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262章 就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桑旗拉住了我的一只胳膊我才没有跌到台下去,盛嫣嫣带着哭腔,楚楚可怜地看着桑旗:阿旗,你信我,不要信她,夏至在两年前撞伤了伯母,她是一个毒妇。两年多前你破产了她就对你置之不理,现她知道你重归了辉煌又反过来找你,这种女人不要相信她。

    我没解释,此刻语言是多余的,他信就信,不信我也没辙。

    台底下一堆吃瓜群众仰头看着我们,谷雨的表情比我还紧张。

    虽然她不知道桑旗看的视频里的内容是什么。

    桑旗的目光在我的身上划过去,然后停留在我的手腕上。

    忽然,他捉住了我的手抬起来看了看,皱紧了眉头。

    我的手腕上有深深的勒痕,估计是用鱼线绑的,我根本就挣脱不开,而且不敢挣扎,越挣扎越往肉里钻。

    被绑了两天多,手部的血液不流通,到现在还有些微紫。

    从他的表情上我看出来,他信了我被绑架。

    我不会做的如此逼真,用绳子把自己绑两天。

    盛嫣嫣声音发颤:阿旗,夏至是苦肉计,你知道的,她一向诡计多端。

    桑旗,之前照顾琴阿姨的晚班护士是我,盛嫣嫣认出我来,那天晚上断电不是偶然,她是想制造意外让你把我开除,她为了赶走我不惜把琴阿姨推进了浴缸里。

    阿旗,你不要听夏至血口喷人!盛嫣嫣拽着桑旗的衣袖。

    我看了眼台下,谷雨一个劲地跟我点头,朝我竖大拇指。

    这些话我早就想说了,但我知道桑旗不一定会信我,反正今天也这样了,他信不信的我都说了。

    桑旗轻轻甩掉盛嫣嫣的手,她的脸色跟死人没两样。

    她怯怯地伸手还想拽他:你别信他,我为了救伯母断了一条腿,我怎么会害她?

    你的目的不是为了救琴阿姨,你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你我心知肚明。盛嫣嫣机关算尽,就是想得到桑旗。

    桑旗低眸,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我知道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了。

    他回头对站在台边的保镖说:盛小姐累了,带她回去休息。

    阿旗。盛嫣嫣惊慌失措地看他:我们的婚礼还没结束呢,我不累,我不累......

    带她下去。桑旗说。

    他语气很淡,但却不容置疑。

    谷雨在台下喜不自胜,但整个过程除了桑旗看到我手腕上的勒痕的时候略略有些表情,其他的时候都是相当平静和淡漠的。

    其实我摸不准他到底怎么想:你不打算报警?还是打算继续包庇她?

    你有证据么?他挑起眼皮看我一眼:那两个人不是被放了?

    是的,我没证据。

    桑旗今天不跟盛嫣嫣结婚,算是相信了我的话。

    我来搅局的目的达到了,但是盛嫣嫣没有被绳之于法,我还是不甘心。

    不过,在这里我的使命完成了。

    我饿的头发晕,桑旗的婚礼上肯定有很多好吃的,等人走光了我要大吃一顿。

    我跟他点点头:不好意思,我不是存心破坏你的婚礼,如果盛嫣嫣什么都不做,我绝对不会来搅局的。

    他一脸不置可否,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的。

    我转身准备下台,台下的吃瓜群众也回过神来,没敢多逗留,也都纷纷转身。

    话筒里忽然传出了桑旗的声音:众位先留步,我和盛嫣嫣的婚礼虽然没有完成,但是不代表我的婚礼就这么结束了。

    我没听懂,相信在场的其他人都没听懂。

    夏至。他忽然点我的名字。

    我有点莫名地转过身去:嗯?

    你弄砸了我的婚礼,吓坏了我的新娘就这么走了?

    那要我怎样?我呆呆地看着站在一堆烛光后面的桑旗,他好看的让人多看一眼就魂飞魄散。

    你让我上哪赔一个新娘子给你?我愣愣地问他。

    他伸出手来,指了指我。

    我愣了足足有一分钟,才指指自己的鼻子:我?

    今天的婚礼我一定要举行,如果不娶盛嫣嫣,那就是你吧!他轻飘飘的语气,好像是在超市的货架上多拿一块肥皂那样家常。

    我傻在原地,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还是谷雨冲上来,一个劲地把我往桑旗面前推:好好好,结婚结婚,你们结婚。

    她是不是疯了?我和桑旗结婚?我们怎么结婚?

    谷雨把我往桑旗的怀里一推,我一下子趴在他的胸膛上。

    他捏着我的肩膀让我站稳,低头睨我:就你了。

    什么就我了?

    我......我呆若木鸡的,低头看着自己破破烂烂脏兮兮的一身。

    他立刻会意,对谷雨说:后台的房间里有礼服,挑她能穿的。

    好好好,你稍等片刻啊!

    谷雨就像我是她嫁不出的女儿,今天好容易有人要了一样。

    着急忙慌地把我拖下台,拖进了一个房间里。

    里面的衣架上挂满了礼服,一眼看上去跟婚纱店一样。

    我的脑袋还是懵的,像灌满了浆糊。

    我站在原地看着谷雨一件一件地扒拉礼服,拽出来给我看:这件,喜不喜欢?那件,喜不喜欢?你别傻站着啊小疯子,快点挑啊,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你跟桑旗把婚给结了,一了百了。

    了她的头,我今天是来揭穿盛嫣嫣的,根本没想到和桑旗结婚。

    他这么恨我,怎么会跟我结婚?

    谷雨。我舔舔甘裂的嘴唇:我渴了。

    先忍着。

    我快三天没喝水了。

    她停下扒拉衣服的手,倒了一杯水给我:快喝,喝完挑礼服。

    我灌下一整杯水,谷雨抱着礼服殷切地看着我:这件好不好?喜不喜欢?

    谷雨,我饿了。

    你少废话,吃多了穿不进礼服,盛嫣嫣比你瘦。她把手里的礼服塞进我怀里:快点穿!算了,我帮你穿!

    她把我推进试衣间,像个流氓一样扒我的衣服。

    我被她脱的清洁溜溜,然后被塞进了那件礼服里。

    我居然穿进去了,而且一点都不费力,是不是我这几天没吃东西饿瘦了?

    谷雨拉我出试衣间,我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里面的我,忽然发现这件礼服这么眼熟。

    好像是那天我和桑时西在婚纱店里试的那一件。

    但是,这件明明被桑时西买下来了,一个款式只有一件的,这件从哪来的?福利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