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120章 再说一遍我会当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吃过早饭之后我们继续行程,我选择的那条路到后期特别的不好走,路面有些坑洼,即便桑旗的车配置顶级,但是也难免有些颠簸。

    桑旗回头看了我一眼,眼中有淡淡的担忧。

    你看你选择私奔的这个时期好像并不太适合你的身体。

    不要紧,把孩子生在路上我还顺便给他起个名字叫路生。

    如果你是在车里生的不如叫车生。

    如果是在水边生的干脆叫水生。我也跟着胡说八道,然后我们两个人哈哈大笑,像两个没心没肺的孩子,明知道前路茫茫却在这里傻笑。

    我是在下午时分接到桑时西的电话,我的手机没关机,因为有些事情我要跟他交代。

    夏至,你在哪里?桑时西一定接到了消息,桑家人肯定发现了我从他们家消失了。

    我看看窗外,刚好我们的车经过一片芦苇荡,红色的夕阳染红了白色的芦苇,有一种凄迷美丽却望不到前路的壮观。

    我老实回答他:我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我不关心你现在在哪里,你马上给我滚回来!

    按照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我滚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夏至!桑时西的声音终于能很清晰的辨认出他在发怒:你不要再发疯了!你马上给我滚回来!

    我不但在发疯我还在发烧,从昨天到现在自从我向桑旗提出要私奔以来,我整个人都处于特别亢奋的状态。

    但是这种状态令我很雀跃,我这个人一旦决定了一件事情定会勇往直前,除非被撞得头破血流,不然的话我绝对不回头。

    我靠在副驾驶的椅背上,对桑时西郑地的说。

    一直以来我都跟他插科打诨,永远都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但是我今天很严肃很正经地告诉他:你想要孩子,我想要自由。我生下孩子就给你邮过去,但是你要放我自由,就这样。

    夏至!桑时西在电话那端咬牙切齿地喊我的名字:你是不是和桑旗在一起?

    是!我也不怕老实告诉他。

    那又怎样?你以为桑旗会为了你抛弃一切?

    现在再挑拨离间是不是晚了点?我笑嘻嘻地提醒他:挂了,我累了。

    夏至,你别告诉我你真的那么爱桑旗!

    是啊,我爱他,我爱桑旗,我爱他可以做出任何疯狂的事情,后悔是我老了以后再做的事,现在不会!

    我挂了电话正要把手机揣进衣兜里,桑旗忽然吱呀一声将车在路边停下来,他转头看着我,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

    你是认真的?从早上到现在他已经问这句话好几遍了。

    比珍珠还要真。我还是那么回答他。

    他忽然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向我靠过来,一只手勾住了我的脖子,他的鼻音浓重声音低哑,粗粝的在我的心头滑过。

    夏至你可知道,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以乱说?

    谁告诉你饭可以乱吃?我看着他的眼睛笑。

    你如果再说一遍的话我就会当真。

    当真又怎样?我记得我已经说过好几次了,得不到回应的话我不会再多说一遍。

    我都跟你出来私奔了,还没有得到回应?

    你有手有脚有脑,如果你不想的话我拿刀逼着你也没用。

    我没说是你逼着我,也许我也发烧了吧!他放在我后颈处的手加重了些许力气,将我的脸拉到他的脸前。

    离他太近了反而看不懂他眼中的内容,他的大拇指无意识地在摩挲着我的脸颊。

    他的声音低沉,仿佛是在叹息:或许我是疯了才会陪着你发疯。

    你如果后悔了现在就能滚回去。

    后悔是个什么东西?他的眼睛发亮,亮的仿佛在他的眼睛深处藏了一把钩子,随时随地都能把我的心脏从我的胸膛里勾出来。

    刚才你对桑时西说的话再说一遍。

    你想要孩子我想要自由…

    不是这一句。

    你现在挑拨离间已经晚了…

    他盯着我:夏至!他冷飕飕地唤我的名字。

    我看着他笑了,我从他的手掌中挣脱禁锢,把目光投向窗外,看向那一望无际的芦苇荡。

    我向来可以正视自己的内心,只要是真心话说一万遍我也无所谓。

    红色的夕阳照在我的脸上,我从倒后镜看到我的脸,美丽万分。

    我轻轻地吐出那句话:我爱桑旗,爱到可以为他做任何事。

    他半天都没有说话,车厢里面安静的连他的呼吸都听不到。

    我正要转过脸去求证一下他是否死了,他忽然从后面抱住了我,把脸藏在我的后颈脖里,下巴戳着我的颈窝,很有些痛感。

    他的气息湿润的拍在我的脸颊上:夏至,我们永远待在一起,就这样…

    桑旗居然跟我提永远。

    永远这个词未免过于神圣,对于像我们这样私奔出来各自都有婚姻的狗男女来说,是不是略微沉重了一些?

    我想回头,但是他却说:别动…

    然后我们就以这个姿势在车里坐了好久,直到天边红色的太阳忽的一下就跳下了地平线,黑暗将我们包围住。

    美轮美奂的芦苇荡变成大片黑色的影子,我的肚子饿得扁扁的,发出雷鸣般的叫唤声才把桑旗给唤醒。

    他松开我:你饿了?

    嗯。饿死我了。我的内心经历过如此惊涛骇浪般的浩劫,岂止是饿,饥饿简直是在我的胃里碾压,我都前心贴后心了。

    他发动汽车开出了这片芦苇荡,我们找到了一个民宿,现在不是旅游高峰期,所以游客很少。

    老板娘是一个胖胖的大妈,长得很慈祥,看到我挺着肚子从车里下来,赶紧过来扶我:这么大的肚子还出来玩?

    桑旗订了一个房间,明明有很多房间他却只定一个,然后他点了菜让老板娘送到房间里去。

    我和桑旗的电话都放在房间的桌上,此起彼伏的不停地响着。

    桑时西一会打我的一会又打他。的但是我们两个都没接。

    我能够想象出桑时西的面瘫脸阴云密布的样子,想起来就好笑。

    胖大妈把饭菜送进来,她对我们的身份很好奇,而且非常想跟我们攀谈。

    桑旗给了她小费才把她给撵走。关注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