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349章 恐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颜洛水答应留下了聂芸。</p>

    聂芸却惴惴不安。</p>

    明明是她自己所求的,可看到颜洛水狐狸一般狡狯的笑容,她心中开始打鼓。</p>

    颜洛水一开始不是这样的,都是顾轻舟教她的。</p>

    聂芸是一个教书先生的女儿,今年十七岁,即将中学毕业。她父亲得了肺炎去世,家中上有体弱多病的祖母,下有弟弟妹妹六人。</p>

    她母亲浆洗,养活七个孩子和老太太,生活十分的艰难。</p>

    父亲去世,让贫寒的家庭雪上添爽。聂芸中学毕业了,想去做文员或者编译,亦或者去百货公司,都养不活庞大的家庭。</p>

    为了全家存活,她只能去做歌女。</p>

    她声音好听,清脆悦耳。她读的是免费教会学校,学过声乐和英文,去做歌女肯定吃香。</p>

    只是,这一路往下,以后就再也没有前途了,只能成为一滩烂泥,除非被某位权贵看中,带回去做姨太太。</p>

    她揣着忐忑去了舞厅,是抛弃了一切,怀着豁出去的心念,结果走到门口她就后悔了。</p>

    一群小流氓见她单薄清秀,上前调戏她。</p>

    正好颜洛水路过,救了她一命,她就紧紧攥住颜洛水不放。</p>

    颜洛水看上去很普通,但是她身边有带枪的副官,一看就是权贵门第的小姐。况且,颜洛水衣着简朴,模样清秀温和,看上去柔软天真,很好欺负的样子。</p>

    每个见到颜洛水的人,都会觉得她善良可欺。</p>

    聂芸就借口自己害怕洋医生,非要留颜洛水陪她,其实她根本不害怕,他们教会学校也有洋人,她只是趁机打听颜洛水的身份。</p>

    颜这个姓氏不多,随便一打听,都知道军政府的总参谋长姓颜。</p>

    再结合颜洛水身边的副官,聂芸断定颜洛水就是颜新侬的女儿。</p>

    她到了颜公馆门口,等了两个小时,果然等到了颜洛水。</p>

    这条门路,聂芸无论如何也要走通!只要走通了,她以后就是极佳的前途。</p>

    她以为要历经千辛万苦,才可以留在颜家时,颜洛水却突然答应了。</p>

    “胡嫂。”颜洛水喊了女佣。</p>

    一个敦厚的女佣跑过来:“四小姐,您有什么吩咐?”</p>

    “这位是聂芸,她是我认识的朋友,说要到颜家来做工。你看她这么单薄,先带她下去梳洗,换套衣裳吧,别冻了。”颜洛水道。</p>

    聂芸脸皮微微泛红,心中也尴尬难受得厉害。</p>

    她说要做佣人,就真的给她做佣人啊?</p>

    颜家这么有钱,就不能从其他方面帮帮她吗?</p>

    在聂芸看来,有钱人就有义务做善事,帮帮她这样的穷人。</p>

    聂芸是念过高中的,颜洛水跟颜太太随便说句话,聂芸就可以去银行做事,那么收入不菲,足以养活全家。</p>

    她也是先吐露这样的心思。</p>

    更往前说,聂芸这么漂亮,颜太太给她介绍一门好婚事,她也足以存活。</p>

    明明可以帮她的路子很多,为什么要选择最羞辱她的?</p>

    聂芸这时候都快忘了,是她自己提出要去做女佣的。</p>

    “谢谢颜小姐。”聂芸低声道,声音里却无尽的委屈和难过。</p>

    她的委屈是不加遮掩的,颜太太和颜洛水却当做没听懂。</p>

    胡嫂笑道:“你是新来的,以后不要叫颜小姐,就直接称呼四小姐吧。没事,我慢慢教你。”</p>

    聂芸脸色更加难看。</p>

    胡嫂带了她下去,为她梳洗更衣的时候,聂芸突然想到:颜家那个五少爷,看上去更好欺负,而且他还没有结婚......</p>

    少奶奶是没机会的,假如能做五少爷的姨太太,自己这辈子不就有了着落吗?</p>

    聂芸甚至想到了颜新侬。</p>

    她来颜家的时候,打听过颜新侬的事:颜新侬跟颜太太鹣鲽情深,至今还没有纳妾。</p>

    可颜太太已然是个老太婆啊!</p>

    颜新侬五十来岁,男人欣赏美人的心永远不会老的,如果机缘适合,这条路聂芸也能走。</p>

    聂芸到了此刻,已经打定了主意:她的目标是颜新侬。</p>

    赖上了颜洛水,果然好处特别多。</p>

    再仔细一想,去银行或者其他公司做事,辛苦又要受气,还不如做个阔太太,姨太太也行。</p>

    有了主意,聂芸就随着胡嫂更衣。</p>

    胡嫂拿了件浅红色碎花夹棉上衣给她,又给她寻了条长裤。</p>

    她长长的辫子重新梳了,编成一条披在脑后。</p>

    重新去正院服侍,聂芸几乎换了个模样。</p>

    整整齐齐的,倒也真像个做工的。</p>

    “你先试试吧,如果适应不了,也不要勉强。”颜洛水道。</p>

    聂芸道是,眼底却莫名有些委屈般,望着颜太太。</p>

    她这么漂亮,又念过书,颜太太应该心软啊!</p>

    果然,颜太太沉吟道:“聂芸有些文化,白放在正院端茶递水可惜了。老爷的外书房,倒是缺个擅长写字的秘书。”</p>

    聂芸闻言,心头大震,差点一杯水没有端稳。</p>

