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568章 我们一起承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概没有女人不爱听情话的,桑旗的话我信了。

    我我点点头:好吧,那我就暂且放过你吧!

    可是我想起汤子哲当时跟我说苏菀死的时候是有生孕的,我问桑旗:你知道苏菀去世的时候怀孕了吗?

    知道,传出她的死讯的时候我才知道。

    听说她去世的时候肚子已经蛮大的了,你和她走得那么近怎么会不知道?

    我说过了,苏菀是一个很执着的人,我给不了她想要的爱,后面我就渐渐的和她疏远了。她什么时候有了孩子我真的不知道,你相信我吗?

    我看着桑旗的眼睛我郑重其事地点头:我信你,我不信你谁信?

    桑旗笑了,捧着我的脸在我的额头上印上一吻:谢谢你相信我。

    那苏荷接近我,她是不是觉得苏菀的死跟你有关系?要不然的话她干嘛要那样对我?

    我至今不知道苏菀的去世是个意外还是被别人所害的,对于我来说苏菀只是我的一个大学女同学而已,她的去世我很遗憾,但是我并没有一直记挂在心上。

    枉人家这么喜欢你。我摇着头。

    苏菀肚子里的孩子会不会是桑时西的?我眼睛亮了亮。

    不知道。桑旗摇头:但是如果分析一下的话觉得这个可能性也不大,桑时西一直想得到苏菀,但是没道理苏菀有了他的孩子之后,却把她给弄死了,这个不合逻辑。

    的确是有些不太合逻辑,这些前尘往事想得我头都痛了。

    对了,为什么这一切都是汤子哲告诉我的?汤子哲在你们的那些乱糟糟的事情里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我不知道,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后来他接近你我才找人去查他,他的父亲是一个新加坡的富商,其他的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苏荷,汤子哲,我真是想破了脑袋都想不通。

    你知道苏荷现在在哪里吗?汤子哲说她失踪了,那时候还想用我来引出你,找到苏荷在哪里。

    小福尔摩斯。桑旗刮刮我的鼻子:你可以查案,但是你不要乱来。

    知道了。

    桑旗,你现在可以跟我说那天在爷爷的寿宴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桑旗的眼神黯淡下来,他的手掌包裹着我的手。

    他思索了一下:嗯,知道你一定会问我,我告诉你。

    我情不自禁地挺直了脊梁,呼吸滞在胸口。

    那天,我的确没带武器,什么都没带,而且桑时西也戒备森严,我想带也带不进来。爷爷的大寿,我觉得桑时西应该不会在寿宴上动手。后来,我看到白糖跑上了露台我便跟着跑上去,便看到了桑时西向我举起了枪,我下意识地躲避,却在露台的桌子下面摸到了枪,我拿出枪指向桑时西的时候,却不知道何时桑时西将白糖抱在怀里。

    桑旗的声音发抖,我整个人都在发抖。

    露台上的那个场景,我还历历在目。

    自从我想起来之后,这个画面就像穿花灯一样在我脑海里滑动。

    桑旗继续说:白糖喊了我一声爸爸,桑时西跟白糖说,他和我只能活一个,让白糖选,白糖选了我,所以桑时西开了枪。

    哦!我捂住脑袋,从沙发上滑下来。

    我的脑子里忽然想起了桑时西和白糖的对话。

    那天晚上在爷爷的寿宴上,桑时西怀里抱着白糖,笑容满面地问了他一个问题:我和桑旗爸爸,你更喜欢谁?

    白糖天真无邪地答道:只能选一个吗?

    是啊,只能选一个。

    那,我最爱桑旗爸爸了。

    这段对话,此刻格外格外清晰地回响在我的脑子里。

    当时,我只当是桑时西和白糖最稀松平常的一句玩笑话,其实,是桑时西在让白糖做他生和死的选择题。

    选择了桑旗就是死。

    他故意的,他让白糖跑上露台引桑旗上去,然后再一次问了一遍白糖差不多的问题,可是白糖依然选择了桑旗。

    所以,桑时西就开枪了。

    他一向就是这样的,得不到的就毁灭掉。

    他压根没变,他从来就没变过。

    他一直都是那个机关算尽的桑时西。

    我好蠢啊!我跪在地上,如果我手边有一把枪,我真想一枪崩了我自己。

    我又不能大声地哭,因为外面都是桑时西的人。

    我害了白糖,不能再害了桑旗。

    还有谷雨,我最爱最爱的人。

    桑旗扶着我的肩膀把我扶起来:所以,我宁愿你永远都想不起来,我宁愿你永远都把我当陌生人。

    我嗓子是哑的,不太能说的出话来。

    我抬起头,眼睛里面干干的,一滴泪都没有。

    我害死了白糖和谷雨......

    不是。他摇头:不要这样想,这不怪你,其实我也没料到桑时西会布这个局,不然的话我是不会去的,我没想到他会在爷爷的寿宴上动手。

    不,你想到了,是我让你去的。

    夏至,不要责怪自己,没人料到桑时西会利用白糖,也没人知道谷雨会忽然扑过去给你挡枪,估计连桑时西自己都没想到你会突然出现。这里面有太多的变数,不要都揽到自己的身上。

    跟我无关,那你为什么说自己是祁安,为什么我问你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你为什么说不认识?

    如果想不起来,不如一点都想不起来更好,我何必提醒你?真的想起来了,也就罢了。他怜惜地将我拥进怀里:夏至,失去白糖和谷雨的伤痛,我和你一起承担,但是你记住,责任不在你。

    世界上有一种人,无论我做什么混球的事情他都不会怪我。

    这种人叫做爱人,我的爱人。

    是桑旗。

    我紧紧地抱住他,我怕我一撒手,桑旗就会消失。

    我已经失去过很多人,我不能再失去他了。

    所以,之前我吃的醋简直就是莫名奇妙。

    我居然会怀疑桑旗当我是苏菀的替身才会这样对我。

    我是不是傻的。

    他这样爱我,爱到不忍心责怪我做错的任何一件事,我还怀疑什么?

    我在他怀里仰起脸:桑旗,你打我一顿吧!添加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