蹲在白糖面前,白糖立刻戒备地举起双手:你是坏人!

    估计是姚可意整了一张坏女人的脸,白糖每次看到电视上的网红脸都觉得像坏女人。

    姚可意气坏了,咬牙切齿的:小兔崽子,你跟你妈一样,一张嘴就让人讨厌,你妈是个狐狸精,你也是个野种。

    这女人,跟孩子说这个,若不是让她上钩我才不会让她接近白糖。

    白糖的脸蛋气的鼓鼓的:你是个坏女人,不许你骂我妈妈!

    你个野种,还想让桑旗做便宜爸爸,夏至你做美梦!姚可意一把拉住了白糖的胳膊:我这次要让夏至跪在我面前求我!

    白糖立刻大叫起来:妈妈,妈妈!

    姚可意慌了神,我看差不多了,便快步从洗手间里走出来。

    姚可意没料到我这么快就出来了,她的手还拉着白糖的小胖胳膊。

    放开我儿子。我慢慢向她走过去。

    你别过来!夏至!姚可意忽然掐住了白糖的脖子,她的指甲很长,我生怕她的指甲划破了白糖的皮肤。

    夏至,你现在跪下来求我,我就放了你儿子,你说你以后不再纠缠桑旗了,你说!

    这时,保镖们已经听到了动静从姚可意的身后跑来,她没看到,还在跟我歇斯底里地叫唤。

    一个保镖悄悄靠近她,姚可意第二句话还没喊出来就被保镖被扑倒。

    她穿着高跟鞋,地面又是大理石的,所以被扑倒的时候整个人还在地面上滑翔了一小节,很是搞笑。

    她重重跌在地上,我很担心她胸部的硅胶会跌出来。

    另一个保镖立刻抱起了白糖,我急忙跑过去查看白糖,还好他的脖子没受伤。

    给桑先生打电话。我简短地跟保镖说。

    是,太太。

    姚可意趴在地上半天都没起来,我抱过白糖离她有一段距离地站着。

    谷雨估计是见我们很久没来过来找,目瞪口呆地看着姚可意:这女的又来找麻烦了?

    她想绑架白糖。我说。

    你胡说!姚可意从地上爬起来,头发散乱很是狼狈:我就是跟你的小野种说几句话。

    你说什么?谷雨气的向她扬起手。

    我拉住谷雨的手:别跟她置气,犯不着。

    现在在干嘛,报警啊!

    别,她是桑旗的人,桑旗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她算什么桑旗的人?

    我气定神闲,保镖不知道从哪找到一张椅子让我坐下,我就把白糖放在我的膝盖上,从包里拿出故事书给他看。

    桑旗很快就赶来了,大约也就一刻钟的样子。

    保镖在电话里应该跟他讲的很明白了,所以他的脸色相当不好看,先是走过来看了下白糖,摸摸他的手脚:有没有哪里受伤?

    我出来及时,姚可意还没来得及对白糖怎样,但是她掐了白糖的脖子。我搂紧白糖。

    桑旗立刻查看白糖的脖子,有一点点红色的痕迹,并不严重。

    姚可意估计好几天没见着桑旗了,带着哭腔就靠近桑旗:阿旗,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她拽着港台腔,琼瑶剧的开场白,我和谷雨同时抖了一层鸡皮疙瘩。

    姚可意还没靠近桑旗的时候,他就沉冷地开口:站住!

    其实姚可意是很想扑上去的,但是桑旗此刻的表情格外肃杀,她怕了。

    她站住了,脸色奇幻地变化着。

    阿旗......

    姚可意,跟我儿子道歉,并且,从今天起举家搬出锦城。

    他不是你儿子。姚可意梗着脖子辩解。

    我不打女人!桑旗忽然低吼,连我都吓了一跳,姚可意吓一哆嗦,嘴唇直抖。

    桑旗发火的时候很是骇人,他说他不打女人这几个字已经是在警告姚可意了。

    桑旗从我的怀里抱起白糖,摸了摸他的头发,他的声音变得异常温柔:桑允修是我桑旗的儿子,姚可意你听好了。

    他说完,抱着白糖就往外走。

    姚可意愣了一下跌跌撞撞地追上去:阿旗,阿旗......

    还没靠近,保镖就拦住了她:姚小姐,桑先生的话你已经听清楚了,今天晚上七点钟之前我们会监督你搬家。

    我搬到哪里去?她错愕地问道。

    总之离开锦城,随便你去哪。

    我是在最后才跟着走的,我走过姚可意的身边特意慢下了脚步,笑嘻嘻地看她:这次你是彻底凉凉了,姚小姐,我早就警告过你,别把自己太当回事,现在你连锦城都待不了了。

    夏至。姚可意冲我尖叫,她快要气疯了:你这个贱女人!贱女人,贱女人!

    她一连喊了好几个贱女人,我知道这样也平息不了她的怒火。

    谁让她蠢,拿孩子动手,这种手段既笨又下三滥。快来看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