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386章 与虎谋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司慕站在门口,温柔喊了顾轻舟一声。</p>

    顾轻舟一头雾水:“你回来了?”</p>

    司慕回神般,面容恢复了冷漠,直接往里走。</p>

    他去了书房。</p>

    进门的时候,他用力关上了房门。</p>

    自从顾轻舟和司行霈的事被司慕知道,司慕就没有半日的好心情。</p>

    他阴晴不定,顾轻舟决定退避三舍。</p>

    她喊了女佣:“我的晚饭端到我房间里。”</p>

    女佣也听到了那声房门巨响,知道他们俩又吵架了,小心翼翼应了声是。</p>

    顾轻舟拿着书上楼。</p>

    春寒料峭,房间里没有壁炉,有点阴冷。</p>

    她裹了毛毯,木兰和暮山依偎在她身边,顾轻舟给它们喂牛肉干。</p>

    暮山不喜欢吃干的牛肉条,不去接,唯有木兰乐此不疲和顾轻舟玩。</p>

    片刻之后,顾轻舟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还以为是女佣端了饭菜。</p>

    顾轻舟开门。</p>

    司慕站在门口。</p>

    他换了家常的衬衫和马甲,条纹西裤,身材挺拔高大,面容俊朗中,已没了怒意。</p>

    “下楼吃饭。”他说。</p>

    他是特意来找顾轻舟的。</p>

    顾轻舟诧异看了他一眼。</p>

    “我还有事跟你说。”司慕又道。</p>

    往屋子里看了眼,司慕发现顾轻舟的房间有点暗。</p>

    他一下子就知道原因在哪里,故而往阳台上走。</p>

    阳台上有个很大的窝棚。</p>

    “你把狼窝搬到了你房里?”司慕蹙眉。</p>

    这种事,不管谁看到都会惊讶吧?不过,顾轻舟的房间是南北通透的,一个阳台被狼窝占了,并不能让她的房间充满异味。</p>

    相反,她的房间仍是充满了她独有的清香。</p>

    顾轻舟颔首:“是啊。”</p>

    自从司督军把东西交给顾轻舟,顾轻舟装了保险柜仍觉得不放心,就把木兰和暮山放在阳台上。</p>

    她知道司慕肯定要说话,以为她是太过于想念司行霈才如此,她也没跟他打招呼。</p>

    司慕果然眉头微蹙。</p>

    “......你又不在这房间睡,不会碍着你的,对吧?哪怕是别人来做客,也不会跑到我房间,没事的。”顾轻舟解释。</p>

    司慕没言语。</p>

    片刻之后,他才说:“随便你吧。”</p>

    走了出去,司慕仍不忘说:“下楼吃饭吧。”</p>

    餐厅的气氛有点沉默。</p>

    女佣小心翼翼安置碗箸。</p>

    等菜全部上齐,女佣退了出去之后,司慕舀汤喝。</p>

    喝了两口,他才开口道:“你最近忙吗?”</p>

    顾轻舟道:“有点事情要做——是药铺的事,我打算和姑父商量做点其他事,估计会忙。”</p>

    司慕顿了顿。</p>

    他又喝了一口汤,才说:“那什么时候有空?”</p>

    顾轻舟不解:“你要我做什么吗?没事,你直接说吧,如果可以的话,我会抽空去办的。”</p>

    司慕却又沉默。</p>

    他一向寡言,顾轻舟也不急。</p>

    顾轻舟吃着菜蔬,等司慕想好了再说。</p>

    “......我与人合资办了个销金窟,此事阿爸不知道。”司慕突然道。</p>

    顾轻舟手里的筷子顿住。</p>

    她一下子就明白这是干什么用的。</p>

    脸色微沉,顾轻舟问他:“是不是跟德国人合资?”</p>

    司慕眼底闪过几分诧异。</p>

    合资的销金窟,其实是暗地里进行军火资金的清洗。这样,没人能查到金钱的具体往来。</p>

    司行霈就这么干过,顾轻舟很清楚其中的步骤。</p>

    只是,司慕没打算告诉顾轻舟。</p>

    他更没想到,顾轻舟如此轻易就猜到了。</p>

    “......德国的军火是最先进的。”司慕道,“我在德国多年,认识很多朋友,此事可靠。”</p>

    “你答应了他们什么?”顾轻舟道,“是给他们矿山,还是铁路修建权?”</p>

    司慕沉默。</p>

    顾轻舟重重将筷子放在桌子上。</p>

    司慕蹙眉,眼神中带着锋利看向她。</p>

    然而,他发现顾轻舟的眼眸更厉。顾轻舟太阳穴旁边的青筋微动,可见她是含着盛怒。</p>

    “说啊!”顾轻舟声音微沉,“你答应了德国人什么?”</p>

    司慕被她的气势一震,竟有点心虚。复而他镇定下来,冷冷道:“此事与你无关!”</p>

    “司慕,你别与虎谋皮!”顾轻舟厉色,“你到底承诺了什么?你知道不管是铁矿还是铁路,最后损害的都是我们自己的国力。我要给阿爸打电话!”</p>

    说罢,顾轻舟站起身。</p>

    这个时间,司督军应该到了南京,他是早上走的。</p>

    南京官邸的电话,顾轻舟知道,是司督军特意告诉过她的。</p>

    她走到了电话机旁边,司慕一把从身后抱住了她,将她手里的电话机夺过来砸了。</p>

    “谁才是当家做主的?”司慕的声音,从顾轻舟的身后传过来,“阿爸什么时候把家给你了吗?”</p>

