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608章 见到卫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现在不是打了吗?桑时西向我扬扬手里的手机,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总不能继续堵在门口。

    桑时西人精一样的存在不能让他起了疑心,于是我老老实实的让开让他进来。

    他毫不掩饰的在房间里面环顾了一圈,本来就没多大的化妆间,一眼就看过来了。

    其实我心里面是紧张的,但是脸上还得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我想桑旗身手敏捷,应该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从这里离开。

    不过好在桑时西只是看了一眼,便圈着我的肩膀,屈起手指在我的脸上轻抚了一下:刚到,还没有开始化妆?

    是啊,那我们走吧!

    我拿起化妆台上的包包,挽住了桑时西的胳膊,孙一白缩在门外的角落里很幽怨地看着我们。

    我向他耸耸肩:这次可不是我偷懒。

    在路上我问桑时西:你爸妈结婚有多久了?

    35年。

    哦,这么看来的确是蛮久了,桑先生身边女人不断,而卫兰却能够保住桑太太这个位置屹立不倒,可见她还是有几分能耐的。

    到了酒店,看样子弄的还挺盛大的,我在心里骂了桑先生无数遍渣男。

    当年他信誓旦旦的要娶桑太太说休了卫兰,现在时过境迁,他又在这里和卫兰庆祝什么结婚纪念日。

    我恨的牙根直痒痒,但是看到了卫兰还得满面堆笑的迎上去。

    这应该是我住进桑家之后第一次看到卫兰,在家里我早出晚归,没有碰过面,再说桑家也太大了。

    我走过去亲亲热热的喊了她一声:妈。

    反正我现在演戏已经演的的二皮脸,但是我肯演,卫兰却不太乐意陪我演。

    她抬起眼皮很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干嘛,你吃错药了?

    我装作懵懂,回头惶恐地看着桑时西,极小声的问他:我和以前妈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桑时西微皱着眉头轻唤了她一声妈,卫兰这才极不情愿的敷衍的哼了一声。

    我递上桑时西送的礼物,她接过来又随手递给了身后的助理。

    随便找地方坐吧!她跟我说完转头就走了。

    卫兰一如既往的讨厌我,我一如既往的讨厌她。

    不过我好像没有看到桑榆,我正准备问问桑时西,却看到桑榆从大门入口走进来。

    今天她穿了一件香槟色的小礼服,年轻就是好,那么素净的颜色也衬着她五官明媚。

    她匆匆跟我们打了个招呼就过去找卫兰,我站在一边冷眼旁观,只见她亲亲热热的扑过去抱了一下卫兰,还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祝爸爸妈妈结婚周年快乐!

    卫兰的厌恶之情都快要溢出来了,但是碍于桑先生在边上,她身体向后退了一下,冷淡地哼了一声。

    桑榆打开她的小坤包,掏出一只盒子递到卫兰的面前。

    妈妈,这是我送给您的结婚周年礼物。

    我很八卦立刻,向前凑了凑,想去瞻仰一下桑榆送了什么好东西。

    卫兰的样子是很不想打开的,但是桑先生开口了:孩子的一点心意,你看看喜不喜欢。

    卫兰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盒子,里面居然是一顶小皇冠,非常璀璨,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

    桑榆立刻介绍:这可是查理十一世的王后曾经戴过的皇冠,他的王后以长寿而著名,这是我特地拍下来送给您的,您在我的心中就是至高无上的王后。

    我擦,这一波吹捧可真是让我叹为观止,恶心到骨头缝里去了。

    真没想到桑榆还有这一面呢,卫兰的脸色终于是好看了一点点。

    她盖上盒盖似笑非笑地跟桑先生开口:这丫头嘴甜呢,也会做事儿,难怪你死乞白列要把她从澳洲弄回来,比她妈强了真不是一星半点的。怎么,你妈的疯病好了吗?

    我妈已经去世了。桑榆落落大方的回答。

    卫兰的话是有些攻击性,但是她一点都不生气,这让我再一次对双鱼刮目相看。

    要么这小妞是卧薪尝胆想干点什么大事,要不然就是她铁了心了讨好卫兰,以便能在桑家站稳脚跟。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我是真的很不齿她这种做法。

    懒得听他她继续谄媚,转头就找了一个相对清静的位置上坐下来。

    我的屁股刚刚碰到椅子,桑榆就走过来直接扯起我。

    干嘛?我拨开她的手。

    大嫂,坐这干嘛呢?我们去跟爸妈一起坐。

    你说的爸爸我知道,可妈妈又是谁?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据说你妈妈不是去世了吗?

    她一点也不生气我语气里的刻薄,笑得更加开心。

    大妈也是妈呀!而且她是你的婆婆,你别摆出一张臭脸来,再说…她跟我咬耳朵:你不是失忆了吗,在你的认知里面你和你的婆婆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一张白纸,你这脸臭臭的什么人看了不会东想西想?

    桑榆硬是把我拉到卫兰和桑先生的那一桌坐下来,论心性我还不如一个刚满18岁的小丫头,我就是压不住,看到卫兰随时都想大耳光抽过去。

    让我亲亲热热的喊她妈,真心做不到。

    我忽然明白了桑榆为什么能够生存下来并且接受良好的教育,不是因为卫兰心慈手软,而是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适者生存。

    而桑榆她太明白这一点了。

    我在宴席上居然还看到了霍佳,他的脸色不是太好看。

    大伤刚愈她就过来参加这可来可不来的结婚纪念日庆典,真是够拼的。

    不过好歹是前婆婆,卫兰对霍佳还算客气。

    看到了霍佳自然要问她金币的事情,不能白白放过她。

    所以我逮着只有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立刻问她:上次你还没跟我说完那个金币是怎么回事。

    霍佳很嫌弃的坐的离我远一点儿:怎么,夏至,我们俩的关系都已经好到需要窃窃私语了?福利 "xinwu799"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