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哥小说

章节目录 第1933章 有兄弟姊妹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翌日上午,范甬之打电话给李晖,让他过来一趟。李

    晖麻利来了。

    “.......雇一个敦厚点的,不要太爱讲话,默默做事即可。”范甬之说起了佣人,“工钱可以给高一点。”李

    晖拿笔记下他的要求。

    “再帮我买些礼物,要小孩子的玩具,以及两瓶好酒,送给颜少爷。去他家吃了好几顿饭。”范甬之道。李

    晖也记了下来。他

    办事很快,不过两天的功夫,就帮范甬之请到了一位佣人。佣人做事很麻利,饭菜也做得很好,素有口碑。这

    位佣人的老东家准备迁往欧洲发展,临走时特意向朋友提起这位佣人,让多照顾。

    除了佣人,李晖也买好了两瓶红酒、几样男孩子爱的玩具,一并送给了范甬之。范

    甬之打电话给颜恺,挑了一个大家无事的午后,又去颜家坐了坐。

    他为人处事,算得上礼数周全。

    他送过来的玩具里,有一只胶皮制成的老虎,一捏就会发出响动。颜天承这个年纪,最爱如此玩意,爱不释手。“

    送礼做什么,太客气了。”颜恺笑道,“周六有空没有?一起去吃饭,顺便你帮天承照几张照片。”

    范甬之说有空:“我没什么朋友,银行的事也有李晖,我空闲时候多。”“

    那挺好的,改日带你认识几位朋友。”颜恺说。范

    甬之想了想,很明确拒绝了:“我不太愿意多交朋友,挺麻烦的,我已有几位好友。”

    颜恺:“.......”

    如此不知变通,倒跟他那妹子颜棋很相似,两个人能合得来。

    陈素商则很欣赏范甬之这种性格:“朋友在精不在多。混交际圈子,没什么好事。不管什么样子的圈子,都是‘恨人有、笑人无’,是非多得很,真心的没几个。”颜

    恺含笑看了眼陈素商:“阿璃说得对。”范

    甬之不懂看相,但这两人细微的表情里,都含着浓情蜜意,想来是非常相爱的。他

    很羡慕,继而又想到了自己,心里一阵悲凉。

    他小坐片刻,起身告辞。

    时间转眼到了周六。颜

    棋却不怎么高兴。周

    五的时候,有个女学生站起身,大声说她:“老师,你这首曲子错了三个音,您自己没听出来吗?”那

    支曲子是颜棋常弹的,她自负没有弹错,结果女学生不依不饶。

    这位女学生身材丰腴,黑发大眼,虽然是一年级的新生,已然是风云人物。颜棋记得她找过好几次茬,却都没放在心上。“

    哪里错了?”颜棋重新弹了一次,反问女学生。

    女学生亲自上来演示。和

    颜棋弹的一样。

    但是结束之后,她却非要说颜棋之前错了好几次。

    颜棋脑子有点懵。

    总之她被学生弄得很尴尬。

    回家之后,她心情也不是很好。她躺在床上,后知后觉想:“她是不是很不喜欢我?”颜

    棋不是苏曼洛,不追求每个人都喜欢她。只是她到底是老师,不好和学生起冲突,到底应该怎么办,她毫无办法。因

    此她有点犯愁。周

    末时,一向开朗的她,难得有点愁眉苦脸。“

    .......这么不想出来陪我们玩?”颜恺道,“以往你也成天在外面混,没见你这样不开心的。”

    “不是。”颜棋道。她

    没什么心机,把学校里的糟心事,告诉了她哥哥嫂子,以及范甬之。

    范甬之的眉头略微蹙起。颜

    恺问她:“你的音弹错了吗?”

    “怎么可能弹错?那曲子我闭着眼睛就能弹,那是妈咪亲自教的。”颜棋道。徐

    歧贞对孩子们的教育还是挺上心的,也会极力纠错,不会任由颜棋错很多年不管。

    “其他学生怎么说?”

    “他们都不说话,一群白眼狼。”颜棋不忿。颜

    恺又问她:“你都这么大了,怎么惹了小女生不高兴?”颜

    棋想不到是如何得罪人的。她

    摇头。

    陈素商接话:“女人之间的仇恨,有时候无缘无故。一位漂亮的女学生,通过踩老师在专业课上更上一层楼,不是赢得尊重的最好办法吗?”

    颜棋诧异:“这么复杂?早知如此,我还不如去教小孩子。小孩子多好,都会乖乖听话。我要回去跟爹哋说,换个学校教。”

    “去吧。”颜恺事不关己。陈

    素商不忍心小姑子回家挨骂,劝说她:“教小孩子也很累的。七八岁的孩子,不懂事,跑来跑去听不懂人话,也是非常麻烦;十几岁的孩子,要懂事未懂事,性格敏感多疑,也很难教。

    大学的学生,已经成年了,绝大部分都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断,反而是最好沟通,最轻松的。那个女学生,你应该和她聊一聊。”

    范甬之听了半晌,突然问:“她叫什么?”“

    谁?”“

    那个女学生。”

    “冯箐箐。”颜棋道,“也是华人,名字倒挺好听的。不过她本身不是新加坡的,而是从马六甲来的。”范

    甬之不再说什么。

    颜恺和陈素商看了眼范甬之,也不知他为何会问人家的名字。好

    在颜棋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格,他们去吃饭的时候,遇上了表演,她看得高兴,就把学校里那点破事丢到了脑后。范

    甬之仍是负责拍照。他

    给颜恺全家拍了很多张,又单独给颜天承拍了几张。

    饭后,颜棋提议:“我们去跑马场吧?”

    范甬之不太喜欢赌马,上次他就拒绝了。然而上次拒绝之后,他们并没有找到更合适的去处,反而惹了祸端。

    他点头:“好。”

    他是客人,既然他这么说了,颜恺和陈素商不好扫兴。在

    跑马场的路上,范甬之问起那个地下搏击场:“还开着吗?”

    “没有开,已经跑路了,估计会换到香港或者吉隆坡去开了。”颜恺道,“我已经把他们老板的身份发了下去,以后有颜家的地方,他们很难混。”

    范甬之点点头。颜

    棋则道:“哥哥,你这样说话的时候,还蛮帅的。平日像个小白脸似的。”颜

    恺伸手过来,重重在她头上敲了下。这

    一下敲得不轻,颜棋捂住头,心想命运不公平!

    范甬之觉得他们兄妹感情很好,有点羡慕。他

    羡慕的眼神很明显,陈素商看到了。陈

    素商问他:“甬之,你有兄弟姊妹吗?”这

    个很普通的家常问题,范甬之却突兀的沉默了下。

    他沉默了好几秒,才道:“没、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