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199章 地狱也不过如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桑时西扔给我一把车钥匙,我拿了就往外面走,他没有拦我。

    因为他已经从我的眼睛里面看出来我的决定,所以他知道我一定会回到他身边来,因为我已经无路可走。

    现在不是让我选,现在是给我一条路,不走也得走。

    我捏着车钥匙在桑家的车库里面找到了车,然后开出了桑家。

    我的电话一直在响,桑旗打了无数个电话找我,我挂断他的电话然后拨给了桑太太。

    时间很晚了,我知道我打扰了她休息,但也许此生我们只能见今天最后一面。

    我对桑太太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我觉得她在我心中是跟我妈同等的地位。

    她真心真意的对我好。

    桑太太的声音有些朦胧,应该是刚入睡不久。

    我跟她说:阿姨,我马上过来。

    她听出我声音里的不对劲,立刻说:我知道阿旗的公司出了点问题,你不用太担心,夏至,阿旗他能够处理得好的。

    我把他的儿子拖累的这么惨,她还反过来安慰我。

    桑太太一直都这么善良,但是这个年头善良的人通常都得不到好报。

    而卫兰呢,这么可劲的作,现在还给桑先生戴了这么一顶大绿帽,也没见桑先生对他怎样,反倒是桑太太被赶出桑家。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公,但是又有什么办法?

    我开着车在路上疾驰,桑太太在电话里面焦急地叮咛我:夏至,你是不是在开车?你小心一点不要开的那么快,你别着急,我在路边等你。我电话挂了啊,你慢点开车。

    我在桑太太的千叮咛万嘱咐中挂了电话,夜里人少车子开的飞快,看着窗外急速向后倒退的风景,我的心中充满了快感。

    是的,这时候我急需速度与激情带给我的刺激,才会让我此刻极度不平衡的心里舒服一些。

    车转过一个弯,我就看到桑太太母亲家的小区了。

    我拐弯准备减速,忽然发现刹车没什么用,我惊出一身冷汗,右脚拼命地踩刹车,踩到底了车子还是呼呼地往前跑。

    刹车坏了!

    为什么刹车会坏?

    我的车像炮弹一样向前冲过去,我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会这样,忽然我在路边看到了桑太太。

    她到马路边来等我,情急之下我的手抖得连方向盘都握不住,我大声的跟桑太太喊:阿姨,躲开,躲开,阿姨,到花坛上面去!

    可是此时我已经控制不住方向盘和车速,我开着车直愣愣地向桑太太冲过去。

    我拼命地踩刹车,冷汗流了一身,我也分不清我的脸上到底是汗还是眼泪,今天这个惊惧的场面我想会留在我的脑海中一辈子都忘不了。

    完了,我要撞到桑太太了,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又窜出来一个人,她长长的头发白色的衣服,大而无神的眼睛,以及白得跟鬼一样的尖尖的脸。

    盛嫣嫣!

    她又从哪里窜出来的?

    咣!咣!两声巨响。

    我撞到了她们…

    然后我的车又狠狠的撞向边上的花坛,最后,猛烈的冲击力弹出了安全气囊,砸在了我的脸上,我晕了过去。

    我醒过来的时候有人抬着我的手和脚把我从车里拉出来,我还在车祸现场。

    我茫然地四处看,只见花坛的边上有两大摊惊人的血迹,桑太太和盛嫣嫣不见踪影。

    我努力抬起头问抬着我的医护人员:那两个人呢?那两个人呢?

    你醒了…医护人员说:你别乱动,我不确定你的肋骨是不是断了。

    你告诉我那两个人呢?

    送去了医院。

    有没有生命危险?当时是死了还是活着?

    一息尚存。

    我软软地瘫倒,他们把我放在担架上,然后将我抬上救护车。

    我神志清楚身上也不太痛,我应该没有受伤太严重。

    因为桑太太和盛嫣嫣阻挡了我车子的冲击力,而安全气囊又保护了我。

    我被送进急诊室,急诊室里面拉着帘子,帘子后面很可能就是桑太太和盛嫣嫣。

    我没什么大碍,护士和医生都在为了桑太太和盛嫣嫣奔走。

    血袋…血袋…

    血浆…血浆…

    那个女孩的腿好像是断了,骨头已经碎成了渣渣,怎么办,是截肢还是暂时保留?

    这位太太没有了呼吸,快点,快点过来进行电击!

    医生护士混乱的叫喊声,我闻着刺鼻的血腥味觉得人间炼狱也不过如此,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多希望这是一场梦…一场梦…

    我希望我晕过去了,但是我很清醒。

    医生检查我说我只是头部受到了一些撞击,软组织有些损伤,然后我坐着轮椅被推出去。

    谷雨向我冲过来紧紧地抱住我:小疯子,你吓死我了,怎么会出车祸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嗓子是哑的脑子是混乱的,手指是冰凉的。

    我前面有一个黑影,我抬起头是桑旗,他满眼的血丝一脸的焦灼。

    他蹲下来将我的手握在他的手心里:别怕,夏至,没事了…

    他还在安慰我,如果他知道我干了什么的话,他还会像现在这样安慰我吗?

    我发着抖,浑身像筛糠一样抖得停不下来,我哑着嗓子跟谷雨说:你送我去病房,我只要你一个人…

    然后我就埋着头,我不知道谷雨在跟桑旗说什么。

    有人推着我往病房走,然后医生和谷雨扶上床,我躺在床上将被子拉到头顶,谷雨在我的脑袋顶上叨叨。

    你一个晚上跑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桑旗都快急疯了,他听到了你出车祸的消息之后脸色白的像一张纸,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害怕的时候。现在桑旗的公司出了事,你能不能不要再给他添乱了!

    我虽然很不想听谷雨跟我说任何话,但是我也从她的话音里听出来她好像并不知道我开车撞了谁。

    我将被子从我的脸上掀开,看着谷雨一字一句地跟她说:我开车撞了人,我撞伤了桑太太和盛嫣嫣!

    谷雨的脸立刻变得煞白:你说什么?

    我有可能会把桑太太给撞死,刚才她已经没有呼吸了,她已经没有呼吸了!

    我尖叫,心里的水身体里的水争先恐后地从我的眼睛里流出来。

    我发疯发狂失控地尖叫,我急需要宣泄,我急需要发泄,我恨不得一头撞死的人是我。

    我为什么要深更半夜开车去找桑太太?

    我为什么要问桑时西要车,为什么?

    我真的是祸水,我是桑旗身边的祸水。

    我要拿走他所有的一切…

    有一个人从外面冲了进来紧紧地抱住了我。添加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