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648章 桑家眼线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桑旗应该是有好几年都没有在桑家住过了,桑榆很快带我的父母回来。

    桑旗和他们见了面说了很多话,然后他就一个人坐着轮椅在桑家的花园里面走了一圈。

    我站在窗口看着看到他停在那天出事的露台下面,仰着头往上面看了很久很久。

    白糖的死是我和他心里永远的痛,虽然我们现在努力不去提,但是他永远是我们心中的一个死结。

    而杀死白糖的仇人就在我们隔壁的房间,但是现在我却不能拿他怎样。

    我看到桑旗进了楼下的大门,我便急忙从窗口离开然后进洗手间去刷牙,装作刚才一直都在洗漱的样子。

    我背对着他,然后就听到洗手间的门口有动静,转过头桑旗坐在轮椅上在看着我。

    他向我伸出一只手,我于是便将手放到他的手心里,他搂着我的腰让我顺势坐在他的腿上。

    他把脸埋在我的颈窝里:我最喜欢闻你洗发水的味道。他说。

    桑榆也喜欢,说我的味道和他妈妈的味道一模一样,看来咱们这是多了一个女儿。

    你别乱扯了,她是我妹妹。

    是啊,这么一来关系太乱了。

    我两只手搂着他的脖子痴痴地笑,装疯卖傻才能够忘掉我们失去的白糖,就算是忘不掉那也是假装忘掉,也许装着装着就变成真的了。

    忽然此时,我们房间的门被推开了,贵婶怀里抱着两个大枕头走进来。

    二少奶奶,我来给你们送枕头来了。

    贵婶平时不打理我的房间,她是专门服侍卫兰的。

    这今天这不敲门就跑进来无非也就是想打探点什么。

    看我坐在桑旗的腿上立刻转过身去:哎呦。我可没看到。那枕头我放在床上了。

    我从桑旗的腿上站起来指了指床上的两个大枕头给她看:我床上已经有枕头了,贵婶,再说我的房间一直都是刘婶负责的,怎么能劳动您呢?

    贵婶笑得讪讪的:二少奶奶,瞧您这话说的,我们不都是为桑家服务的吗?帮您拿两个枕头也是我分内之事。

    我的房间不缺枕头,再说下次进房间要敲门。毕竟和以前不同了。二少爷回来。

    我着重二少爷这三个字,她笑了笑就抱着枕头出去了,我立刻过去把门反锁。忍不住跳脚怒骂。

    这些眼睛长在脚底板上的势利小人!

    桑旗看上去比我要淡定多了,他从轮椅上站起来走过来揽住了我的肩膀。

    无所谓,我从小到大都看这些人的嘴脸,已经习惯了。

    你到现在心理没有变态还真是难得。

    噢,那可不见得我变态的时候可变态了。

    他忽然唇角掀起一个坏坏的笑容,一把就将我抱起来了。

    我惊呼:孩子,孩子!

    他想起了什么:我竟然把他给忘了,他不会生气我把他忘了吧?

    我就不知道了,如果男孩的话就会大度一点,女孩子的话就会小气一点。

    那还是小气一点。

    怎么,想要个女儿?

    最好是个女儿,儿子也行。

    看他这么勉强的样子,知道他喜欢女孩子了。

    我也挺喜欢女孩子的,生白糖的时候,我当时是以为是桑时西的,一点期待都没有。

    但是现在这个我特别特别的有期待。

    桑旗将我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在我身边躺下来,连关灯的动作都是小心到不行。

    我失笑:也没有那么夸张了,我是千锤百炼皮实着呢!

    桑旗握着我的手平躺在床上,我也躺在床上,看着刚刚关上的水晶灯。

    还有一点点光晕,晕在天花板上看得我头昏目眩。

    时间不多了。桑旗忽然说,吓了我一跳。

    什么时间不多了?

    我立刻回头在黑暗中看他的眼睛。

    我的意思是说你的肚子一天一天大起来,为了让孩子平安生下来,我要尽快解决桑时西。

    听起来好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又多了一个南怀瑾。

    我看着这几天桑榆上窜下跳的,自从知道了南怀瑾住在哪里之后,她好像天天都往他家跑。

    到时候我有空真的要告诉她,送上门的女孩子一点都不吃香了。

    再说我想桑旗打死都不会同意她和南怀瑾在一起。

    我将脑袋藏在桑旗的怀里,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和他同床共枕了,我不由得感慨。

    桑旗,我们在那样艰苦的环境里面都搞出了一个孩子,你说我是不是很棒?

    简直棒呆了!桑旗吻了一下我的额头:说明我们的孩子的生存能力特强。

    给我讲一个故事。

    我很累,我也很困,但是白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就有些睡不着,而且苏荷的事情真的是恶心到我了。

    嗯。桑旗的声音很温柔的在我的头顶上响起:从前有一个女孩子…

    为什么所有的故事都是从前的事而不是现在?现在不都是说活在当下?

    他曲起手指轻轻的在我的脑门上敲了一下:听故事呢,不要插嘴!

    好吧,你说你说。

    从前有一个女孩子,应该是一个已婚小妇人,整天横冲直撞的,有一天她冲进了一个男孩子的办公室。

    这个故事听开头我就知道他说的是我和他的故事,我忍不住又插嘴:拜托你要点脸,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也有二十五六岁了吧,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男孩子?

    你还要不要听故事?插嘴大王?

    我闭着嘴乖乖地听他说,他就继续往下说。

    那个女孩子是个记者,拿了一个很烂的稿子过来采访那个男孩子,大约也就幼儿园水平吧!

    你说谁是幼儿园水平?他这个故事也太挑衅了,我忍不住从床上跳起来。

    桑旗跟着坐起来搂住了我的肩膀,漆黑的夜色中他的眼睛还是那么亮,他的轮廓不是那么的清晰,但是我却能感受到他的气息。

    他的额头抵住我的额头,轻声叹息:可是,我好爱你啊夏至,就算你是幼儿园水平,我也好爱你。给力小说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