    顾轻舟想要挣开他。</p>

    司慕却鬼使神差的,双臂用力,将她禁锢在怀里。</p>

    他炙热的呼吸,透过顾轻舟的青丝,传入她的颈侧。</p>

    顾轻舟抬脚,往后踩去,一脚踩在司慕的脚面上。</p>

    司慕没有防备,吃痛间双臂微松时,顾轻舟挣脱出来。</p>

    她跑了几步,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看着司慕。</p>

    司慕的脚疼半晌才过去。</p>

    “我原本是想在开业的时候,请你去热闹。”司慕道,“此事,我已经做完了,你最好不要跟阿爸提及!”</p>

    司慕只是告诉顾轻舟,他与人合资建了个销金窟,里面有舞池也有赌场,一共五层,是很时髦的消遣场地。</p>

    他想邀请顾轻舟去。</p>

    他若是一开口就直接说,顾轻舟会拒绝,所以他是说自己合资,顾轻舟为了视察产业,也许会去。</p>

    不成想,就是这句说错了。</p>

    顾轻舟一下子就抓到了关键点。</p>

    司慕也挺后悔的。</p>

    “少帅,阿爸把岳城交给你,不是任由你胡闹的!我给你十天的时间,你最好把此事处理干净。”顾轻舟冷漠道。</p>

    司慕愤然盯着她。</p>

    顾轻舟声音更厉:“司慕,我一个女人家都知道,德国人不会心怀善意帮你洗军火的钱,更不会用军火填充你的军政府!你太激进了!”</p>

    “不用你教我!”司慕道。</p>

    她的说教,让司慕感受到了不尊重!</p>

    顾轻舟冷哼。</p>

    “司慕,你知道阿爸把什么交给我了吗?”顾轻舟冷冷看着他,“就是你最想要的东西。假如你一意孤行,你别怪我在众将领面前不给你面子!到时候,你在军中还有威望吗?”</p>

    司慕一愣。</p>

    等他明白顾轻舟说了什么时,他大惊。</p>

    抬眸,司慕眼底的愤怒似乎要溢出来。</p>

    他上前几步:“你再说一遍!”</p>

    顾轻舟定定看着他,却不言语。</p>

    他听懂了,他知道顾轻舟在说什么。</p>

    两个人僵持着,目光在空气里交汇,谁也不肯让步。</p>

    司慕只是想跟顾轻舟约会,请她出去玩,不成想结果却是这样的。早知如此,司慕就不会透露半个字。</p>

    他说合资的时候,根本不知道顾轻舟能一下子猜到德国人身上去。</p>

    她太过于敏锐。</p>

    现在,阿爸居然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了她!</p>

    督军从未信任过司慕。</p>

    以前司行霈在,司慕一点机会也没有。司督军宁愿他做个纨绔子,也不愿意让他接触军政府的核心;司行霈被赶走,司督军宁愿让顾轻舟来掌家,也不愿意相信司慕。</p>

    司慕的眼睛,顿时赤红。</p>

    “......对不起,我的话太过于严厉。”顾轻舟沉默了下,决定换个方式。</p>

    她先跟司慕道歉,然后道,“我希望你能明白,现在不要性差踏错。我和义父都很支持你,但是你不能牺牲国力。”</p>

    司慕在德国多年,他的理念与司督军不同。</p>

    师夷长技以制夷,有什么不对?</p>

    顾轻舟却敬畏如蛇蝎。</p>

    “铁矿。”良久,司慕才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我答应把铁矿石低于市场三成的价格卖给他们。”</p>

    军政府的军火制造厂,用不了那么多的铁矿石;而其他工业生产,可以少用一点,不会太影响经济发展。</p>

    司慕觉得,军事应该比经济更重要。</p>

    司行霈离开之后,军政府的军工厂和军火库一时间有点紧缺。</p>

    督军说过,此事不急,司慕却着急想要竖威。</p>

    “铁矿,就是制作武器最关键的东西。将来你的铁矿石,就会变成大炮,从德国人的手里,打到我们头上。甚至,他们能卖军火给你,也能卖给日本人、英国人、美国人......”</p>

    司慕的唇抿得更紧。</p>

    “我知道你想说,这是生意。可现在不是和平年代,这种生意不能做。”顾轻舟道。</p>

    司慕炽热的眼睛里,没有半分悔意。</p>

    顾轻舟现在说服不了他。</p>

    “你再想想。”顾轻舟道,“你有十天的时间想清楚。”</p>

    说罢,顾轻舟上楼去了。</p>

    一进房间,顾轻舟心中就升起浓浓的悲切。</p>

    她想,司行霈永远不会干这种蠢事!</p>

    司慕太急于求成!</p>

    他这样急切,想要立功,想要拿下军政府,顾轻舟怕这次之后,他还是会干蠢事。</p>

    司慕样样要跟司行霈比,但不管是经验、智商还是心气,他都不及司行霈。他没有大局观念,现在一根筋钻在拿下军政府这条路上,顾轻舟不知他能否回头。</p>

    “司行霈没有念过军校,没有接受过教育,他却能放眼时局,司慕到底是怎么了?”顾轻舟叹息。</p>

    她不相信司慕是个愚笨的。</p>

    他只是被现状逼得手足无措。</p>

    </p>

    </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