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207章 他们都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桑时西拽下了卫兰的手,卫兰气得脸都变色。

    你知不知道她刚才承认了照片就是他发的?你就这么护着这个女人?她现在欺负到你妈头上来了你也置之不理?

    妈,夏至是属疯狗的你别招她,她就不咬你。

    呸,他才是疯狗。

    我真想狠狠地啐他,但是今天我不是来跟他们吵架的,逞口舌之争有什么意思?

    今天我看到了白糖,等宴会结束了我在知道桑旗的现状我就满足了。

    宴会完了之后白糖累了,在保姆的怀里甜甜地睡着了。

    我看着他目不转睛的,桑旗忽然跟我说:你想不想晚上带他洗澡?

    我当然想了,但是我怎么觉得这里面是个套啊。

    我狐疑的看着桑时西,他笑了:你还真是天生多疑,你想想看你身上还有什么值得被骗的东西?你还有跟我交换的条件吗?

    照片。我说。

    你现在承认了照片在你这里?你信不信我会告你散播这些淫秽的照片,让你进去呆几天?

    我知道她他不会报警,照片里的毕竟是他妈,他还要脸。

    最终他让我抱着孩子坐上车,白糖在我的怀里呼呼大睡的模样实在是可爱。

    我低头看着他对桑时西说:他睡得那么熟,就不要洗澡了。等会儿在你家门口把我放下来,你现在可以跟我说桑旗他们现在的现状吧?

    你确定要在这里听?

    说吧,你让我陪你去应酬我已经照做了,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既然你想要现在知道的话,那我可以告诉你。桑旗,他母亲,还有你的好朋友谷雨以及桑旗以前的合作人南怀瑾,他们都死了。

    我很莫名地抬头去看桑时西的眼睛:你觉得这个玩笑很好笑吗?

    你明知道我没跟你开玩笑,这是事实。

    刚才晚上卫兰就跟我说过这样的话,我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桑时西跟我说的我依然不信:你以为我找不到他们的消息,就会听你在这里胡编乱造?

    他把他的手机扔给我:你自己看好了。

    他给我看的是一个海外的新闻,是在米国某一个州的一片海域上,有一架直升飞机出事故飞机上有四个中国人一个老外全部遇难。

    神经病,那些都是一堆残骸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是什么。

    我把手机扔给他: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相信?

    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我曾经让人去米国找他们,根据一年多前他们的航班记录,他们在洛杉矶待过一段时间,然后又乘直升机去德克萨斯,在一片海域上面飞机出了事故,然后失事了。那个老外的妻子已经证明老外当时是担任桑旗他们那架直升机的飞行员。

    我抱着孩子半天都没动,冷风从窗口的缝隙里吹进来,吹得我浑身都冰冷。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的初冬,我怎么觉得我的冬天特别多。

    我待了好一会儿才自嘲地哼笑:你折腾了我一个晚上,现在却告诉我这种消息?

    我知道你不会信,如果你想自欺欺人的话我倒也不反对。

    他从我的怀里把孩子抱走,然后车徐徐的在路边停下来。

    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你可以下车了。

    我不知道是怎么打开车门,也不知道是怎么下了车。

    我站在原地看着桑时西的车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当中,才觉得脚底发软。

    我不信他是在骗我,我回去以后就疯狂的找人,让他们帮我找桑旗他们的消息。

    谷雨那边所有的她的朋友我们共同的朋友,还有她父母亲戚朋友我都跑了一遍。

    然而所有人都告诉我没有任何的消息,谷雨的父母说在十个月之前谷雨还给他们打过钱,到后面就一点消息都没有了。

    我算算时间正好是桑时西说的他们出事的那个时候,难道桑时西跟我说的是真的?

    桑旗不但消失在我的生命里还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包括谷雨包括桑太太?

    我不肯相信,但是又找不到他们的消息。

    日子就这样既惶恐又无助地过下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们。

    我期盼着哪一天忽然看到桑旗他们出现在我的面前,哪怕他们仍是恨我都不要紧。

    冬去春来,时间会淡化一个人的记忆,也会淡化一个人的喜怒哀乐。

    我仍然一个人很平静的生活着,在桑时西的公司里做的还算不错。

    桑时西时不时的还会让我去客串一下他的秘书,有时候也让我陪他去参加应酬。

    每次我想拒绝的时候他就用孩子来引诱我,我如果乖乖听他的话一次,他就让我陪孩子去游乐场玩上一天,甚至有一次他还让我把孩子带回别墅跟我过了一夜。

    我知道桑时西什么意思,他时不时的让我见见孩子,我就越来越念着他,越来越舍不得他,所以桑时西就可以利用我这个软肋让我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

    我现在的职位是大禹集团旗下的一家商场的负责人,偌大一个商场都归我管。

    仿佛一座城堡,我每天都穿着高跟鞋在商场里面巡视,走上一圈之后,后脚跟磨的全都是水泡,再后来高跟鞋我就穿习惯了,变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

    我们商场有一个品牌的名店,是我第一次遇到桑旗的那个牌子,所以每次巡视的时候经过店铺的门口,我都会在门外站上一阵子。

    时间不知不觉的已经过去很久了,白糖都快三岁了。

    桑旗离开我的世界也已经有两年多了,这两年多来我仍然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可能在我的心里,就算我不承认,但是也许他真的死了。

    每次想到死这个字,我的心就好像被淹在一片苦水里面,怎样回味都是苦涩。

    这天我又站在这个品牌的店铺门口发呆,店员出来进去的抱着一个一个的大盒子很忙碌的样子,因为这个品牌的东西很贵所以生意不是特别火爆。

    我看今天这一箱一箱一袋一袋的,这是搬仓库呢还是卖货呢?

    店长站在门口指手画脚的指挥:你们动作快一点,今天下午4点之前要送到人家的府上去,手脚麻利一些!小陈,你的衣服已经拖到了地上了,要是弄脏了怎么跟顾客交代?

    这个店长平时还算沉稳,怎么今天一副神神叨叨的模样?

    我走过去,她看到了我急忙跟我打招呼:夏总。

    我看着他们手里的大包小包:这是干嘛呢?美女小说 "xinwu799"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