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789章 桑榆失踪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桑榆一整晚上没有回来,南怀瑾起来晨练的时候经过她的房间,看到她的房门大开里面空无一人的时候才发现。

    他只是看了一眼并没在意,桑榆回不回来跟他没多大关系,再说她行事乖张从来不按理出牌,反正他这里对桑榆来说不是她的家,桑榆也不是他的亲人,所以他没必要过问。

    晨练完之后,洗了澡就去公司了。

    今天公司和市场部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的,但是出乎南怀瑾的意料,桑榆仍然没来。

    这个就有点不同寻常了,桑榆虽然乖张,但是她对待工作却是有着同龄女孩子没有的热情,从来都不会迟到早退,而且像这么重要的会议她也一定会参加,除非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她也会提前告诉她的秘书,不会这么没交代。

    所有人都到齐了,只有桑榆没来。

    他南怀瑾的助理小声的问南怀瑾:南先生,现在开始开会吗?

    桑榆的秘书呢?问问她桑榆是怎么回事?

    桑榆的秘书在外面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然后跑进来惊慌失措地道:不知道为什么桑总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说是无法接通。平时桑总的电话都是24小时开机。

    那她知道今天有这个会议吗?

    当然知道了,昨天下午的时候桑总还跟我确认了一下,让我准备好今天开会的资料,说是她一大早就会来还有一些需要修订,我早上7:30就开始给她打电话了,但是电话一直打不通。

    这事情就有些蹊跷了,桑榆固然特立独行,但是她不会莫名其妙的关了电话消失掉。

    南怀瑾对桑榆的秘书说:桑总有一个朋友叫纪雯,和鼎丰合作的纪氏公司的老板的千金,很好查的,你去查到她的电话然后打给她,昨天晚上应该是和她在一起的,你问问她。

    是。秘书又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了。

    南怀瑾的会议开到一半,秘书又敲门进来:南先生,我已经找到了纪雯小姐,她说昨天晚上桑总的确是和她在一起的,但是吃完晚餐大概9:30左右她们就分开了,纪小姐还说本来她是要送桑总回家的,但是桑总途中接了一个电话说是她的老公要来接她,所以就让纪小姐将她在路边放下来。

    老公?她的老公就坐在这里,她又从哪里偷了一个老公?

    问清楚她在哪个路段把桑榆放下来,然后调取那个路段的监控。

    好的,南先生。秘书点头出去办了。

    监控是很好查的,很快就调去了那个路段的监控,南怀瑾坐在电脑前认真仔细的观察。

    他很快发现了在9:40左右,桑榆从一辆车上下来在街边站住,然后那辆车开走,很快就开来了另外一辆车。

    车上下来一个男人,将桑榆用力的拖上车。

    南怀瑾暂停画面放大,看清楚了车牌号码再交给助理去查。

    这么看来桑榆是被绑架了,但是他至今未有未收到任何人打来的勒索电话。

    他想了想还是打电话给桑旗,也许他收到了电话。

    他拨通了桑旗的电话,简短的将桑榆被绑架的事情说了一下,桑旗很是惊异,连连问事情怎么发生的,看桑旗这个反应就知道他也是才得知这个消息。

    桑旗说:你到我家里来,我们分析一下。

    桑家的会议厅里坐着桑旗,南怀瑾还有刚刚奶完孩子的夏至以及纪雯。

    四个人将那个监控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南怀瑾还是不太明白地转头去问纪雯:你是说她在车上可能就留意到了后面有车跟着你们?

    应该是的,我发现她朝后视镜里看了好几眼,我问她是不是撞见熟人了,她说没有,然后又从包里掏出电话来说她老公打给她的,可是我一开始并没有听到电话铃声响,我还以为她打的振动,她说她老公来接她,让我在路边放下她还让我先走,她态度坚决所以我就把车停下来了。

    那也就是说,南怀瑾摸摸鼻子:桑榆是一开始就发现了后面有人跟着她,但是她故意让你先走是不是?

    对。纪雯点点头:就是这样的。

    她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寻求帮助或者报警,或者让你把车开得更快一些?

    有的有的。纪雯想起来什么急忙说:桑榆一开始是让我把车开得更快一些,我说我不敢开快,因为我胆子很小,车技也不太好。我不知道是这个原因,如果知道的话我一定会加快速度,想办法甩掉那些人的。

    南怀瑾低着头喃喃自语: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不符合她一贯的风格,甘愿束手就擒。

    她是担心吓到我,她知道我胆小,也不想把我给拖进来,所以她才不告诉我让我先走的。纪雯急忙说。

    南怀瑾不禁皱了皱眉头:她这么舍己为人的吗?

    当然了。从纪雯踏进桑家开始,她就知道面前这个高大帅气的年轻男人就是桑榆的老公,但是从他的言辞之间她依稀感到这个男人跟桑榆的关系好像很一般,甚至不太信任她。

    纪雯略有些气愤,语气就急切了起来:桑榆是很好很好的人,她对我很好很好 处处都为我着想,把很多事情扛下来,为了帮我。纪雯说着说着不禁红了眼圈:关于封声的事情,她不惜自己铤而走险,我知道她是帮我出口气。还有我父亲的公司濒临破产,所有以前跟我们家有渊源的人都袖手旁观或者避之不及,只有桑榆伸出援手。

    南怀瑾将目光投向面前脸色有些微红的纪雯:你跟她是大学同学?

    是啊,我们是大学同学。

    南怀瑾仔细想了想:她没道理会对一个普通的同学这样好。

    有些事情讲什么道理?而且桑榆是一个很感恩图报的人。可能就是在我们认识第1年她过生日的时候,我请她到家里来,妈妈给她做了一碗长寿面,她就一直感恩到至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