    她这么年轻,又有才华,颜太太怎么会提出让她去服侍颜新侬?</p>

    这是试探,还是有其他的阴谋?</p>

    “蛮好蛮好。”颜洛水笑道。</p>

    颜一源也偷笑,跟霍拢静嘀咕什么。</p>

    顾轻舟问颜洛水,声音很轻,却故意让聂芸听到般:“这是第几个?”</p>

    “第七个了。”颜洛水低声。</p>

    聂芸被这种诡异的气氛吓得魂飞魄散。</p>

    老实说,颜洛水一点也没有看上去那么好拿捏,她满腹鬼主意。</p>

    颜太太更是反常。</p>

    “什么第七个?”聂芸在心中打鼓。</p>

    颜新侬没有姨太太,是不是他有其他方面的怪癖?</p>

    到底是怎么回事?</p>

    聂芸略微抬眸,就看到了颜太太那温柔笑容里,添了几分笃定,好似她们占了大便宜,聂芸更是心中发毛。</p>

    “怎么回事?”聂芸不停让自己思考,偏偏她的脑子不够用了。</p>

    她就在颜家做起了差事。</p>

    午饭的时候,颜新侬回来了。</p>

    颜新侬生得高大,上了年纪依旧颇有威严,看上去很正派。</p>

    他似乎没有留意到家里来了新的佣人。</p>

    上菜的时候,司慕却看了眼聂芸。</p>

    他这一眼,不过是随意瞟过,却给了聂芸新的希望......</p>

    司慕生得英俊不凡,而且身穿军服,勾勒出他的硬朗,地位也不低。</p>

    方才在门口,司慕就看了她好几眼。</p>

    和颜新侬、颜一源相比,司慕无疑是更好的选择。司慕更有地位,更加年轻英俊,而且对聂芸有点心思,更容易被勾引。</p>

    可是司慕的妻子,是个养着狼的女人,不太好相与。</p>

    聂芸满心踌躇。</p>

    午饭时候,司慕跟着颜新侬去了术法。</p>

    聂芸端了下午茶进去,走到门口听到了顾轻舟和颜洛水在笑。</p>

    “她真不错。”顾轻舟道。</p>

    这话,不知是评价谁,却愣是让聂芸脚步微停。</p>

    她下意识觉得这是在说她。</p>

    “......就是太瘦了,不知道能活过几个月。”颜洛水道。</p>

    “最长的一个,活过了几个月?”顾轻舟问。</p>

    颜洛水算算:“三个月半。我阿爸这个人吧.......”</p>

    她的话,低沉了下去。</p>

    聂芸心中直跳。</p>

    什么意思,这到底是什么意思?</p>

    聂芸知道自己卑鄙,颜洛水救了她,她还要赖上颜洛水。</p>

    换个角度,聂芸觉得颜洛水不应该轻易接受她的勒索,可顾轻舟的暗示之下,颜洛水同意了。</p>

    颜家这么容易进吗?</p>

    后来颜太太又让聂芸去给颜新侬做秘书。</p>

    又说什么“第七个”。</p>

    现在又偷听到什么出人命!</p>

    聂芸到了现在,差不多就明白:颜新侬是个衣冠禽,兽,做他的姨太太无法活命,颜家已经死了六个姨太太了。颜太太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让聂芸去的。</p>

    聂芸双腿都在发抖。</p>

    她在门口停顿了足足一分钟,才端了茶进去。</p>

    此刻,她已经是面无人色。</p>

    “我要跟那位少帅走!”聂芸心中打定了主意。</p>

    她方才上菜的时候,听到众人叫司慕少帅。</p>

    什么少帅,不就是督军府的少帅吗?</p>

    这身份地位,给他做姨太太,就是一步登天的大好事!</p>

    而且司慕一直在看她,明显是对她有点意思。现在不抓住,等过几天司慕忘记了,聂芸就失去了最佳的机会。</p>

    聂芸出去的时候,颜洛水问顾轻舟:“她吓住了吗?”</p>

    “应该是吓住了。”顾轻舟笑道,“我看她吓得不轻,断乎不敢留在颜家了。”</p>

    颜洛水眼底一片寒芒。</p>

    “真是不要脸。我好心帮她,换来这么个结果。”颜洛水恨恨道,“真是个阴险的人。”</p>

    顾轻舟同意。</p>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p>

    自己生活遇到了困难,应该自己想办法解决,用努力去换取生存,而不是讹上某个人。</p>

    颜洛水外表温柔,内心腹黑,若是聂芸再缠下去,颜洛水非要弄死她不可了。</p>

    “她会去找二哥吗?”颜洛水问。</p>

    颜洛水上次还说司慕是妹婿,可是她和颜一源从小喊司慕叫二哥,现在改不了口。</p>

    “一定会的。”顾轻舟笑道,“这个你不用再操心了。司慕之前在门口看她,看得心旷神怡的。”</p>

    “真不甘心这么便宜她。”颜洛水咬牙,又道,“轻舟,你......”</p>

    “我跟司慕有约定的,我不能干涉他纳妾。”顾轻舟道,“他将来会给我一笔很庞大的赡养费,很公平。”</p>

    顾轻舟其实一直盼着司慕赶紧弄一房姨太太,她有自己深层的考虑。</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